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法輪功孤兒中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2005年5月27日】在多倫多所有學員的正念支持下,多倫多首場營救受迫害法輪功學員遺孤的慈善音樂會成功的舉辦了,音樂會的籌辦是一個複雜的工程,涉及到籌劃、資料製作、節目編排、媒體造勢、社會推廣、賣票、義賣等方方面面,在短短的兩個月的時間內,有許許多多感人的故事發生,更有許多大家在法理上的體悟和昇華,營救組學員將在此期間發生的點滴和法理上的感悟做了一個總結,與眾同修交流,希望我們能「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在講清真象這條路上走得更正、更穩、更好。

* 突破舊勢力對經濟的封鎖向主流社會講真象

回顧我們正法修煉的這六年,舊勢力在經濟上對大法弟子的封鎖和抑制是相當大的,長久以來,幾乎所有的大法項目都是靠學員們的全力付出,很多學員都幾乎拿出自己一生的積蓄,即便如此,很多大法項目還是存在資金非常緊缺的問題,隨著正法形勢迅猛的向前推進,向表面推進,向世間推進,如何能突破經濟上的封鎖,如何能使我們很多面向常人的項目立足於社會,達到良性循環,從而更廣泛、更有效的救度更多的眾生,將大法的美好與迫害的真象更大面積的向世間傳播,是所有參與其中的同修需要突破的難題,也是正法推進到今天,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

長期以來,多倫多學員除了向政府講真象,我們在向其它主流社會講真象方面都沒有很大突破,很多時候也是我們自己沒有用智慧去講。在開展營救孤兒活動以來,我們大家就一直在討論如何深入的、全面的向主流社會講真象的問題,過程中我們發現營救孤兒的角度是一個非常好的角度,因為西方人對孩子是非常關心的,當他們看到連幼小的孩子都沒能逃脫迫害,人們都會感到震驚,就會表示同情,進而想了解法輪功是甚麼,想知道法輪功為甚麼會被迫害,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講真象的切入點。

兩個多月前,我們想到了舉辦慈善音樂會,藉著這個活動,我們一方面可以將真象廣泛的向社會傳播,一方面我們也希望能藉此接觸到一些我們從來沒能接觸到的層面。這在當時還是一個全新的想法,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以營救法輪功遺孤的名義直接向社會集資,直接給人們講法輪功的受迫害,對於結果會如何,我們到底應不應該舉辦音樂會,那時心裏都沒有底,而且那時我們也面臨很多的困難,例如:我們沒有任何的經驗,不知道從哪些方面下手,我們在這個社會上還沒有太多的基礎和網絡,推廣起來很困難,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去推廣,一旦舉辦音樂會還會面臨推票的壓力,而且我們自己也不時的反映出一些負面的想法,如我們好像不夠專業,我們大多數人英文說得不夠地道和流暢,等等等等。那時大家積極在法理上交流,明確了我們的根本目地是為了救度眾生,而音樂會是個很好的形式,所以我們決定還是要舉辦。

* 堅信師父 堅信大法 擺正基點 救度眾生

如果用常人的理來衡量,以我們當時有限的人力和社會資源,要想在短短的兩個月內成功的舉辦音樂會,似乎面臨太多的困難,而一旦我們陷入常人的思維中,也會削弱我們的信心,使我們對要做的事情不太有把握,使我們容易變得消極。過程中我們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要想突破眼前的障礙,就必須用法來指導我們,畢竟我們不是在做常人的事情,我們只是利用常人社會的形式而已,而背後的內涵和實質跟常人做的事情差之千里,所以從始至終我們都非常重視法理上的交流。每週集體學法的時候,除了討論具體的要做的事外,我們都會抽出一定的時間在法理上交流,明確我們不是在做常人的事情,不被表象所迷惑,我們就是要做我們該做的事,這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當我們能在法上看問題的時候,我們就感到非常有信心,而這信心是來源於對師父的堅信,對大法的堅信,我們相信,只要我們走得正,符合了法,我們就一定有路可走,就一定能夠做成,正如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講的那樣:「很多證實法的事不是沒有辦法,再難都有你們走的路,儘管那個路比較窄一些,必須得走正,稍微差一點、不正一點都不行,但是呢,你們還是有路。」

