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縱色慾墜入地獄的一段教訓

【明慧網2005年5月31日】一直羞於啟齒這件事,但是在學法過程中,師父點化我應該寫出來,那我就在此寫出來吧,只要對同修有幫助就好。

那是去年夏天,認識一個英俊且有才華的人。交往是始於我給他講真象,後來慢慢的熟了,就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當時感覺好像不是自己在做這個骯髒的事情,好像自己在看著誰在做似的。一直保持這樣的關係幾個月。每次都是鬼使神差的去了,回來卻是剜心透骨的後悔。此事的發生其實都是因為我一直有色心沒去,邪惡利用它,並慢慢的擴大它。它擴大的過程,因為我在這方面正念不強,沒有及時察覺。

歷史上無論佛道哪家,看一個人能不能修,對色慾這個問題看的很重;一旦修煉人做了這樣的事就再也沒資格修煉了。現在才知道嚴重性──犯了這樣的大錯之後,直墜地獄。經常在睡覺的時候感覺到非常的害怕,一種靈魂出竅的感覺,感覺到自己在飛快的下墜著,墜到地獄。每一次都驚慌的醒來,呆呆的坐著。到後來走在路上,看到身邊都是鬼,各種各樣的,非常嚇人,被嚇出一身冷汗是常有的事情。

因為自己擺脫不了,也根本拿不起法來學,所以就一直這樣沉淪著。可能師父看我實在不悟,就讓我看到我們宿舍同事的一本書,隨便翻開,寫的是這樣一段:「一個人來到陰間,走在一個甚麼橋上,低頭一看,下面的河水是血紅色的,有很多可怕的蛇蟲在裏面,也有一些男男女女在其中,被蛇蟲盤著咬著。這時有人告訴這個人說,河水裏的男女都是在色方面犯罪的人。」我看到這裏,知道是師父在告訴我,如果我還這樣下去,這就是我的歸宿。

從此我再沒和那人發生甚麼事情,我看到師父的講法讓把這件事情講出來,我就和同鄉的一個很精進的阿姨講了,她讓我不要哭,要做好,而且以後再也不能犯了,否則再也沒有機會了,現在站起來還來得及。我哭著返回自己單位。一次我看到師父傷痕累累的站在我面前,那所有的傷,都是被我所犯下罪的牽連,我頓時淚流滿面,那種痛悔、羞愧和感恩,只能用淚水來表達了。

我又開始學法講真象,但是色魔一直不死心,死死糾纏不放,我又在網上遇上了一個男生,又動了凡心,雖然沒發生甚麼事情,但是也同樣是感到自己在下墜。真的非常難自拔。一天在我痛苦不堪的時候,我跪著淚流滿面的求師父:「師父,再拉我一把,求您再拉我一把,我站不起來。」我又打電話給同修的阿姨,讓她也幫我求求師父幫幫我,阿姨給我找了很多人幫我鏟除色魔。當天晚上,我看到師父看著我,伸出左手,只輕輕的一拉,我就起來了。

緊接著,我開始密集的學法,提高飛快。但是過一段時間又感覺到還在地獄中,自己很沮喪,但是不放棄還學法,又從地獄裏出來了。再過一段時間又這樣反覆著。已經記不清這樣多少次了,那時候有時候是一天都有幾次這樣的感覺,有時候二天一次這樣的感覺,後來才悟到是自己做的那骯髒的事情把自己世界的眾生全弄到地獄裏去了。

我哭了,……。我後來發正念的時候,就加上「鏟除色魔」。現在已經完全好了。前些日子,我身邊的一個男孩子,對我說他喜歡了我三年,我怎麼好看,云云,好像希望和我發展一段婚外戀似的。當時我很理智的說這個不可能,我對婚姻看得很神聖,他就說他沒有看錯我。是啊,這個時候我已經知道婚姻其實真的是很神聖的,如果這樣亂來,那就是地獄裏的鬼。

但是有一天被色情攪擾的很厲害,從前陳芝麻爛穀子的感情事都想起來了,心情根本平靜不下來。最後學法後好了。就又看到自己世界這兒有漏,我正在修補他,使自己的世界圓容起來。

在夢裏過色關五次左右了吧?有一次沒過去,其餘都過去了。沒過去,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樣不當回事了,我就學法,在思想中認真的排除它。幾次都感覺到這些東西是在我的粒子與粒子間無所不在的,又不在粒子中,當我使勁排除它們的時候,發現它們游離於其中,我就從我身體的粒子間徹底的把它們清除了。

我現在很好,對了,我剛走過這可怕的一幕的時候,一天晚上我夢到,自己吃了一堆大便,在衛生間裏又排了出來。從我身體裏還出來一個醜陋的東西,掉到下水道了。其實這個事情是比大便還髒的……

寫出這些來,希望那些把夢裏沒過去色關卻又不當回事的人能認真對待修煉。哪一個地方有漏哪個地方,邪惡就會抓住它,並把你導向深淵。那些還在其中無法自拔的人,更要明白了,你現在其實就是在地獄裏,只是師父現在還不想放棄你,如果師父一撒手,就再也沒有機會了。而現在的機會是越來越小了。

我現在一切都很好,所以希望有這樣的事情的同修也不要背包袱,趕緊趕上來是正事,甚麼也不要想。

我有時看到自己在一個梯子上爬著,下面看不到底,上面就剩下幾級就上去了。有時候看到自己在一條非常窄的路上走著,兩邊是懸崖,但前方不遠就是開闊地。有時候看到自己快走到自己家門口了,門檻都看得清楚了,只要幾步我就回家了。

這是我親身經歷,我想不能因為自己的羞恥之心擋著不把這些寫出來。希望這能讓還在其中不能自拔的同修明白過來,也讓已經站在懸崖邊上的同修警醒,走正自己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