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高蓉蓉被虐殺案的更多事實(圖)

【明慧網2005年6月25日】(明慧記者追蹤報導)經查,高蓉蓉於2005年3月6日在瀋陽市和平區美國領事館附近遭綁架,與其同時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孫士友現下落不明。高蓉蓉去世後,「610」頭目、馬三家教養院及魯迅美術學院黨委副書記到高家,強迫其家屬立即火化遺體。遺體被送到文官屯殯儀館後,家人瞻仰遺容一直受到無理阻攔,高家附近最近一直有惡警監視。

高精度圖片
高蓉蓉遺照

一、高蓉蓉被綁架後一直被秘密關押在馬三家

高蓉蓉此次遭綁架後,一直被秘密關押在馬三家勞教院。其間高蓉蓉的家人曾給馬三家院長蘇境打電話。蘇境開始拒絕承認,後高母自去馬三家數次,蘇境最後無奈,才承認高蓉蓉是2005年6月6日被送到醫大醫院搶救室的。

6月12日高蓉蓉已神志不清,完全沒有意識、沒有生理反應。家人趕到醫院後其間,仍有20名左右的監視人員對高蓉蓉進行監視。監視人員還當著高蓉蓉母親的面,多次問醫生高蓉蓉甚麼時候(能)死。

二、醫生懷疑高蓉蓉曾遭破壞性藥物注射

據醫生反映,通過醫療儀器顯示,高蓉蓉的頭內有異樣;醫生並懷疑高的腦部異樣是因為曾被注射過破壞性藥物。家人要求索取高蓉蓉從馬三家到醫大的相關病歷及診斷資料,均被無理拒絕。

三、加重迫害,上下串通,隱瞞真象

在高蓉蓉被綁架而失蹤後的三個多月時間裏,從瀋陽市張士勞教院、馬三家勞教院,到遼寧省司法廳、省勞教局等部門的人都統一口徑:「你們放心,法律會嚴懲兇手,你們不用再找了,回家等著吧,是上面沒結案,這次沒高蓉蓉甚麼事,主要是背她走的人的事,等案子一結就讓她回家,還得商量給她治腿的事。是讓她回家治還是我們給治,再商量。」自始至終,沒有任何部門、任何人提高蓉蓉絕食、身體已十分衰竭的事。

據內部知情人士透露,針對高蓉蓉被法輪功學員救出一事,中共不法人員害怕他們惡行在國際上被進一步曝光,「610」頭目羅幹親自插手,定為公安部26號大案。瀋陽市安全局成立的「專案組」在張士勞動教養院的小白樓上專設辦公室、審訊室,把他們懷疑與高蓉蓉有關的法輪功學員綁架到這裏非法關押審訊,並把認為有重大懷疑的人上網通報、跟蹤、蹲坑,要非法抓捕。

2005年2月底、3月初,曾參與營救高蓉蓉的大法弟子被綁架關押在張士勞教院後,先後被劫持往馬三家教養院(女)和沈新教養院(男),唯獨高蓉蓉3月6日被再次綁架後下落不明。高蓉蓉父母從外地回到瀋陽,瀋陽公安局、和平分局及派出所互相推脫,不告訴高蓉蓉的家人她在哪裏。高蓉蓉原所在的單位瀋陽魯迅美術學院在3月下旬傳達文件,謊稱高蓉蓉在國外。

2005年3月6日在瀋陽市和平區美國領事館附近與高蓉蓉同時遭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孫士友現下落不明,孫妻董靜哲正在馬三家遭受嚴重迫害,已絕食抗議近四個月。據介紹,董靜哲的腿已被打成骨折。

高蓉蓉的父母今2005年3月份去張士勞教院詢問高蓉蓉的情況時,主管洗腦迫害的史鳳友出來說:張士洗腦班沒有收過高蓉蓉,他這次是在馬三家監管醫院見到的高蓉蓉;後又改口說去馬三家勞教院送董敬雅(被綁架的大法弟子)時見到的高蓉蓉,史鳳友聲稱:「挺好,你們不用找,她那腿還不能站立,等案子一結就能讓她回家,沒她甚麼事。」