在音樂會籌備的開始,大家意識到,我們的基點一定要擺正,我們的基點是救度眾生,不是賣票,不是籌款,這一切只是我們真象講到位後水到渠成的必然結果。如果擺不正這一點,就容易陷入常人的假象中,就容易被具體的事情所帶動,就容易執著於眼前的票賣了多少,款籌了多少,從而偏離了我們的方向,偏離了我們所做的這一切的最根本的實質-那就是救度眾生,我們一定要走正我們的路。明確了這一點後,使我們在後來籌備音樂會的過程中,能夠擺正我們的基點,不管我們票賣得順利還是不順利,款籌到沒籌到,我們能否邀請得到有水準的藝術家來參加我們的音樂會,我們都儘量不動心,我們就是來救度眾生來了。

明確了要做的事情後,大家就齊心協力,分工合作。一方面我們想找到那些有錢的人,這也是我們以前一直沒有突破的一個領域,一方面我們也要在社會上造成聲勢,使更多的人來了解我們。

因為符合了法,當我們有了那個願望後,我們感覺師父和一切正的因素都在加持我們,在短短的兩個月期間,我們接觸了一些我們以前沒能接觸到的主流社會商界人士,一些國際金融機構的總裁,金融諮詢專家,大的慈善機構,一些著名兒童組織裏負責籌款的人士,著名律師,演藝界名流等等,營救孤兒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去約見他們。一些我們以前一直都接觸不到也很難約見得到的人,在短短兩個月之內我們都約到了;我們也申請到在一些以前我們從來沒有機會在裏面洪法的大型的高檔商城裏促銷我們的音樂會;同時我們也聯繫了100多家各個社區的媒體,有些大型的媒體還免費刊登了我們的消息,而這過程中,也時時都有我們要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面。

有一次,兩位同修約到了一個銀行家在咖啡店見面,準備跟他談為營救孤兒籌款的事。沒想到去了之後,他把同修領到了一家俱樂部,經他介紹,才知道這是多倫多最豪華的俱樂部,裏面的成員是加拿大最有錢的人們。在談話開始,同修並沒有打算跟他談很多法輪功的真象,而是想跟他談營救孤兒和社會籌款的事,也沒有帶大法的真象材料,而是全部帶的是營救小孩的資料,誰知道,他對大法的真象也一無所知,他的第一句話就是:甚麼是法輪功?於是,同修花了很長時間跟他講大法的真象,當他聽到我們曾在幾年前徒步從多倫多走到渥太華為停止迫害而呼籲時,很是感動,表示要進一步了解我們,做一些研究調查。他說如果我們要想在社會上為法輪功孤兒籌款,就一定要向俱樂部裏的那些人講真象,因為那是加拿大最有錢的人,他認為那裏沒有人知道法輪功是甚麼。他表示願意在進一步了解我們後,幫助我們找到那些他認識的富翁,聯繫一些大的慈善機構。

通過這件事,我們也深深的體悟到,講真象才是實質。師父曾在法中講過,很多有錢人,他們在前世是發了願要來得法的,有的是要為大法做貢獻的,但是在人世中卻迷失了。我們一定要找到他們,打開他們封塵已久的記憶,讓他們和大法結緣。當我們的心越來越純淨,我們就是抓住一切機會講真象時,師父就會指引我們找到那些有緣的人,當大法的種子撒到人們心裏去的時候,自然就會生根、發芽,我們感到被舊勢力擋著的這個門在被我們漸漸突破,大法的真象在播向人們的心田。

另一方面,我們也認識到媒體的重要性,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音樂會的消息,我們一方面在大紀元上刊登我們的專欄和廣告,一方面也向常人的媒體發我們的消息,有一位同修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我們營救孤兒的活動,這位同修聯繫了140多家媒體,其中包括非常多的其它語種的媒體,多倫多是世界上各民族最集中的城市,少數族裔人口的比例恐怕比世界上任何城市都多,在我們以前的活動中,都沒有太重視這些媒體。其實,我們真的不知道多倫多還有這麼多包括這些少數族裔在內的媒體,雖然當時我們這方面的聯繫信息很少,人手也不夠,為了更廣泛的傳播我們的消息,充份發揮媒體的作用,這位同修決定一一跟他們聯繫。最後有好幾家大的媒體免費刊登了我們的消息。還有一些少數族裔的媒體報導了我們的活動。例如有一家印度媒體的記者報導了我們的音樂會,並告訴我們說,她認為這是上帝讓她做的事。還有希臘語、西班牙語等大報也刊登了我們的消息。

