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青年女教師遭生父勒頸逼寫「保證」

共產邪教製造人倫慘劇

【明慧網2005年5月10日】2004年2月18日晚上九點多鐘,廣州市青年女教師苑明上完課回家,她父親已經在她的住處等候多時了,被共產邪靈控制的父親拔掉了電話線,趁苑明不注意,用一根紅色的電線從後面勒住她的脖子;苑明反抗掙脫電線後,其父又追上前用電線勒住她,幾乎把她勒得窒息!在父親瘋狂的威逼恐嚇下,苑明腦子當時一片混亂,無法正常思維,一時神志不清,被迫寫下了所謂的「保證」。

這是發生在中國最開放的城市──廣州令人震驚的一幕,而這位父親是中共統治下的高級知識份子。當苑明告訴母親其父親的行為時,這位「全國人大代表」母親,只是說「我調查過了,你爸那是過失行為」。

苑明,29歲,是父母的唯一女兒,1998年7月畢業於華南師範大學外語系。1999年於廣東碧桂園學校任小學英語教師。2001年9月起在廣州業餘大學外語系任英語教師。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來,一直堅定大法修煉,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她心地善良,淡泊名利,工作勤懇,兢兢業業,在家也是孝順的女兒。

在過去幾年,苑明屢次遭受迫害、被長期關押強制洗腦。2004年12月15日再次遭到不法人員綁架,被送入到位於槎頭的臭名昭著的洗腦班迫害,非法關押至今。

2002年,在一次學校強迫師生「人人過關」對法輪功表態的會議上,苑明慷慨直言維護大法,通過自己的修煉經歷和體會,向在座師生講述了法輪功真象。對於這樣一位敢於講真話、不畏暴政的女教師,學校卻把她強行綁架送到位於槎頭的臭名昭著的廣州市洗腦班(所謂的「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進行迫害,受盡身體和心靈迫害,直到2003年她才被「釋放」回單位工作。苑明本著大法弟子的慈悲心,通過自己在「洗腦班」經受迫害的事實,向同事和學生講清法輪功被殘酷迫害的真象,講明善惡必報的天理,告訴他們:人的心裏只要裝著「法輪大法好」這一善念,才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然而,仍然有一些被邪惡造謠誹謗大法毒害較深、不分是非善惡、違背良心的人,其中有經濟系一個姓莫的女教師、行政部門一個姓何的教師,還有一個叫陳靜合(音)的學生,向學校領導「告發」苑明。廣州業餘大學的幾位領導對此事也是有不同意見的,可是在共產邪靈的控制下,正義難以伸張,小人當道,倒行逆施,到處都是烏煙瘴氣,總是有那麼一些投機分子作亂,妄想通過此事撈到一點政治資本,他們假借學校名譽,伙同街道和派出所不法人員,丟棄正義,喪盡天良,立刻對苑明施加各種壓力,軟硬兼施,可是都不奏效。於是暗地裏打電話給她父親,威脅恐嚇苑明的父母。

苑明的父親害怕女兒可能會被開除公職,過流離失所的生活,一味的哀求,請求學校保留她的職位。但是,學校邪惡領導又得寸進尺,利用她父親火爆的脾氣和容易喪失理性的一面,借刀殺人,威逼他必須「幫教」苑明,不准講真象。苑明父親在「紅色恐怖」的極度逼迫下,擔心害怕,心靈受到了極度的煎熬,理智和道德完全被扭曲,不但不敢為自己的女兒說半句公道話,反而在邪惡面前完全倒向錯誤的一邊,對女兒進行迫害。

2004年2月18日晚上九點多鐘,苑明上完課回家,她父親已經在她的住處等候多時了,在「文革」紅色風暴經歷的陰影以及共產邪靈因素的控制下,可憐的父親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他拔掉了電話線,趁苑明不注意,用一根紅色的電線從後面勒住她的脖子,勒得她透不過氣來。苑明掙扎反抗,掙脫了電線,她父親還不死心,又追上前用電線勒住她,幾乎把她勒得窒息!作為一位高級知識份子,在「紅色政權」的「大好形勢」下,苑明的父親差一點成為了殺人兇手!

次日,苑明在學校遇到保衛處的王軍,這個王軍曾經在學校同事面前說:「我就是吃這碗飯的(抓大法弟子)。」當責問他時,王軍說:「是我給你父親打的電話,隨便說了說。」說得真是輕鬆,卻幾乎造成了人間悲劇!有些人就是多麼狠毒、偽善!