高蓉蓉的父親問:「這個案子是羅幹過問了嗎?」史鳳友說:「羅幹有指示,這事國際影響太大,讓我們‘處理好’。」

高蓉蓉年邁的父母又來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馬三家竟無人敢出來接見。在高蓉蓉父母強烈的堅持下,院長蘇境才出來。蘇境說:高蓉蓉算在馬三家被勞教,但人不在馬三家;連她也見不到高蓉蓉,有關方面對高蓉蓉在進行審查。

4月初,兩位老人又去馬三家,找到蘇境問高蓉蓉絕食的事,蘇說:「現在很好,吃飯吃的挺好。」高蓉蓉的母親問:「你不是說你也見不到高蓉蓉嗎?你怎麼能肯定說她飯吃的很好?」蘇說:「信息反饋呀,我知道。」

再問高蓉蓉在哪,要求見面。蘇境不答應,讓回家等著,聽上面的。

高蓉蓉家人多次去馬三家要求見人、放人,每次都是一名姓趙的副校長(女)出來見。一次,高蓉蓉的母親提出高蓉蓉的腿斷的事,要求見高蓉蓉,趙說:「挺好,你不用操心給她補營養呢。」老人又提出接高蓉蓉回家養腿,趙稱:「她現在的樣,也不能讓她回家,社會影響不好。」──迫害才是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和國際影響的真正原因,而作為迫害元凶的中共邪惡集團不但不停止迫害、停止製造惡性事件,反而加倍掩蓋事實,繼續施加迫害,並反誣受害人造成不良社會影響,這是中共流氓惡霸本性的典型表現。

四、以「上邊」指令為藉口,上下狼狽為奸

高蓉蓉的家人多方尋找、要人,質問相關部門、人員:「高蓉蓉被電擊毀容、腿被摔斷,兇手逍遙法外,斷腿毀容的受害人按勞教管理規定應該被關押嗎?」

從張士勞教院洗腦班的史鳳友、馬三家勞教院蘇境、趙姓副院長,到省司法廳、省勞教局等部門的人都統一口徑:「你們放心,法律會嚴懲兇手,你們不用再找了,回家等著吧,是上面沒結案,這次沒高蓉蓉甚麼事,主要是背她走的人的事,等案子一結就讓她回家,還得商量給她治腿的事。是讓她回家治還是我們給治,再商量。」自始至終,沒有任何部門、任何人提高蓉蓉絕食、身體已十分衰竭的事。

高蓉蓉是6月6日被馬三家勞教院從瀋陽大北監管醫院送到位於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救的。可是在6月10日高蓉蓉的父母又一次去馬三家時,一姓王的男性院長還說:「一開始我們就不想收高蓉蓉,是‘上邊’壓的。現在‘上邊’甚麼時候讓見讓放我們聽‘上邊’的。」王姓院長絕口不提高蓉蓉已生命垂危在醫大急救的事。

五、蓄意促成高蓉蓉死亡

高精度圖片
高蓉蓉的醫學死亡證明書

6月12日上午9點多鐘,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通知後趕到醫院。家人見到高蓉蓉嘴裏含著呼吸器、人事不省、骨瘦如柴、全身各器官衰竭,臉上特別是左臉布滿電擊毀容後的疤痕,觸目驚心。

高蓉蓉的親屬中有一人懂醫,當時就看出給高蓉蓉的營養藥不夠量、不對症,並診斷高蓉蓉是長期不得進食身體衰竭。醫大急診室高蓉蓉的搶救醫生說:「(高蓉蓉)來時(6月6日)就是危重。」