與此同時,我們也開始申請多倫多所有的高檔商城,商業寫字樓,希望能在那裏擺展位,發放營救孤兒音樂會的材料和其他大法的材料。那些地方是多倫多很有錢的商人也是我們一直都沒有機會接觸的人經常去的地方。在短短兩個月時間內,我們申請到了多倫多最大的和最好的幾家大商城,和市中心的黃金地段舉辦營救孤兒活動。

另外,大家也發揮智慧,到所有我們想到可以去、值得去的地方去發放音樂會的真象材料,這期間,每當那些高檔劇院有音樂會和社會上有大型活動、聚會時,我們都會趕去那裏發放我們的材料,每週末我們也去那些富人居住區的教堂發資料、講真象,平時我們也會去那些最集中的商業區發資料,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裏,我們用有限的人力發了8萬多張真象材料,更重要的是,通過這樣一個機會,我們能夠廣泛的同這個社會的各個層面接觸,跟很多以前沒有聽說過法輪功的人講清了真象。

隨著我們講真象的深入,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了解並關心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迫害和孤兒的悲慘命運,知道了真象的人們紛紛捐款以支持,我們開始收到大量捐款,而且其中有很多中國人。我們在大紀元上不斷的報導,也使營救活動開始受到了世界各地人們的關注,我們收到了來自美國,德國,台灣,還有其它地方的人士的捐款和詢問。其中一名來自德國的女士說,她非常敬佩法輪功學員為信仰不懈努力的精神,一直想為我們做點甚麼,這次她跟兒子商量,本來想給兒子辦一個不錯的生日晚會,現在準備把錢拿出來捐給營救孤兒活動,以表達一份心意。

音樂會那天來了1000多名觀眾,其中包括許多銀行界,律師界,音樂界,還有很多其他主流社會的人士,在音樂會上我們演唱了「法輪大法好」等大法歌曲,整個場面莊嚴,神聖,很多人在看完為營救孤兒而做的紀錄片後,都哭了,很多人都表示通過這台音樂會對法輪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很多人都表示非常喜歡我們的節目。中場休息時,明白了真象的人們圍在我們展位前紛紛捐款,短短一兩個小時之內,我們收到了近7000元的捐款。看著眾生對大法的支持,我們的內心很激動,不是因為我們為孤兒籌到了一些資金,而是發自內心的為眾生的覺醒而高興。這些善良的人們身上所體現出來的善心、正義和良知也時時感動著我們,激勵著我們,提醒著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我們身負著救度眾生的重任,其實目前西方社會的大眾知道法輪功的人比例還不是很高,我們一定要做得更好,救度更多的有緣人。

在整個音樂會籌備過程中,大家體會最深的就是擺正基點、協調一致。雖然我們人數不是很多,但非常關鍵的一點,就是大家都很齊心協力,互相幫助,互相支持。一旦哪個同修有不足,大家沒有過多的指責、爭吵,而是互相支持、彌補,所以看起來我們好像不夠專業,看起來我們人手也很不夠,但每個人都能充份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能夠齊心協力去救度眾生。在大家的齊心協力和正念支持下,我們感到舊勢力是如此不堪一擊,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它們的安排就這樣讓我們在漸漸打破。我們有信心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更大的突破。

雖然音樂會比較圓滿的結束了,但我們知道,這僅僅是個開始,我們還有很多需要改進和完善的地方,自身需要提高的地方,但是有師在,有法在,我們相信我們一定會做得更好,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期望,不辜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全宇宙中最至高無上的稱謂。最後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們的鼓勵,也感謝所有多倫多學員在整個活動中的正念支持,讓我們正念正行,在走向神的最後的路上做得更好,救度更多的眾生。

(2005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