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樹市劉術春等大法弟子被迫害紀實

【明慧網2005年5月6日】吉林省榆樹市泗河鄉50歲的女大法弟子劉術春,為了說句公道話,一個人隻身去了北京,被便衣警察抓捕,遭毒打後,被遣送當地公安拘留所,被惡警辱罵毒打,強迫勞動。在一次勞動中她靠師父加持出走,又去了北京,又被抓回,這一次,惡警們惱羞成怒,氣急敗壞的給她戴上一副40斤重的腳鐐,又戴上了手銬,並且10多個惡警一齊毒打她:用高壓電棍電,腳踢,當時就把人打得昏死過去了。晚上,一個叫孫井富的惡警在外面喝酒回來,對她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打嘴巴,手打疼了,用鞋底打,用拳頭猛打她的胸部。白天還把她的手腳銬在一起強迫她在院子裏走,40斤的重鐐,不一會腳脖子的肉就被磨爛了,鮮血直流,晚上不讓睡覺,仍然戴著鐐銬,兩隻胳膊成一字形固定在鐵架上。

在那裏女學員因為煉功,經常遭毒打,她看到有一個叫王小紅的小姑娘被打得全身紫黑色;有時還被強迫到外面雪地裏罰站,不讓穿棉衣,只穿襯衣,一站幾個小時,時值99年11月隆冬季節。在這裏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前後不下數百人,且迫害仍在繼續。

邪惡沒達到目地,就將劉術春判勞教一年,送去長春黑嘴子勞教女所。先是分到四大隊,同樣被毒打、電棍電,用竹板打臉,不讓睡覺。強迫勞動,每天從清晨四點到夜裏十點,不許休息,因煉功經常被毒打、體罰。因為劉術春不妥協,又被轉到二大隊,這裏更邪惡,專門迫害不妥協的學員,所長姓張,有一個管教姓郝,還有一個年輕的姑娘,居然是全所打人出了名的管教。在這裏,打罵、電棍像家常飯一樣,邪惡之徒將她綁在死人床上,吃喝、大、小便都不能動。當時,她還看到一個女學員被坐在老虎凳上七天七夜。這裏無論日夜,打罵聲、呻吟聲、慘叫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到了後來,她連生活都不能自理,還被加刑三個月,才被家人接回。

邪惡集團對大法學員不僅在肉體上摧殘,更惡毒的是對精神上的洗腦,灌輸的都是極其邪惡的東西。2002年,劉術春又被當地派出所和「610」綁架到洗腦班,為抗議迫害絕食,惡徒們對她野蠻灌食,先用細管,後來就用粗管,插不進去用力強推,而且還拉鋸一樣的推拉,每次灌食後都要吐一陣子血,那種痛苦無法形容,將人迫害得極度虛弱,這些惡徒害怕了,為了推卸責任,又將其抬著送去長春洗腦班,把人放下,醫生還未到,這些人就匆忙逃走了。到這裏後劉術春就開始吐血,第二天昏厥,生命垂危,只好打氧氣維持,沒有辦法,通知當地派出所叫家人來接,而當地派出所幹警聽信謊言,仇恨大法,又故意拖了好幾天,才通知家屬把人接回。

更歹毒的是,邪惡謊言欺騙了部份世人和大法弟子的家屬,這些人把鎮壓帶來的精神與物質上的痛苦的原因轉嫁到大法和學員身上,劉術春的丈夫王就是典型的一例,他把仇恨和怒火都發洩在妻子身上,毫無理智的打、罵 ,將花盆砸在她的頭上,用拳頭打眼睛,出了那麼多血,差點沒把眼球打出來,就這樣一個任勞任怨,兢兢業業,善待老人,撫兒育女,體貼丈夫,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人的好人,居然要受到國家、政府、社會、家庭等這許多方面的迫害。

