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長沙新開鋪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5日】新開鋪勞教所是湖南省唯一一家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男子勞教所,自江、羅邪惡集團99年「7.20」迫害大法以來,在這裏被先後非法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達上千人次。

2000年至2001年高峰期,這裏曾非法關押500多人,並專門成立了七二八大隊。所謂的七二八大隊是個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隊,大部份大法弟子被關押在此隊,其餘大法弟子被分散在生產隊和入教隊。

在2003年7月「日」字樓(樓的形狀像個日字)修建完畢,各隊相繼搬遷到「日」字樓後,入教隊和七二八大隊合併為現在的七大隊,對大法弟子而言七大隊既有七二八大隊的邪惡洗腦思想灌輸、謊言攻擊大法,又有入教隊的嚴管制度、體罰措施,更有一套迫害大法弟子的夾控體系。現在七大隊約有大法弟子60多名,另外各生產隊的大法弟子約為10多名。

* 七大隊的迫害方式:

1、歧視政策:法輪功學員的地位在七大隊是最低下的,他們被剝奪了一切權利,就連最基本的上廁所的權利都沒有,七大隊的惡警還吩咐新勞教人員不許和法輪功學員接觸、交談。由夾控監視,還挑撥其他勞教人員與法輪功學員的關係。七大隊的一分隊隊長肖傑公開在晚上點名時當著幾百人的面說;「法輪功學員神經有問題,所以要給他們安排夾控人員,這是領導關心他們,希望法輪功學員領這個情。」多麼邪惡啊,迫害大法弟子還編出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

2、剝奪法輪功學員的言論與通信權:新開鋪七大隊不允許法輪功學員互相講話,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親人有煉功的一律不許會見。在2001年7月,幾對法輪功學員父子被非法判勞教,父子之間都不允許他們講話,一講話便被「夾控」人員強行拉開,這種行為簡直毫無人性。法輪功學員的來往信件都要被夾控犯、惡警強行拆開檢查,每個字每句話得按他們的要求寫,否則便扣信不發。他們還經常把法輪功學員親戚、朋友寫給他們的信扣下不給他們看或者銷毀。法輪功學員每次會見一次還得搜一次身,而其他勞教人員沒有這樣的「待遇」。

3、教期上刁難:根據勞教所的制度,每月百分制考核,七大隊為人平減教2─5天,最多可減8天,作為一般的夾控犯每月減教3天左右,外加「百日安」3天,實際上減6天。而作為值班組的勞教人員每月可減8天。給寫了所謂『三書』的人每員減1天或2天還算運氣,那些充當叛徒幫惡警一起迫害大法弟子的每月也只能減3天左右,比一般的「夾控」還不如,而堅定不寫「三書」的大法弟子,惡警經常每月給他們加8天。大法弟子江新江就因一句大法好,被加教20天,並順延8天,大法弟子胡和平看經文,被邪惡以嚴重違紀為名加教20天並順延8天。這些都是公布出來的,還有更多不公布的,超過正期3個月、6個月的也大有人在。如大法弟子於福寶超期關押五個月。

4、惡警指使夾控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由社會渣滓組成的「夾控犯」隊伍在這場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成了惡警們最親密的「朋友」和「戰友」,警匪一家的鬧劇在新開鋪勞教所已經上演了幾年。夾控人員的來源有2個:一是從生產隊抽調上來的地痞、無賴、吸毒、嫖娼者;二是留隊的人渣。為了達到不可告人的目地,惡警們對他們還進行一些培訓,如指定他們背誦夾控條例,由老夾控指導新夾控的工作,還經常召開所謂的「夾控大會」,他們互相交流迫害大法弟子的體會。夾控人員的人數與大法弟子的人數基本上持平,加上值班組的人,一般情況下還要超過法輪功學員的人數。對於新入所的大法弟子一般是採用「三夾一」,即由3個夾控看守一個大法弟子,並將大法弟子單獨隔離在七大隊的無人區(西區),在惡警的指導下,他們輪番逼法輪功弟子寫「三書」,通宵達旦不讓睡覺,惡警則在值班室等消息。

