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切磋關於結婚的問題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日】早前我看過很多同修有關婚姻的交流心得,現在我根據自己的情況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我是2003年得法的,得法前就已經與男朋友拍拖了。至今已有5年了,雙方的父母都希望我們快點結婚,他當然也不例外。但是我一直就有不想結婚的念頭,因為我的情很重,以前一直對過色關都不夠重視。特別是去年進了洗腦班,他在我進班後不久就向我求婚,當時我意識到是邪惡因素鑽了空子,用情來動搖我的正念,當時我並沒有答應他的要求,只是說等我離開了洗腦班再考慮,但卻跟他發生了關係。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只是為自己找藉口說:我們一直都有這種性關係的,沒甚麼大不了的,反正我們都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也不會離棄對方的。

後來我寫了「三書」離開了洗腦班,出來後沒過多久我在明慧上發表了聲明,並一直認真學法,我意識到了色關對我干擾的嚴重性,我覺得自己因為未婚而有性關係,這連大法弟子的稱號都配不上,更別說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了。我真的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所以從那以後我就痛下決心,一定要過好色關。一關一關過來了。有一次我真的特別感覺到是另外空間的色魔在鑽我男朋友的空子:一天晚上他喝了點酒,我去照顧他,在我剛要走的時候他就把我用力按在床上,我推開他,推不動,後來我就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並嚴肅的說「放開我」,他馬上就鬆了手;後來我出門的時候,他又抱著我讓我留下來睡,當時我的心有點動搖了,但馬上我回想起師父的講法,念一正,接著我認真的對他說:「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如果我連色關都過不好,我不配叫大法弟子了。」他聽完後立刻放開了手,也認真的對我說:「那你回去吧。」第二天我跟他談起此事,他說他根本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一直在睡覺。我憑著大法的無邊法力,認認真真學法,特別是師父有關色關所講的法,我特別注意,我感到我的色沒那麼重了,但總覺得自己修得還是不紮實,有時念頭還是往出冒。

最近他又跟我求婚了,我的心總是很忐忑,不知道結還是不結,我是真的發自內心的不想結婚,不想碰性這東西,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又一種執著心。如果說現在這個時期不該結婚,這就是我想跟同修交流的問題。

有的同修認為現在都甚麼時候了還談結婚,等正法結束了再談此事吧。我個人認為這是有漏,師父一直要求弟子要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只要我們一踏入修煉的門我們就不能把自己當作常人看了,事事處處都應該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結婚的問題也不例外。我們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我們不是寺院中專修的,所以我們照樣需要結婚繁衍下一代,這是符合常人狀態的,大法弟子如果因為證實法的事情多而顧不上結婚,我想這樣常人會不理解的,特別有些同修的男(女)朋友都只是一個常人,如果對方很想結婚你卻一直拖下去,那對另一方不公平吧。而且等正法結束了再結婚那不是對時間的執著嗎?我們怎麼可能知道正法具體甚麼時間結束呢?如果沒有舊勢力製造的這場迫害,我們是不是早就已經結婚了呢?在這麼嚴重的迫害中我們還必須維護好家庭,如果我們沒做好那是不是我們自己做得不夠呢?難道說結了婚就不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了嗎?並且我們還可以利用婚宴這個好機會向親朋好友講真象,平時也真的不可能一下聚集這麼多熟人呢!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點心得體會,在我寫的過程我發現自己找到了很多有漏的地方,對於婚姻的問題也更明確了,認為不應該迴避。當然這是根據我個人的情況的判斷。從法理上講,如何不走極端,如何真的在法上精進,也希望同修能把自己的心得體會寫出來。不當之處敬請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