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大陸民眾清除邪靈障礙的一點體會


【明慧網2005年5月30日】最近,與一些大陸大法弟子交流中得知,在講清真象中都碰到了相應的難度,就是覺得不好講,人也不容易接受。

我覺得在這方面有兩個障礙:一個是有些大法弟子對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思想認識不到位;這是主要的一方面。再一個就是,中國大陸一直被共產黨強行灌輸的黨文化教育,帶來的人的思想的變異造成的。有些人也知道共產黨不好,卻一直執著於對它初期的感情,而不理智的從歷史上去看一看共產黨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東西。其實,說難講又不難講,說人不容易接受那是沒有破除他思想中的毒素造成的。如果清除了他思想中的邪惡因素,他的接受那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我在跟世人講清真象中就碰到過幾例,效果還不錯。

大家知道,中共在大陸的統治很不得民心,矛盾複雜而尖銳,民眾怨聲載道,對共產黨做法不滿的隨處可見。你隨便拈一個就能引入話題。

我在街上碰到一個出租車司機,我問他:現在生意不好做吧?交警亂罰款是吧?他一肚子牢騷,我也趁機進入主題:共產黨歷來如此,上樑不正下樑歪。它一開始走的路就很邪乎,只不過人們在熱血沖頭時忘了人長顆腦袋是為了想問題而已。他一怔,用不解的目光瞟我一下,我淡淡一笑說:假如是你,從現在租別人的車子開,省吃儉用攢點錢,時間一長自己能買輛車子了,等錢多了再買車租給別人開,一步步發展到辦了個出租車公司,你剛想鬆口氣,共產黨來了,打倒資本家。你說哪挨哪呀,我怎麼成了資本家了?他才不管你的死活呢。根本就不管你是怎麼立的業,中間吃了多少苦。你會說共產黨好嗎?你肯定不會!可是有人會說共產黨好,而且呼聲一浪高過一浪。誰說的?得到你的利益的人。他正沒車呢、正愁沒錢用呢,資本家的車、資本家的錢,去拿。誰給的?共產黨給的,「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的口號不就是這麼來的嗎?共產黨一開始不就是靠白手起家、空手套白狼收買人心上來的嗎?

你看人家煉法輪功的,人家講「真、善、忍」,你共產黨說人家不好,打壓人家,為甚麼它不能容忍老百姓信仰「真、善、忍」呀,就是因為它共產黨不真、不善、不忍。如果老百姓都知道「真善忍」,那共產黨還有立足之地嗎?能不變成過街耗子人人喊打嗎?原因就在如此。我告訴你千真萬確的一句話:共產黨是邪惡的。法輪大法那才是真好哩!你要是黨、團員,趕快寫份聲明,找人到大紀元退了它!別沾了一身邪氣。

新年過後,我碰到一位剛從老家農村回來的工友,問他現在農村怎麼樣,生活好吧。他說:好甚麼呀,是有吃的,可沒錢花呀。我跟著問:共產黨不是總喊要減輕農民負擔嗎?他反問我:共產黨的話你也信呀?那不就是個口號嗎?我就趁機跟他講開了共產黨的那段不光彩的歷史。但是老人呀,往往只罵現在共產黨的官,對毛澤東時代好像挺有感情的。我心裏一激靈:這會功夫千萬不可放鬆,扒光這個惡黨的外衣再說。

於是我說:您不知道呀,共產黨走的第一步路就絕非正路。那時候沒解放時的農村很苦呀,窮人多。假如你是個貧雇民,從租人家的田開始,漸漸的存了點錢,從買一畝田到幾十、幾百畝,該過好日子了吧?共產黨來了,說你是地主,抓起來打鬥,把你家的田、糧、錢、身上穿的好衣服全給分了。這對你公平嗎?不公平吧。你不會說共產黨好的,可有人會說,而且說的人還不少。為甚麼呀,窮人多呀,毛澤東不是提出走農村包圍城市的路嗎?他也看到了:農民呀上過學的少,思想又單純、日子也苦、人也多,更好糊弄。再說啦,人不都是自私的嗎?你沒田?地主有;你沒錢?地主有;你沒衣服穿?地主那只要有,你搬回家去吧,只要你跟著共產黨、跟著毛主席就行了。你說還有一些窮光漢還沒老婆呢,地主的小老婆、女兒給你啦,抱回家去吧。哎呀,還是共產黨好哇,還是毛主席哪,沒田的有田了,沒老婆的共產黨賞了。有幾個人想過你以後的生活怎麼過的?

可是人家煉法輪功的心裏裝的可是別人,為了告訴你法輪大法好,不怕被共產黨抓去坐牢。遭受的酷刑慘不忍睹。為甚麼呀,就是因為他們要告訴人們「真、善、忍」!在社會上踏踏實實的去做一個好人,使人的道德高尚。以前人叫警察叔叔,現在叫甚麼呀?「警察狗子」,誰的狗子?共產黨的!它現在用著他們的時候呀賞他一口飯吃,用不著的時候一腳就把他踢開了!

如果你要是黨、團員呢,就趕緊寫一份聲明退吧。可別跟惡黨扯在一塊兒了。古人不是說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嗎?甚麼意思呀,用現在的話說,不就是「跟好人學好人,跟壞人學壞人」嘛。那要跟著惡人呢?你不也是惡人嗎?只不過他是大惡、你是小惡而已。

如果要是碰到有文化的人那就更好講了,你可以從土地革命講到共產黨的歷次整風;從劉少奇的冤案講到鄧小平的三上三下;從文化大革命講到「六四」運動,再講到迫害法輪功。怎麼說有文化的人,他的思想也相當活躍些,只要理正,他們還是比較容易接受的。

這些只是我個人在講清真象中的一點體會與心得,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