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樹市大法弟子徐桂良、任秀英夫婦一家遭迫害現況

【明慧網2005年4月3日】吉林省榆樹市大法弟子徐桂良、任秀英夫婦,只因堅信大法,向不明真象的群眾利用各種方式講真象,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於2002年被榆樹市惡警非法綁架,後被轉入黑龍江省五常市公安局關押,在2003年被非法判刑,徐桂良12年,任秀英13年。兩人在非法關押期間受盡邪惡各種酷刑折磨。家中扔下了年邁的父母和一個未成年的女兒艱難度日。

徐桂良,男,35歲,2002年農曆7月的一天,在榆樹市內資料點作真象資料時,惡警突然破門強行非法闖入,徐桂良從後窗跳出,又翻過幾道高牆,正念闖出,此後一直流離失所。農曆9月份,徐桂良家中收到任秀英(當時已被抓入五常市公安局)的來信,讓家中送去禦寒衣物,徐桂良得知這一消息後想到家中父母年邁,孩子年幼,便從外地返家給妻子準備物品和錢。白天他在地裏捆玉米桿準備父母和孩子冬天取暖,晚上摸黑住在鄰院的一個空屋子裏學法。

幾天後,因屯中惡人舉報,一天晚上9點多鐘,在村治保主任李景范的帶領下,環城鄉雙井子派出所惡警直奔空房子,將徐桂良非法綁架,當時從身上搶走現金600多元,手機一部,大小錄音機各一台,當場拳腳相加,十分凶殘,徐桂良被打的昏死過去,並非法搜走大法書籍和錄音帶等物,屋子裏翻得底朝天,把自來水龍頭都碰鬆了,水漫了一地(好幾寸深),當時連襪子也沒讓徐桂良穿,鞋墊也沒讓墊。臨走時惡警囂張的敲開西院住戶鄭國東家門說,明天早上你告訴他家一聲,煉法輪功的徐桂良被我們抓走了。

後來徐桂良被轉押到五常市公安局,2003年被非法判刑12年後,轉押到哈爾濱監獄,2004年下半年又轉到牡丹江監獄至今(現徐桂良有一台紅色摩托車仍被五常市公安局扣留,在徐桂良夫婦的住處非法搜走大法書籍、資料及生活用品若干)。

任秀英,女,36歲,2002年農曆7月的一天,任秀英與一大法弟子徐洪波在榆樹市內散發大法真象資料時,被惡警跟蹤至住處後被非法綁架,後轉到五常市公安局(另一同修被轉到長春市),於2003年被非法判了13年,後被轉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7.20以後,任秀英、徐桂良夫婦往返於五常與榆樹之間,頂著邪惡的壓力,製作真象資料,懸掛高音喇叭,四處奔波救度被謊言矇蔽的眾生)。

徐桂良在家中是獨生子,老父親如今85歲,殘疾(一隻手),母親75歲,殘疾(羅鍋),母親41歲時生下徐桂良,可謂是老來得子,晚來之福。非法鎮壓法輪功前,這個五口之家是十分幸福的,兒子、兒媳十分的孝順,活潑可愛的小孩子更招人喜愛,大家都說這老兩口晚年有福。

只因徐桂良夫婦堅持自己的信仰,向世人講真象,便遭到邪惡的迫害,就這樣一個幸福的家庭被江氏邪惡流氓集團硬給拆散了,兩位老人因年事已高,身體殘疾已無勞動能力,家中的1.1垧土地只能依靠親朋好友、老鄰舊捨幫忙料理一部份,夏鏟、秋收只有花錢雇人幹活,祖孫三人生活得十分艱辛。

幾年來,兩位老人想兒子、兒媳,只能偷偷流淚,害怕孫女看到。2005年春天,老爺子因想念兒子兒媳臥床病倒了一個餘月,現在拄著拐棍能行走了。

徐桂良的女兒徐鴻燕,今年16歲,因父母修煉大法被非法抓走、判刑,孩子幼小的心靈打擊很大,精神上十分壓抑,學校裏不明真象的同學有時當面嘲笑、戲弄、歧視。2005年的春天,初一還沒念完,小鴻燕就輟學在家。老師同學為這個品學兼優的孩子感到非常惋惜。

小鴻燕是個懂事的孩子,爸爸媽媽被非法抓走,當時她才13歲(虛歲),小小的年紀便挑起了家庭的重擔,照顧年邁的爺爺奶奶,想念爸爸媽媽時只在背地裏偷偷的哭,從不讓外人看見。更不敢讓爺爺、奶奶看到,怕他們因此而著急上火。祖孫三人,相依為命。

小鴻燕在2004年夏天,由親屬陪同曾到哈爾濱監獄去見過父親一面,當輾轉到哈爾濱女子監獄探望母親時,只因任秀英拒絕轉化,監獄不准家屬接見,故未見到母親。

現在,別人問孩子:「你爸爸媽媽是對還是錯」時,孩子堅決的說:「爸爸媽媽按真、善、忍修煉法輪功,是好人,沒有錯。鎮壓煉法輪功的邪惡才是壞人,學大法的都是好人,天底下最好最好的人。我身為他們的女兒感到驕傲和自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