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我為甚麼逃離中國(2)


【明慧網2005年6月9日】(接前文)

4、被動成為國保人員,全面接觸各種信仰人群

2000年10月,由於中共中央為了加強政治穩定,而將各地的公安局政保處(天津市公安局第一處)提格升為二級局(相當於副局級),即現在的國內安全保衛局,將原政保處和610辦公室工作合併起來。滑稽的是,雖然它是市局單位,但在從基層往上報名申請調入的卻寥寥無幾,這時悲劇發生了,市局要求各個分局用電腦抽調,電腦抽中誰,誰就必須到市局國保局報到,否則按辭退處理。不幸的是在這個人人都不願意去的單位,我被這一台機器抽中了。

為了養家糊口我來到了這個新組建的天津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局工作,直至2005年2月我逃出中國前。我主管過法輪功、及各種被中國政府定為邪教的教派工作。

因為各省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局是為了維護國家和社會穩定而新成立的單位,所以中央和公安部對各地國內安全保衛局調撥的經費非常充足,從而給這些局長政委,尤其是分管610辦公室(國保局反邪處)工作的趙月增副局長經常以辦公的名義索取活動經費,大發了一筆財。1999年以前,趙月增原在天津市公安局辦公室任副主任(副處級),後來他先後找人在公安部上層活動,打通關係,立下保證到死‘效忠’共產黨後,‘榮升’天津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局副局長兼610辦公室主任(正處級)的位置上。

那是2001年10月3日天津市公安局網路偵查處發現,有法輪功學員繞過網路安全遮罩登錄境外《明慧網》,他們將這一情況通報給了國保局610辦公室的警察,國保局610辦公室一隊(法輪功現案隊)負責偵破此案,他們請求天津市公安局第一處(技術偵查處,原第十四處)協助進行監聽、跟蹤、秘密搜查、秘密抓捕。年底此「103」專案被公安部列為部級督辦案件。

5、目睹無辜母女慘痛遭遇,令我心陷萬丈深淵

2002年年初,「103」案件開始抓人了。在這一天裏抓住了79個法輪功學員,另有2個人跑掉了(其中一個叫徐子傲的女孩才13歲,她母親孫緹也在此案中被抓,一個13歲的孩子就這樣流離失所)。2002年2月的一天晚上,我接到單位電話,讓我趕回單位陪同一名法輪功學員看病。我趕到單位開車和另外一名女民警前往天津市南開分局看守所,當我們二人到達南開分局看守所(天津市南開區二緯路)後看見法輪功學員孫緹坐在提訊室的凳子上,眼睛被打的成了一條縫,當時審訊她的警察是國保局610辦公室二隊的隊長穆瑞利,當時他的手上還拿著一根帶有血跡的螺紋鋼棍(直徑1.5公分),審訊桌上擺有一個高壓電棍。我們進屋後就請穆瑞利出去了,法輪功學員孫緹一下子哭了出來,她要撩開上衣讓我們看,因為她是個女人我就說等我出去,孫緹說不讓我出去,就讓我看看後背,她轉過身去撩開上衣,我被驚呆了,她的後背幾乎沒有皮膚顏色了,全是黑紫色的並且有兩道長約20公分的裂口,鮮血在慢慢的往外滲。

過了一會國保局副局長兼610辦公室主任趙月增也來了,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他命令我們不許向任何人講這件事,讓我和那位女民警帶她到拘留所醫務室上點藥。一連一個多月我們每天都要給孫緹上藥,在和孫緹接觸的這段時間裏,我幾乎天天都要聽到她詢問自己孩子的下落,也告訴我們法輪功對做好人的理解。當時我的心都碎了,我知道他們都是好人。我更關心的是她的孩子。一個13歲的孩子沒有父母在身邊,又不能到親戚家(因為徐子傲的所有親戚全部被監控起來了),她在外面吃甚麼、睡在哪呢?我後悔沒能阻止。我內心焦躁不安,淚水奪眶而出。

有關這母女倆的不幸遭遇,明慧網上也有如下報導:

* * * * *

呼籲緊急求援15歲小女孩及其母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20808.html

(明慧網2001年12月3日)徐子傲,15歲,家住天津市大港區勝利街前光里18棟1單元1樓3門。今年五一為抵制當地派出所及街道為她一人辦的洗腦班從家中流離失所。於2001年11月8日在天安門城樓下被抓,在平谷縣被非法關押絕食近5天於11月13日被釋放,明慧網曾有相關報導。其母親孫緹因修煉多次被大港區警察騷擾,抄家,兩次在家被抓,兩進兩出拘留所。明知天津正將她非法通緝,仍堅持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徐子傲與母親孫緹於11月21日晚,在天津大馬路上被便衣警察認出遭到綁架。至12月2日已被非法關押11天,不知這些天中小女孩與母親將要承受怎樣的折磨。同時她們租住的房子中的電腦被查抄,房子竟被沒收。

在被抓前母女倆曾預感危險將至,但她們沒有退卻,一往無前講清真象,堅定在法上相信師父的安排。孫緹與徐子傲被抓前都表示,如被抓要像以前被非法關押時一樣,絕食抗議。

目前孫緹及女兒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市公安局,直接責任人為天津市公安局610辦公室。再度呼籲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們,行動起來營救中國大陸小弟子及其母親,共同清除這場無休止的迫害。

天津大法弟子孫緹屢遭迫害生死不明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9/29261.html

(明慧網2005年6月9日)大法弟子孫緹於2001年11月21日在天津被和平派出所警察綁架,送至大港看守所,在審訊期間警察曾連續幾天不讓睡覺,後天津市公安局來人,因孫緹不配合邪惡,被市局的人用腳踢小腹,手用力砍打脖子,並上背銬,使她一隻手的手指幾天之內都無知覺。警察威脅說:你在這不說,帶到市局有的是刑具等著。還說甚麼:為了抓你,我們採用了最先進的監控設備,並在你的住處周圍布下了五百人。孫緹每次早上被提審都到半夜才讓回來,雖然這樣,她仍堅持煉功學法,並向周圍人講清真象,當時便有一人提出要學煉。後來市局的人放出風來說要帶到市局去,孫緹便寫下遺書,證明自己決不會自殺,如出現危險一定是邪惡之徒的迫害造成的。(下附遺書)

此後孫緹被送到南開分局,具知情人講,在南開分局時,孫緹曾一度絕食抗議,並遭灌食和背銬折磨。但仍向提審的人洪法,市局的警察由開始的態度蠻橫到後來的態度好轉,證明了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每一個接觸到她的人,都認為她很溫和、善良。接著孫緹又被送到天津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無任何結論和消息。據大港區610的劉弘琦講,孫緹被判了十年,扣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但至今並未通知家屬,希望知情人士能夠提供線索。在五個月的非法關押期間,無任何音信,以上材料也是幾經周折才得到的,但對孫緹現在的情況卻無從知道,望見此文的大法弟子齊發正念,鏟除天津市的邪惡因素。

遺書:

傲(其女兒小名):

市局的人要把我帶走,說要用刑,如果我在此期間出現任何危險(包括死亡),一定是他們造成的,我決不會自殺,一定要將他們的邪惡行為曝光。

大法弟子:孫緹 2001年12月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21588.html

* * * * *

過了大約一個月時間,一天上午,市委副書記兼市委政法委書記宋平順(原天津市公安局局長)來到局裏,對這一事件如何處理對國保局幾名領導做了指示:1、對法輪功是一項艱鉅政治任務,不怕流血死人;2、做好保密工作,防止出現洩密,造成國際影響;3、各級紀檢監察部門對法輪功人員出現的死傷不要介入調查。一切以大局為重。同時他舉了天津市雙口勞教所把法輪功學員打殘後被境外《明慧網》刊登的例子,所造成的國際影響。

兩母女的遭遇和我親眼目睹的慘狀常常在我的夢裏出現,令我徹夜難眠,更對中國的前途,和我作為一個警察的前途充滿絕望。

後來得知孫緹被判刑7-10年,至今生死未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