高蓉蓉的家人質問馬三家的人:「人怎麼這樣了?為甚麼才通知我們。」馬三家那些把守的管教都推說自己才來、不知道高蓉蓉的任何情況。

與此同時,高蓉蓉家大門口有人蹲坑把守,並向周圍的鄰居說:「高蓉蓉絕食,快死了。」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醫大一院急診室去世,年僅37歲。這些一直說「是上面沒結案,這次沒高蓉蓉甚麼事」的人,正對高蓉蓉的家人施加壓力,急於火化遺體、銷毀罪證。

高精度圖片
高蓉蓉遺體的委託存放協議書

六、魯美院長韋爾申罪惡難逃

高精度圖片
高蓉蓉在魯迅美術學院的工作證

在高蓉蓉被迫害的過程中,魯迅美術學院院長韋爾申(蒙古族,全國人大代
表,中國美協副主席)是直接責任人。高蓉蓉當初僅僅因為向魯迅美術學院的學生講真象,就被韋爾申強行綁架到龍山教養院,並造成毀容。高蓉蓉遭到深度毀容後,高家人多次找到韋爾申,要求他給予救助,但作為單位領導及所謂「全國人大代表」的韋爾申自始至終不聞不問,不予理睬。據了解,韋爾申經常出國訪問。善惡有報,像韋爾申這種積極參與迫害的卑鄙之輩,必將自食惡果。


魯迅美術學院

魯迅美術學院前身是建於1938年的延安魯藝,現位於瀋陽市南湖高科技開發區。地址: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三好街十九號,郵編:110003,
電話:024-23932651
魯美電話:024-23890043(諮詢),024-23890395(諮詢),024─23940126(監督電話),024-23930883(研招辦),024-23940121(培訓中心),024-23930671
魯美傳真:024-23930671
魯迅美術學院附中校址:瀋陽市東陵區望花中街146號,郵編:110045
魯美附中諮詢電話:024─88269590(教務處、招生辦)

造成高蓉蓉被毀容的直接兇手是遼寧省瀋陽市龍山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和二大隊隊長姜兆華。其中唐玉寶,男,47歲左右,警號2116065,家住鐵西區興工街司法局宿舍。唐玉寶在2004年5月7日用酷刑造成高蓉蓉毀容之前,曾直接造成遼寧省瀋陽市沈河區法輪功學員王秀媛(女,52歲)的死亡。(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i960.htm)

瀋陽龍山勞動教養院
地址:遼寧省瀋陽市東陵區祝家鎮砬子溝村97號  
郵編:110173 龍山教養院總機:024-24760033
主管迫害法輪功的院長:李鳳石 ,男,40多歲,,家住和平區南十馬路集貿市場附近往。

二大隊電話:024-24761745;;024-24761735;024-24760033-8222
二大隊大隊長:王靜慧,女,40多歲,家住大東區滂江地區,經常在幕後唆使迫害。(法網恢恢惡人榜編號24996)
二大隊隊長:姜兆華、王吉昌、王春梅等。

一大隊:電話:024-24760624;024-24760033-8212,8213
一大隊大隊長:岳軍,男,33歲,家住和平區南八馬路。
一大隊副大隊長:楊敏,女,30多歲,家住鐵西區。
一大隊:024-24760624,24760033-8212,8213

管理科長:魏敏堂、姜玉波、王學濤,管理科電話:024-24761735
生活衛生科:科長 張曉秋; 獄醫 李五一

瀋陽市司法局地址: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北大街 郵編:110014局長:鄭朝權   副局長:張憲生 勞教管教處處長:李榮琛電 話:024-22852378  024-22855022 024-22825808 劉波處長 手機13804006266,辦公電話024-22855027 紀處長 辦公電話024-22855027 秘書科: 024-22824660組織科: 024-22855034宣傳科: 024-22700704

* * * * * * * * *

在中共推行國家恐怖主義政策下,610辦公室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眾多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打傷、妻離子散、居無定所、流離失所,億萬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親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連與洗腦。到目前,突破重重封鎖,從民間渠道證實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有2600多人,其中婦女約佔55%,50歲以上的老人約佔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