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圖)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九日】(明慧記者鄭岩綜合報導)2005年6月16日,飽受迫害之苦的高蓉蓉(女,37歲),在位於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診室去世。據明慧資料記載,高蓉蓉是在遼寧省瀋陽市被迫害致死的第54位法輪功學員。目前高蓉蓉的遺體存放在瀋陽市文官屯殯儀館。惡徒正對高蓉蓉的家人施加壓力,急於火化遺體、銷毀罪證。

* 中共投誠官員證實存在「打死算自殺」政策

六年來,明慧網一直在不遺餘力的揭露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政策,以及由此而產生的眾多死亡和傷殘案例。

2005年6月9日,堪培拉一位因家人安全不願透露姓名的原中共安全部的高級官員,委託澳洲資深大律師考勒瑞,公開他所見證的中國安全部門對持不同政見人士的酷刑。據澳新社6月9日報導,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中共公安人員證實,他親眼看到法輪功學員在他所在的公安局被折磨致死:「他聽到警察的毒打聲,趕去干涉,他被告知離開,於是他上樓去。他的良知受到打擊,於是他回到樓下,說,‘必須停止’。」之後,他看到受酷刑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死,「他看到那個裸體男人的頭倒在椅子中,雙腿伸開,很明顯已經死去。他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原中國駐悉尼領館負責政治事務的領事陳用林說: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迫害之死的資料是屬於機密,因迫害而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通常被中共定為「自殺」;這方面的資料一般是保密的。

* 高蓉蓉受電刑被毀容


圖一 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法輪功學員高蓉蓉


圖二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臉上是電燒灼傷。照片是受傷10天後拍攝的。

法輪功學員高蓉蓉,生前為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於2003年7月被不法人員劫持至龍山勞動教養院。2004年5月7日下午3點,高蓉蓉被該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叫到值班室,連續電擊6-7小時。當時高蓉蓉的面部嚴重毀容,滿臉水泡,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很高變形,連朝夕相處的普犯都認不出她來了。圖2顯示的是水泡乾後和燒焦糊的狀態,有的地方焦糊結痂很厚,可以看出電傷的嚴重程度。因為許多處是被反覆電擊,所以水泡、焦糊處多是重疊的。

2004年5月7日當晚,連續遭受7個小時電擊折磨後的高蓉蓉,從二樓獄警辦公室窗戶跳下,醫院診斷為骨盆兩處斷裂,左腿嚴重骨折,右腳跟骨裂。龍山教養院連夜將她送到瀋陽陸軍總醫院,之後轉到瀋陽市公安醫院。同年5月18日,在家屬強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國醫科大學(簡稱「醫大」)第一附屬醫院五樓骨二科0533號房間。當時因高蓉蓉身體太虛弱,醫生無法進行手術。

此前兩名女法輪功學員王秀媛和王紅在龍山勞教院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在釋放後的幾天內死亡。

* 在病房遭監控五個月之後,高蓉蓉得到營救

經歷三個多月的痛苦煎熬,從2004年8月9日起,高蓉蓉開始尿血、不能進食進水,瘦成一副渾身帶傷的骨架,眼窩塌陷,眼皮閉不上,人已經脫相。「醫大」的醫生表示,隨時有生命危險,並一再下病危通知,但龍山教養院的上級主管部門瀋陽市司法局拒不放人,聲稱有危險就讓「醫大」搶救,死了也不讓回家。

高蓉蓉在醫大一院0533號房間的五個月期間,一直受到非法監控。警察不許她打電話,她所有的郵件都受到「龍山」警察的攔截;所有想去0533房間探視的人必須得到瀋陽市司法局長的批准才能被放行,而且0533房間被禁止向外面打電話。家屬帶給高蓉蓉的所有物品也都必須通過監控者的檢查。

2004年10月5日,多名法輪功學員成功地解救出被瀋陽市龍山教養院惡警毀容的高蓉蓉,使邪惡勢力感到極大的恐懼和震懾。

* 羅幹親自出馬組織報復

有關部門不但不追查酷刑折磨高蓉蓉的責任者,公安部還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為「26號大案」,「610」頭目羅幹親自插手實施報復。在羅幹授意下,遼寧省政法委、610、檢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門聯手做惡封鎖高蓉蓉的消息,參與營救高蓉蓉而被綁架的大法弟子都在遭受殘酷迫害。司法系統一人說:「羅幹有指示,這事(指高蓉蓉遭電擊毀容被曝光)國際影響太大,讓我們‘處理好’(其實就是秘密加重迫害)。」

此後,瀋陽市公安局,國保,利用一切手段,監聽、偵查、跟蹤當地法輪功學員。馮剛等法輪功學員因參與營救而被綁架,被關押在張士教養院洗腦班。有消息說,馮剛(男)因絕食13天曾被送入馬三家監管醫院。參與營救的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孫士友(男)被綁架後,瀋陽市公安局鐵西刑警大隊對其毆打並電其陰部,叫囂:「電別的地方能看到(指高蓉蓉被毀容一事),這回電看不到的地方!」並用大頭針刺入其指甲中。孫士友的岳母、妻子、妻姐也因所謂「26號大案」被關押到張士教養院洗腦班。

* 高蓉蓉再次遭劫並衰竭而逝

2005年3月8-9日期間,高蓉蓉再遭綁架後下落不明。經查實,高蓉蓉於2005年3月6日遭綁架,其後一直絕食抵制迫害。6月6日,她被馬三家教養院從瀋陽大北監管醫院送到「醫大」。

2005年6月10日,高蓉蓉的父母去馬三家要人,一個姓王院長(男,新任院長,原是管理科的科長)不告訴高蓉蓉的父母高蓉蓉已送去醫大急救,反而搪塞說:「一開始我們就不想收高蓉蓉,是‘上邊’壓的。現在‘上邊’甚麼時候讓見讓放我們聽‘上邊’的。」

6月12日,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通知後趕到醫院。當時高蓉蓉已經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著呼吸器,骨瘦如柴。醫大的醫生說:「[高蓉蓉]來時就是危重。」馬三家教養院的管教說:「高蓉蓉剛到醫大時還能說話。」

據目擊者說,高蓉蓉在醫大搶救期間,很多不明來歷不知道是哪個部門的人把醫大所有的門都把守得嚴嚴的,還有穿保安服和便裝的人不時流裏流氣地問「甚麼時候死」。馬三家教養院不肯用好藥,在家屬的要求下,營養藥的用量才稍有增加。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醫大一院急診室去世,年僅37歲。這是江澤民及其惡黨集團對法輪功欠下的又一筆血債,所有參與迫害的責任者必將得到應有的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