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市大法弟子趙德華一家遭受的迫害(圖)

【明慧網2005年3月25日】我叫趙德華,是黑龍江省雙城市大法弟子。2000年12月30日,我和母親、妻子、兩個女兒依法去北京上訪,被天安門派出所非法抓捕,惡警讓我報姓名,我說我只是合法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沒犯法,你們不應該抓我,拒不報名也不按手印,隨即招來一頓毒打,它們用皮鞋狠勁的踢我的臉、頭,踹我的腰、肚子、腿,將我打倒在地,滾得滿身是土、一頂新帽子被撕得粉碎。打了半個多小時,我還不按手印,這時幾個人按著頭和身體,連砸帶扒拉開我緊攥的右手,強按著食指按了手印。

隨後我被拽上麵包車,車上已裝滿大法弟子,我們被拉到一個監獄。警察接著問姓名,我不說,他們又把我的雙手銬在房間中間的鐵柵欄上,用3釐米見方的木棍猛打我的手,一個北京口音,黑瘦尖臉的小個子警察,把香煙吹紅,按在我手腕上一下一下的燒。迄今,4年之後,我手腕還隱約可見這特殊的「手鐲」。一個大個子警察把一缸子熱水澆進我褲子裏,然後幾個人把我上身扒光,銬在室外。北方零下二十度左右的嚴冬裏,我在外面凍了10多個小時,那冷透骨髓的感覺,我在7月天說起來都不禁微微顫抖。我又被拖進屋,警察說:「再不說,給你洗冷水澡,再過電!」見我怎麼打也不服,警察說:「你不說,我們要挨批評的。」當時我想我是修真善忍的,不想傷害他人,便說出了自己姓名和住址,事後才知道我被欺騙。

兩天後,我被雙城市610與派出所非法送進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在那裏我飽受酷刑迫害,惡警李懷欣、黃豔春、杜管教指使犯人讓我罵大法、罵師父,我堅決不罵,惡警就叫犯人用抹布將我的嘴堵上,蒙上被子一起打。我高喊:不許迫害大法弟子!女監室的大法弟子聽到後,也一起高喊:不許迫害大法弟子!可是它們根本不聽,並用手指彈眼睛(取名看電視),彈得眼冒金星,還讓我開飛機、划船、刨錛 、過電等等。過電是讓人彎腰,雙手舉過頭兩拇指必須頂住牆,兩腳跟抬起,在兩腳跟下面放著針,犯人在地上把著針,尖朝上,只一會的功夫,腿就發抖,腳落在針上鑽心的痛,如稍有不從,就會招來一頓拳打腳踢,我的耳朵上至今還留有疤痕。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趙德華被迫害後留下的傷疤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酷刑演示:過電是讓人彎腰,雙手舉過頭兩拇指必須頂住牆,兩腳跟抬起,在兩腳跟下面放著針,犯人在地上把著針,尖朝上,只一會的功夫,腿就發抖,腳落在針上鑽心的痛,如稍有不從,就會招來一頓拳打腳踢。

在看守所被殘酷迫害兩個月後,我又被送進當地的洗腦班,在洗腦班裏我不配合邪惡,堅持煉功。610頭目張雲龍、新興派出所所長(已轉到雙城市希勤鄉派出所任所長)孔慶滿讓我看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錄像,看誹謗大法的報紙,我不看,610頭目張雲龍指揮惡警白玉橋往我的眼睛裏抹辣椒進行迫害,當晚五惡警(張雲龍、白玉橋、白春伍、孔偉東、於振波)及鄉長王垂州把我推倒在地,將衣服扒光,銬著雙手扔到冰冷的水泥地上,張雲龍點著我說:「這樣的5分鐘都過不去!打!」6個人手執寬皮帶、灌了沙子的小白龍(農民灌溉的塑料管)劈頭蓋臉打下來,一分鐘有300下,身上就是300條紫血印,「還煉不煉法輪功?」「煉。」「還煉不煉?」「煉。」20多分鐘過去了,我已是遍體鱗傷,有人說:「上涼水。」「啪」涼水從上澆到下。毒打又開始了,張雲龍說:「這樣的,不用問,就是打!」打了一陣後,又問:「還煉不煉?」「煉。」傷痕壓著傷痕,我被打的奄奄一息了,張雲龍說:「好像沒氣了,拽起來遛遛。」過幾天後,這幫警察又強迫我踩師父的法像,他們把我的雙手銬在二層床上,腳尖剛好離地,它們想把大法書放在我的腳下,只要我的腳一落地,就得踩在大法書上,我看出它們的目地,就用腳使勁踩著地,不讓它們把書塞到腳下。這幫警察一看此招不靈,張雲龍又心生一毒計,他讓警察用細尼龍繩把我的雙手緊緊勒住,並說一般人只要勒30分鐘,手就木了。40分鐘後,它們將繩子解開,讓我活動活動雙手,我的手活動自如,這幫警察的毒計又失敗了。

