湖南新開鋪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紀實

【明慧網2005年7月1日】凡是在湖南省新開鋪勞教所呆過的人,都聽到過這樣一句話:北有秦皇島,南有新開鋪。即新開鋪勞教所是全國勞教系統有名的「先進單位」,尤其以「文明管理」而著稱,不明真象的人還以為情況屬實。筆者是不久前從那裏出來的一名大法弟子,對那裏的情況有所了解。幾年來,隨著邪惡的中共不斷的變換招式打壓大法弟子,新開鋪勞教所「與時俱進」,從不手軟,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更具欺騙、隱蔽和迷惑性。

七大隊也叫入教隊,是新的專項大隊,該隊的主要任務是負責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洗腦以致所謂的「轉化」。該大隊分三個區:A區,B區,C區。A區關押的是他們認為不寫「三書」、「頑固」、「不轉化」的大法弟子。B區則關著他們認為已「轉化」,或有「轉化」傾向的大法學員。而C區,隔離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都在這裏隱蔽的進行著,內中情況,不是親身經歷的人,很難知曉。

在新開鋪勞教所專門關押大法弟子的大隊中,有一種特殊的人,稱謂是「挾控」。這些「挾控」是從各勞教大隊的勞教人員中精心挑選來的,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在所警的指使和縱容下監視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以暴力和謊言強迫大法弟子「轉化」的邪惡幫兇。大法弟子配有的「挾控」最少有一個,多時3-5個。

新開鋪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所採用的手段有:

1. 精神折磨:強迫大法弟子看誹謗大法和詆毀師父的錄像,強迫唱「國歌」和邪黨的革命歌曲。有時幹警還會找來幾個痞子流氓,輪流對大法弟子進行不堪入耳的辱罵和人身攻擊。

2. 肉體上摧殘:罰站、罰坐小板凳、按他們規定的姿勢站或坐。一天站十幾個小時是常事,罰站期間一般不准上廁所。更有甚者,罰單腿站。一般單腿站立一、兩個小時,人就支撐不住了,頭昏眼花,腿腳變腫、麻木。在罰站期間,稍有不配合,或他們認為不順眼,幾個「挾控」便蜂擁而上,把大法弟子的頭按在地上,有時還拳腳相加。

七大隊最邪惡的所警要數教導員周石雄和主管迫害二分隊法輪功學員的豆湘林。周石雄的外號是「周媽媽」,三十幾歲的人看上去有五十多歲那麼老,架著一副眼鏡,一臉的陰氣,是江××迫害法輪功死心塌地的追隨者。晚上點名時,他經常誹謗大法、誣蔑師父,慣用的手段是「胡蘿蔔加大棒」,以此來迷惑人心較重的大法弟子。

豆湘林,外號「越策越開心」,二十四歲,畢業於中南大學法律系,長得尖嘴猴腮。他為人心狠手辣,自恃才高,狂妄驕橫,目中無人。失去理智時,跟魔鬼一樣。一旦對誰發怒,隨時可以把手裏的東西砸過去。他迫害了多名大法弟子。2004年6月的一天晚上,他打了大法弟子王月清一個晚上的耳光,後來一直沒有放棄對王月清的迫害。目前,王月清已被迫害得神志不清。

年過花甲的大法弟子張先兆為抗議迫害而絕食,豆湘林組織「挾控」們對張先兆進行野蠻灌食,導致張先兆的下巴脫臼。2004年冬天一次晚飯時,大法弟子瀘海當面規勸豆湘林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於少奇,豆湘林一怒之下,把瀘海關進C區進行非人的折磨。瀘海一連站了一個多月,晚上幾乎很少睡覺。從C區出來時,瀘海瘦得皮包骨。

有一名叫劉治平的大法弟子,非常堅定,寧死不寫「三書」。他們罰劉治平單腿站,因時間太長,劉治平的腿站腫了,體力耗盡了,幾乎昏厥過去。惡人們還不罷休,把劉治平按在床上打迷魂毒針,等劉治平甦醒後,又逼他寫「三書」,劉治平堅決不寫,最後他們也沒有了辦法,只好不管他了。

大法弟子於少奇從進勞教所起,天天喊「法輪大法好!」,邪惡非常害怕,給他配了5個「挾控」,24小時看守。用髒抹布堵住於少奇的嘴,但少奇仍是一有機會就喊「法輪大法好!」。早晨睡醒起來的第一句就是「法輪大法好!」,邪惡怕他影響其他人,把少奇關入禁閉室,給他穿上約束衣、戴摩托車頭盔,他照樣喊著「法輪大法好!」。到後來,邪惡又給少奇打迷魂毒針,也沒有起作用。經過這樣三個多月的正邪較量,邪惡沒招了,以少奇「有精神病」為由,把送他回了家。

我們把大法弟子在新開鋪勞教所遭受的迫害情況寫出來,並非要打擊報復新開鋪勞教所的幹警們,而是希望喚醒你們還未泯滅的良知。人非機器,人絕非為「執行命令」而活著。當真象大白於天下那一天到來時,任何藉口都不能成為開脫的理由,善惡有報,一切都將兌現。為了你們自身的未來著想,停止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到2005年4月底,新開鋪勞教所還關押著50多名大法弟子。

相關電話:
湖南省長沙市新開鋪勞教所:
電話區號 0731
5260033,  5260037,   5260064

湖南省勞教局: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五里牌車站北路14號   郵編:410001
行政科:2275138
管理科:2275148
車隊: 2275136
省勞教工作管理局:2275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