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我為甚麼逃離中國(3)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六月十日】郝鳳軍,現年32歲,原天津市國內安全保衛局、及610辦公室官員,一級警司。因不願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及其他宗教信仰團體,2005年2月從天津逃亡至澳大利亞尋求政治庇護。

(接前文)

6. 同情老人,向中央電視台說真話遭打壓

2004年春節後,天津市公安局國保局接到一項特殊任務,由610辦公室一隊石何隊長帶領四、五個警察前往河北省石家莊市辦案,等他們回來時我看見在審訊室裏用手銬吊銬著一位頭髮灰白的老人,後來得知他是叫景佔義。之後中央電視台記者來到國保局,據說是來採訪景佔義,給國際社會看看一個他是怎樣悔過的。

那天採訪時是在國保局精心策劃下進行的,因為我當時就在門外,我聽見國保局副局長趙月增對景佔義說一定按照他們提供的台詞去說可以給他減刑,否則就再加一條叛國罪,判他無期徒刑或秘密槍決。可憐的這位老人在他們的淫威下答應了他們的要求,上了電視,去無奈的批判法輪功。後來他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就在中央電視台採訪的當天,這位記者從採訪室出來時正好碰上我,她直接把話筒遞到我嘴邊,問我對這件事有甚麼看法,他可能想再編點素材,而讓她失望的是,我回答的是「這不是謊言嗎!」這個記者聽後愣住了,我沒理她轉身就走了。

誰曾想這個回答給我帶來了無比的精神痛苦,這件事過去兩天,副局長趙月增找我談話,問我那天記者採訪我,我說的「謊言」是甚麼意思。我當時就直言不諱的說你為甚麼要威脅景佔義,他拍案而起說我要造反,我深深地知道在那種環境下我是在以卵擊石,我就一言不發,他讓我想清楚寫好檢查再工作。

就這樣我被關了禁閉,他們把我關在天津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這裏有市局禁閉室專門用來禁閉警察的),當我走進禁閉室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徹底絕望了。

那是我第一次被關進禁閉室,也是唯一的一次,那是一間只有10平方米的小屋,沒有窗戶,高高的屋頂上有一盞24小時不滅的日光燈,在屋子的角落裏有一個馬桶一直在泛著臭味,在中國北方的天津2月裏是非常寒冷的,而在這間禁閉室裏沒有任何取暖設施,我就是在這種環境下生活了將近一個月,當我走出這間禁閉室的時候,我的雙手雙耳都已經被凍壞,手腫得像個饅頭耳朵被凍得不停地流膿水。在這30天裏我不能給家人打一個電話,我被他們在精神上和肉體上折磨的幾近崩潰的邊緣。為此我就一言不發,一個認錯的字也沒寫。終於有一天我被稀裏糊塗放了出來,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低調處理,怕我將來把以前法輪功學員孫緹被打等等一系列醜事說出去。

自從我出來後,我就被安排到了收發室天天就是送報紙送信,幹一些雜活,直到出逃出國前。而我的未婚妻也為此事受到極大的精神打擊,當他們把我關進禁閉室後,未婚妻和我的母親、哥哥打電話或到單位都是找不到我,他們告訴她我去外地執行任務去了。當時我身心皆碎,他們不講事實,欺騙世人,就連他們自己警察的家屬都要欺騙,還有甚麼他們做不到的呢!!!天理何在!

7. 逃出牢籠 嚮往民主自由

在中國,警察是不允許出國的,要出國得過保密期(在國保部門辭職後需過5年),否則按叛國論處。這樣,我辦護照成了一個大難題,因為不敢驚動單位。我找到我的朋友把戶籍上的工作單位遷到了別的單位,就這樣我於2003年1月順利的到外管處拿到了護照。

2005年2月我終於申請並拿到了澳洲旅遊簽證,我從簽證下來後就開始準備東西,我於2月14日早上九點趕到北京機場,乘當日飛機前往中國深圳機場,晚上6點30分出關前往香港。

在出深圳邊防檢查時我害怕安檢過不去,因為我身上攜帶的MP3里存有大量關於中央鎮壓法輪大法的文件,同時打電話告訴家人,如果7點30分我沒往家回電話,就意味著我通不過邊檢,出事了。在提心吊膽中,我帶未婚妻登上香港飛往澳洲的航班,於今年2月15日早晨踏上這塊充滿美麗自由民主的國家的土地。

現在,單位已發現我失蹤了,就向我的家人施壓,讓我回單位,並許諾說回來甚麼都好辦,最惡毒的是他們同樣到我未婚妻家中騷擾恐嚇。我知道我們不能回去。他們會用極卑劣的手段來對付我們。我給單位的辭職信他們不接受,而是將我開除。他們還威脅我和未婚妻的家人,叫我不要「在海外亂講話」,否則小心家人。

家裏人也不讓我往回打電話,因電話被監聽了,就連我未婚妻家的電話都被監聽了。我只有把電話打到哥哥單位。在電話中,哥哥不談家中的情況,只是給我報平安。但我知道他們會面臨的困難和危險。我為給年邁的母親、我的全家和未婚妻的全家帶來這樣的痛苦而內心日夜不安。今天,他們等於失去了親人。在他們的有生之年,我們還能見面嗎?

8. 受《九評》、陳用林感召,決定挺身伸張正義

我清楚中國政府不會輕易放過我和我的家人,但到澳洲來以後,特別是看了《九評共產黨》後,我感到他深深打動了我,他裏面所寫到的一些文章和事例,我在國內有看到的也有沒看到的,但作為普通中國老百姓是看不到這些文章的。他所講的中國的一些黑暗面也好,揭露的都是事實。看了九評之後我就想走出來。

幾天前,在墨爾本的「退垮中共,勿忘六四」公眾集會上,我得知中國駐澳大利亞領事陳用林公開站出來揭露中共滲透海外的黑幕後,深受鼓舞,我認為陳用林作為一名中共的外交官能作出這樣的選擇,我為他感到自豪和驕傲。遂決定站出來用實際行動聲援陳用林。

這裏我想說,中國政府在說謊,謊言來自政府,「新聞」是由政府一手炮製的。然而那一幕幕血淋淋的自殺和殺人的場面,迷惑了世人的頭腦和雙眼。共產黨奉行的是希特勒的「越大的謊言越有人相信,陰謀詭計不會得逞,因為得逞的就不叫陰謀詭計」的邏輯,矇騙受害的是不知真象的世人。

我慶幸我又找回我的人生坐標,我已認定,對正義的追求,是我永遠追求的人生目標。

感謝我的家人和我未婚妻的家人所給我們的勇氣與力量。感謝一切幫助我們救過我們的好心人。

(本文連載完畢)

附:2005年6月8日,在接受澳洲各大傳媒採訪時,郝鳳軍公開聲明退黨。以下是他退黨聲明的全文。

* * * * * * * * *

郝鳳軍的公開退黨(團、隊)聲明

我是郝鳳軍,今年32歲,曾經在中國大陸天津市公安局610辦公室工作。我是199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我現在在澳大利亞墨爾本市。我鄭重宣布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這些組織從現在起與我沒有任何關係,退個一清二楚。因為我曾經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時候,對中共有很高的期望,但事實上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它現在在中國大陸所實施的是黑暗的統治,是沒有人權的制度,所以在此我鄭重聲明退出共產黨及其所有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