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雙城市閆春華被迫害經過

【明慧網2005年5月3日】我叫閆春華,是黑龍江省雙城市大法弟子,99年7.20以後曾多次被邪惡迫害。2000年6月8日,接到師父的第一篇經文《心自明》,我便和幾個同修在我家裏學,誰知被壞人舉報到派出所,當天就把我們幾個抓到派出所,追查經文的來路,由於我不配合,惡徒第二天將我送往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雙城市看守所,如同人間地獄,雖然10天卻猶如10年,每天吃的是發了霉的玉米麵窩頭,裏面玉米糊,砂子,土塊甚麼都有,吃的菜就是一點油也沒有的白菜湯,湯底就是泥,有時還能看到蟲子,每天要我們8元錢的飯費。

2000年7月17日,第一次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被警察扣留,23日被單位的人領回送入第二看守所。兩個月後罰款2000元錢,飯費480元才被放回,回家後單位又扣去領取費1000元。2001年1月12日再次去北京上訪,在途中被惡警扣留,又送入看守所,當時由於正是十六大要召開的時間,全國戒嚴,大批法輪功修煉者被紛紛投入看守所,當時雙城看守所已經裝不下了,有的被送回本公社,有的被送入在秋林公司辦的洗腦班,大多數都是被騙抓的,他們以找談話為名,跟著它們去了就被扣留,當是正是春節前夕,人們正在準備歡歡樂樂的過春節,可沒想到卻被抓到了監獄裏,使家人陷入了極度的痛苦之中。邪惡的江氏流氓集團真是太殘忍了。

2000年1月20日,也就是臘月二十七,早上起來,各監號的大法弟子要求見610的頭子張國富,並且要求無條件釋放,警察們不但不放人,而且還調來了武警部隊,全副武裝,機槍,警棍,對準監號門,按名單各個監號往出提人,當時我在5監舍,只見這些進來之後,氣勢洶洶,有一個人喊:誰叫某某某?出來!當時這位大法弟子只說了聲出去幹甚麼?只見兩個手拿電棍的武警衝上去劈頭蓋臉打了下去,同修被打倒在地,它們不由分說,拉著就走,各監舍都發生了同樣的事情,100多同修被強行拉上大客車,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送往萬家勞教所迫害。

春節過後,我們在看守所裏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絕食的第五天,惡警們又把武警調來,強行插管灌食濃鹽水,一位同修的兩個鼻孔都被扎出了血,灌完後臉色蒼白,嘔吐不止,惡警們還說甚麼絕食也沒用,上邊有命令,十六大期間,不許放人,不但不放人,而且又有同修被一批批送往萬家勞教所,我於2000年6月11日也被送入了萬家勞教所。

當時把我送入轉化班,猶大們每天不停的包夾,給我說一些誣蔑大法的話,一幫走了,一幫又來,當時自己心中一念,誰也轉化不了我,我也不會被任何人轉化。十六天的包夾,他們不准我去飯堂吃飯,上廁所還得兩個人跟著,不許和別人說話,不許煉功,不許背法,後來,他們一看轉化不了也就放棄了。在萬家每天早上五點鐘起床,在小板凳上一坐就是一天,晚上九點半鐘才能上床休息,而且每天強迫幹活,包拖鞋底,使用的膠都是刺激性很強的,有的同修皮膚過敏,起了許多水泡,許多同修身上長了疥瘡,有的不能行走,我身上手上也長了疥瘡,特別是手腫得直流膿水,不能自理,一切由同修們幫助。直到回家後才漸漸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