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孤兒自行車之旅的體會


【明慧網2005年5月26日】

師父好!同修好!

我叫Kevin, 今年17歲,來自多倫多,1998年得法。但是一直到去年的營救孤兒的自行車之旅, 我才開始走出自己的修煉道路。我一直明白這個講真象的辦法能接觸到更多的人,也會感動每個人,當人們知道那些孤兒正在中國遭受迫害時,人們也會願意聽我們去講真象。師父在最近講法中談到營救中國的孤兒的事,我個人認為這是我們小弟子的工作。現在是做這件事的時候了,我們的自行車之旅是多倫多弟子這個項目的一個開始。

* 準備

DC的學員去年曾經請我們參加從華盛頓DC到芝加哥的營救之旅,但那時我們很多人去不了。由於想向更多的人講真象,我們決定開始我們自己的從多倫多到華盛頓DC的自行車之旅,到達DC時間定在7.20活動的時候。這是一個我們多倫多小弟子開創我們自己修煉道路的機會。這個旅行之前,多倫多小弟子做的事都是大人們安排好的,我們只是按要求去做。我們發簡介是因為大人要我們這樣做;我們簽名(支持)是因為大人要我們這樣做;我們講真象是因為大人要我們這樣做;我們在不同的項目組工作是因為大人要我們這樣做。這一次是一個顯現我們自己真本性的機會,像師父要求的那樣去救度眾生。

對我們所有的人來說,準備工作是一個漫長且艱難的過程,因為我們沒人有經驗做過這樣的事。但是在全加拿大和美國學員的巨大支持下,我們才能使我們的項目開始推進。同時,我們許多人還得上學,這使得午餐時間成了我們唯一可以打電話的時間,還有放學以後的時間。每天放學以後,我們要寫文章、準備演講稿、打電話、寄信等等。在公開場合演講對我來說非常難,我不知道如何去講,也講得很糟糕。我不得不自己努力以便能在大夥面前講話,因為現在很多人在依靠我,我們都在面對相同的問題。

我們許多人都要學習做以前沒做過的不同的事情。比如打電話、寫信、在眾人面前演講、還有組織好我們自己。許多人還要學習更加獨立,因為我們要離開父母親一個月。我還要學習如何協調和帶動事情,這些都是我以前不擅長的事情,因為我很害羞,也從來沒在人前講過話。我們必須衝破我們的框框,作為一個整體共同努力。

自行車之旅的準備工作花了我很多時間,在此期間我為加拿大初級場地冰球訓練小組打球。這需要一週訓練4-5次。我打冰球已經很多年了,但是打得並不很好,但是在一個月的時間裏,我能從替補隊員的替補打到為我所在的俱樂部和安大略省打球。後來我被邀請參加加拿大的小組培訓。後來我決定放棄這些事情,因為我知道這次旅行是我的機會走出我自己的修煉之路。這是我和其他多倫多小弟子必須要做的事情。

時間在飛逝。好像從來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做完任何事。師父在最近的《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中說:「我過去跟你們講,我說人類的時間哪,現在已經非常快了。我過去跟你們講過幾次,它有幾次變化。我講過,我說一天是過去的一秒鐘,後來我也跟你們講過,我說現在的一年是過去的一分鐘。」

這就是我當時確切的感受,在這個期間我們很多人沒時間煉功,學法也很少。我們也學到了一件想讓這個項目進行必要的事情。當我學法和煉功後,這一天就變得長了很多,這樣我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自行車旅也正趕上學校的考試期間,所以時間很緊。我們都得加倍的工作來做所有的事情,並找時間來做別的我們必須做的事情。

諸多問題中的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責任心的問題。很多人想參與然後又離開;或者在最後一分鐘改變主意。這在我們內部造成了很大的混亂,因為這讓如何協調並完成我們的工作變得很難。我們還得學習如何在一起工作、並彼此交流。如一個整體一樣的工作並不意味著只是一個或兩個人,相反它需要每個人的合作。

一直到旅行前的最後一個星期,我們還沒準備好,很多事情都沒有弄好。甚至連司機和一個旅行車都沒有。那麼多的事需要完成,並且時間在流逝。非常感謝很多學員主動來幫助我們,有的甚至來自多倫多和加拿大以外。有的學員教我們如何騎自行車、如何維護自行車;有的幫我們寫信;還有人幫我們解決贊助的事情和聯繫政府官員。一個學員幫我們做了媒體通行證,所以在新聞發布會上我們看上去都很專業。看到學員們在一起工作如一體真的是很感動。