惡警與夾控人員一樣都是搞迫害交接班。天一亮就由叛徒負責圍攻,多則八、九人,少則二、三人,不讓睡覺。在惡警的授意下,夾控人員還經常毆打、體罰大法弟子,如罰站,罰跑,強迫法輪功學員做各種痛苦動作等。對於被迫寫了「三書」的但仍信大法的學員,一般是採用「一夾一」,又叫單控,即由一個夾控人員重點監視一個法輪功學員。

以上兩類法輪功學員都被列為重點防範對像,活動區域不出寢室門,晚上就寢後,由值班夾控和值觀組人員負責監視。一有風吹草動,他們馬上便衝進房間,大喊大叫,搞得草木皆兵,緊張兮兮。這兩類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都被夾控人員記錄在夾控日記與流動夾控日記上。對於那些大法中的叛徒或惡警們認為不必要防範的,都由負責群控的夾控監視,他們的舉動則被記錄在群控本上。這一類叛徒的活動範圍較大點,可以自由進出寢室、洗漱間、廁所。這些夾控人員在惡警的縱容下,經常性刁難法輪功學員,勒索法輪功學員的財物,任意翻法輪功學員的抽屜、床鋪、信件等。大法弟子在這裏毫無人權可言。

* 幾個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及部份惡行:

七大隊教導員:周石雄
二分隊長:肖傑
三分隊長:何珺

衡陽籍大法弟子聶飛躍於2003年10月進新開鋪勞教所,因不寫「三書」被夾控人員黃飛、王存斌、付繼中等綁在床上,並用抹布堵住其嘴巴,晚上則通宵不讓睡覺、罰站、毆打,長期折磨導致精神失常。惡警何珺說這主要是家庭、社會的原因,而對於新開鋪勞教所及他本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卻不敢承認。大法弟子馮德榮,因不寫「三書」遭受毫無人性的迫害,十幾個夾控人員對其毆打,馮德榮一動,他們便大叫「瘋子」打人了。

當馮德榮的精神出現不正常時,不僅沒有得到治療,也沒有通知他家屬,還將其綁在床上長達十幾天。有的夾控犯良心未泯,對其他法輪功學員說:「這樣搞下去好人也會搞死!」婁底籍夾控顏國建曾當著一位法輪功學員的面打馮德榮耳光,還說:「周教導員給我打人的權力!」

邵陽籍大法弟子劉治平被邪惡之徒關在西區折磨了幾個星期。惡警指使顏國建等體罰劉治罰,劉治平被迫做「金雞獨立」,還通宵不讓睡覺,導致劉治平兩腳腫脹,又被夾控犯注射不明藥物,白天還強迫搞軍訓。周石雄惡狠狠地對顏國建說:「晚上一分鐘都不讓他睡,可以『三書』內容寫得更多。」

大法弟子胡和平因不寫「三書」,惡警何珺指示夾控黃X軍用鞋底抽打胡和平,還連續七天七夜不讓胡和平睡覺,強迫胡和平面牆站立,但胡和平寧死也不寫「三書」。

以上只是幾個迫害的例子,長沙新開鋪的惡警們昧著良心講假話,睜著眼睛說瞎話,用如此殘暴的手段對待善良的大法弟子,真是天地不容。天網恢恢,他們一定會有可恥的下場。

* 部份大法弟子的壯舉

一隊大法弟子周文宣堅定正信,在2004年5月26日晚餐後在「日」字樓的操坪點名出工時,當著幾百勞教人員的面高喊「法輪大法好」,聲震寰宇。

五隊大法弟子鄧正偉從不配合邪惡,不承認勞教的身份,不報數,不寫「三書」,堅如磐石。

六隊大法弟子徐詐友,堅決不配合邪惡,一個月之內被邪惡關四次禁閉,依然堅定不移,有力的鼓舞了同修。

七隊大法弟子盧海堅決不寫「三書」,以其淵博的學識與對大法的堅信,常常駁斥得惡警、猶大們啞口無言,捍衛了大法的尊嚴。

長沙新開鋪勞教只是中國大陸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之一,希望同修們多發正念多講真象,以減輕獄中同修的壓力,更希望常人能了解迫害真象得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