邪惡之徒看不管通過甚麼方式也沒法改變我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就又將我送進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刑事犯小關等在惡警授意下用開飛機、划船、過電各種邪惡方式迫害我,它們還用報紙把窗戶擋住不讓陽光進來,因屋內潮濕不進陽光,我全身長了疥瘡,在這種情況下,被迫違心的寫下「三書」,又被勒索三千元錢後,邪惡才釋放了我,我共被迫害4個月零10天。

2001年春節,村裏和鄉里的不法人員上果樹場(四屯)同修家,騙說找我回家過年。村民看透了邪惡在行騙,誰也不說出我在哪裏,在村民的保護下,邪惡之徒的行騙企圖落空了。

2001年3月1日,我上平房區講真象回來不到半小時,由於村長韓行厚的舉報,鄉派出所4個警察到家連打帶推要拉我走,我拒不上車,家人也不配合。後來它們把我打倒在地上,用磚頭砸,用銬子把我銬上。我站起來一晃就跑,心想開一個銬子,(就)開了一個銬子,往下接著跑,跑到人家院裏,四外都是牆,它們上來把我抓住,帶到新興派出所。惡警所長孔慶滿在我身上搜去300元錢後,把我送到雙城市第二看守所。

二進監舍,犯人趙德全強迫我罵師父、誹謗大法。我向趙德全講真象,他不聽還是打我,還威脅我說這裏整死我就是玩,沒人管。我沒有被嚇倒,說你再打我我就喊。第二天他們還是乾著壞事,強迫我放棄修煉,我不從就進行迫害。這樣兩個月後,我被非法判勞教二年 。我拒不簽字,它們說拒不簽字也送你到萬家。

到了萬家,先進醫院驗查。我想我不能在這裏呆一天,我得出去講真象助師正法。結果我因長疥瘡,被拒收。就這樣我又被拉回雙城看守所。幾天後我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我家耕種的土地共有18.2畝,2001年,村裏除把我家的口糧田共7.2畝留下外,將其餘的土地收回去了,轉包收入4000元交給了610辦公室抵上北京上訪的罰款,土地減少了,我家正常的生活都難以維持。

我的妻子劉鳳傑,38歲,2000年末和我帶著兩個年幼的女兒一起去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象。在北京被警察綁架,兩天後被雙城市主管610的警察張雲龍和本村韓行厚劫回,關入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兩個年幼的女兒被警察送到親屬家。1個月後又被當地派出所洗腦班劫回,強行洗腦迫害50天。在這期間,由雙城市610辦公室直接指揮,張雲龍帶著六、七個人毒打劉鳳傑,逼她踩師父法像、罵師父,她不幹。 由於長期洗腦,劉鳳傑最後被迫寫下了保證書並被勒索罰款4000元才被放回家。在非人的折磨下,劉鳳傑無法正常學法、煉功和正常生活,身體和精神遭到嚴重打擊。2001年8月12日,出去賣菜的妻子在途中被車撞傷,不治而亡,當時兩個孩子一個10歲、一個3歲,聽著兩個孩子撕心裂肺的喊著媽媽,而疼愛她們的媽媽卻不能再看兩個女兒一眼,我的心都碎了。

我的母親王英,60歲,在修煉法輪功前曾患氣管炎、肺氣腫,晚期胃下垂3度,無法醫治;學煉法輪功後獲得康復。2000年末和兒子、兒媳、兩個孫女一起去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象,在北京被警察綁架,並遭到迫害。兩天後被雙城市警察劫回,被送雙城市第二看守所繼續迫害,在洗腦班被一次勒索4000元。在此期間王英的身體受到嚴重傷害,回家後一直未恢復,於2005年1月9日去世。中國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使我失去了完整的家。

相關人員姓名、電話:

610頭子、政法委書記張雲龍,手機13303658099
鄉長王垂州
新興鄉派出所所長劉清禹 電話0451-53227512
新興鄉派出所現任所長劉洪桐,手機13104636000,宅0451-53164677
副所長孔慶滿 宅0451-53115383,現被提升為雙城市樂群鄉派出所所長
惡警:
白玉橋,宅0451-53297789
范業滿
譚三
張文軍

打人惡徒:
白春伍,手機13196221177,宅0451-53227578
於振波,手機13836067589,宅53227589
郭衛東,手機1311541099
王昌龍
劉柱
朗召美(跑腿)
趙德全

鄉政府官員:
劉興偉,手機13945630879,宅0451-53229798
武裝部長吳雷,手機1319949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