99年邪惡鎮壓開始,青山鄉派出所所長張德志伙同鄉政府把本鄉大法弟子焦明豐、焦傳付、陸樹林騙至鄉政府後送去榆樹拘留所,在那裏又將焦明豐、焦傳付非法判勞教一年。當時任楊木村治保主任、現任書記的李鳳超把焦守桐騙至自己家,後通知派出所送去拘留,這個派出所經常到大法弟子家騷擾、恐嚇、罰款、搜書。至今使大法弟子周其廣、張化雨夫妻有家不能回,有活不能幹,顛沛流離,生活窘迫。

焦明豐在被勞教一年回來後,於02年農曆二月初二因被惡人舉報,張德志帶一群打手強行抓人,不容講理,四、五個人強行把焦明豐戴上手銬,抬到相距約三百多米的警車上,兩個惡人按著將其頭扎在地上,拉到派出所辱罵毒打後送關榆樹拘留所,遭受非人折磨後第二次非法勞教,在勞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恢復後,生活仍不能自理,成呆傻狀,吃飯、上廁所都要人背,沒辦法,才被保外就醫,回來休養很長時間才會走路。可是在04年7月份,張德志又帶人把他抓起來,第三次判了勞教,至今被非法關押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身心受到嚴重傷害,以至殘疾。其60多歲的父母均體弱多病,生活無人照顧,還得靠自己種田維持生計。

大法弟子焦守桐在第一次勞教期間,前後在葦子溝、奮進、朝陽溝勞教所遭受迫害,身心俱傷,並染上了疥瘡,後來全身潰爛,行動不便,還被加刑六個月,這還不算,榆樹610伙同朝陽溝勞教所又勒索了他家2000多元錢才放人。回來後半年,疥瘡尚未痊癒,走路一瘸一拐,被本村惡人焦明金和潘振江誣陷,張德志又帶人闖進焦家,強行將焦守桐抬上警車,押到派出所,焦的妻子到派出所講理要人,被張打後推出門外,在派出所不僅打了焦,還惡語誣蔑師父和大法,送到公安局後還打。

04年初春,由於大雪封住道路,阻斷交通,本鄉大法弟子張利有等幾十人自發組織義務清雪,被張德志誣陷為搞活動,於是張伙同610、公安局非法綁架,抓捕了16名清雪的大法弟子,將他們判勞教一年、二年、有的被判三年,並且還在全鄉大肆抓捕其他大法弟子,送洗腦班迫害。致使焦守桐、劉文喜現在還有家不能回,有地不能種,80歲的父母不能照料。焦守桐的父母均被嚇出了精神病,看見汽車,聽到汽車的聲音都嚇得不行,並且其父焦永會在05年1月7日在思念與恐懼中含冤離開了人世。焦守桐的兒子,因父被抓被關,生活困難不得不輟學,靠打工幫助母親維持生計,最苦的是焦守桐的妻子,家中的一切重擔都壓在她一個人身上,老人、孩子,田裏的農活,真是汗一把,淚一把。焦的80歲的老母,更是可憐,思念兒孫,幫助媳婦照料家務,媳婦因太累或忙不過來有時 發脾氣,她只能將淚水噎回肚裏。這麼一個母慈兒善的和睦家庭,居然演成一場夫妻不得團圓,母子無法相見的悲劇。

善惡必報是天理,張德志從迫害大法以來,妻子得病花了數萬元,本人因工作問題送禮花了數萬元,被黑社會勒索了多少錢不詳,最近因與有夫之婦勾搭成奸,被抓獲被索要20萬元,後通過黑社會又給了10萬元;現任村書記李鳳超,不知何故,被黑社會拉去毒打一頓,很長時間不敢見人;焦明金雖因舉報大法弟子得了3500元錢,可沒幾天,家裏的兩頭牛卻莫名其妙的死了;舉報焦明豐的陳有、趙運江,前者是村組長,家裏存放的12000元上繳錢,無意中被燒壞,到銀行只換回8200元。後者在O4年臘月二十七趕年集回家時,被車撞傷,養了好幾個月。


惡徒電話:楊木村治保主任潘振江:0431-6927099
書記李鳳超: 0431-6927888
前村主任趙運江: 0431-6927766
青山鄉派出所: 0431-3055110
泗河鎮派出所: 0431-3044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