* 出發

在師父和許多同修的幫助下,我們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一家電視台想為我們做一個紀錄片。許多學員出來支持我們的自行車之旅;同一天在中領館外面也是針對中共在南非槍擊法輪功學員事件的新聞發布會。師父已為我們準備好了一切,儘管時間很短,警察的許可也下來了;同修們在中領館外面等著我們。我們自行車隊中的一人給中領館寫了一封信,但是當我們進去的時候,我們被拒絕了並被要求立即出去。中領館的人甚至恐嚇我們要叫警察。當回頭看這件事情的時候,我覺得我們當時應該把那封寫好的信留在那兒,哪怕只有一個人能夠被救度也是值得的。

新聞發布會和簡單的午餐之後,我們就開始了我們自行車之旅的第一天。幾位同修自願幫助我們,有的開車跟隨,一個學員甚至在我們旁邊騎車,告訴我們一些小竅門。

* 自行車之旅

過了美加國界線不久,我們就開始做我們的第一個新聞發布會,於2004年7月4日美國獨立日舉行。紐約有很多學員花時間來幫助我們,他們甚至和我們在一起待了一星期。他們想確認他們能做一切可能做的事情來幫我們。在紐約,我們接觸到了很多很多人,並且收到了一個褒獎:Lackawanna宣布7月6日為法輪大法日。很多城市裏的善良的人們都來幫助我們。一個城市讓我們在他們的學校的健身房住,這個健身房已經打過蠟、準備為下一個學年使用。他們還讓我們使用他們的廚房、操場、學校的鑰匙和電話。這個城市的市長還親自來看我們並帶來晚餐。

在賓夕法尼亞州,有很多人騎自行車加入我們的隊伍來支持這個營救孤兒的行動。這次旅行很難的一點就是在攀登征服那些艱難的山坡時讓我們的思想保持正念,攀登並不是最難的一部份,最難的是保持心態平靜和思想集中。當我們落後一點時,其他的車旅成員也慢下來一點,在這個旅行過程中,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他們必須自己解決哪裏做錯了並自己找到出路。當我們作為一個小組出現問題時,我們也得在一起共同努力以使我們能夠繼續作為一個整體前進。再一次,賓州的學員幫助了我們,很多人給我們提供住宿的地方,還給我們安排很多活動。

馬裏蘭州是我們這次旅行的最後一站,我們比預定時間提前一週結束了我們的行程,然後等待7.20的活動。在此期間,DC的學員盡力幫助我們這最後的一站。幾千名同修在國會山莊迎接我們。

我們去的每一個地方,都有學員在盡一切努力來幫助我們。有的學員提供住處、有的拿來食物、有的幫我們準備新聞發布會。剩下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到那裏就行了。看到這麼多的學員付出如此之多的努力幫助我們,我的內心十分感動。真的是很難解釋有多少工作和付出在這個項目裏,也無法說明每個人都做了多少工作。

* 故事

在旅途中,感人的事情很多。許多人把車停到路邊來跟我們打招呼,表示他們的支持。一位從中國領養了兩個女兒的女士停車來和我們交談,並問我們在做甚麼。許多人停車並要給我們贊助因為他們支持我們營救孤兒的舉動。

在我們住過的一個地方,那裏的工作人員聽了我們的故事後,感動得哭了起來。她盡了她的一切可能來幫助我們。她幫我們聯繫所有的媒體來給我們做採訪,結果我們的新聞在當地最大的電視台播出,並上了報紙的頭版新聞。

在我們經過的每一個城市,我們去了每一個我們能找到的媒體,這樣我們能更大範圍的向人們講真象。在一個城市,我們的時間不夠用了,結果我們發現,那個城市所有的媒體都在一個街區,這樣我們就能夠一家接一家的拜訪。這是師父幫我們的又一個安排。

我知道在整個旅程中師父一直在幫助我們,每件事都進展順利,儘管有的部份我們組織的不太好。但是直到我們在從DC開車返回的路上,我才意識到師父幫了我們多少。我的腿在踩氣動剎車和油門的時候感到疲勞。但是在整個自行車行程中,我一直在蹬自行車的腳踏板,卻從沒覺得累。

* * * * * *

這次營救孤兒自行車之旅是非常值得的。在花費很少的情況下,我們和很多善良的人交談並和他們講述了真象,並通過媒體接觸到了主流社會。在旅途中的每一步,我們都有人幫助我們講真象的使命。我謹代表自行車隊感謝最慈悲的師父,感謝師父在這個非常好的經驗學習過程中給予我們的巨大的幫助。我們也要感謝所有同修和他們的幫助和支持使得我們能夠更好的向眾生講清真象。

如有不當,請指正。

再次感謝。

(2005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