事發不到一個月,有一天在業餘大學校本部二樓的走廊上,副校長王國全「命令」苑明去保衛科找王軍談話。在那裏,她見到保衛科長王軍和學校辦公室主任張榮烈。王軍說:「我和黨委主任跟你父親談話,要‘教育’你。叫他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不要動手。你父親的脾氣是很暴躁的。……我經常和你父親聯繫。」張榮烈說:「你父親的行為,你去跟他說,不用跟我們說。他的行為違法了嗎?」苑明說:「不只是違法,是犯罪。我向學校提一個建議:有事直接找我,不要找我父親。」張榮烈說:「這個建議不能接受。」隨後找了個藉口免去了苑明的班主任職務,以減少苑明與學生接觸的機會。可見,在整個事件中,他們扮演這關鍵的角色,他們是有意讓事態往這方面發展的。

邪惡人員不僅直接迫害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還給大法弟子的家屬施加壓力、恐嚇、威脅,使一些家屬在謊言欺騙,承受強大精神壓力以及背後邪惡因素控制下喪失理智對自己的親人下毒手。虎毒尚且不食子,作為萬物之靈的人,怎麼會變成無情無義、喪失人性到這一步,這與魔鬼有甚麼兩樣?!傳統倫理道德在這裏已經被徹底粉碎。從這個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到共產邪靈的凶殘邪惡之處。

在這次派出所、單位和親人聯手對苑明的迫害中,他父親雖然是迫害的直接實施者,但只是個被利用的工具,他極度害怕強權、委曲求全、苟且偷生,才會幹出這種人性全無、助紂為虐的事。而派出所和學校個別領導才是真正的兇手,他們借刀殺人,是教唆犯罪,是迫害的指揮者,使出的心計更惡毒。這些人本身也都是被邪惡利用的工具,是黨文化的受害者,各自都幹下了不同角色的大壞事。

苑明母親作為一個堂堂的全國人大代表,不但不敢保護修煉真、善、忍的親生女兒,卻反而站在學校一邊。對父親的行為,只是說「我調查過了,你爸那是過失行為」。苑明是通過電話,告訴母親:她的父親的危險行為是完全錯誤的,並說人即使能僥倖逃過人間的法律,絕逃不過天法制裁。母親在單位的電話也是被監控的,結果母親單位的許多人都知道了苑明被迫害以及母親為迫害找理由開脫的事。請問這樣早早等候在女兒房間,在女兒回家後,突然將粗電線套在女兒脖子死勒是一種過失行為嗎?知法犯法,自欺欺人。一個母親,一個所謂的「人大代表」不敢正視對自己唯一女兒的迫害,還幫助粉飾掩蓋,實在可悲,也充份體現了共產邪教的邪惡本質!

苑明的父母親長期受共產邪教黨文化的毒害,認為「胳膊擰不過大腿」,「識時務者為俊傑」,所以在他們的心中只有強權,道德和良知被擺到一邊去了。作為知識份子,他們不是不了解事實、不明白道理,可是面對唯一女兒現在所遭受的迫害,他們恍惚又回到了「反右」、「文革」那個黑白顛倒的時期。在苑明2003年被關押在洗腦班的日子裏,強大的害怕心理導致她父母親在後來長達一年的時間裏不敢問起女兒在洗腦班期間承受了怎樣的迫害。相反,他們在給苑明的一封信中像邪黨一樣打著「國家和人民」的旗號寫道:「為了維護國家和人民的最大利益,每個國家都制定有自己的法律。切不可聽憑少數人的擺布,千方百計地鑽法律的空子,隨心所欲地解釋法律,以僥倖心理或是逆反心理來歪曲和否定法律。否則,無異於將自己的命運和前途斷送,無異於讓自己永遠生活在陰暗之中。」但是到底是誰在違法!?誰在執法犯法!?誰在隨心所欲地解釋法律!?又是些誰生活在陰暗之中!?

明明是女兒被中共執法人員非法關押迫害,這家父母卻在另一封給女兒的信中又寫:「法律是必須遵守的,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任何國家都不希望、不允許在本國發生無政府主義。頑固地與法律相對抗,猶如雞蛋碰石頭,後果不堪設想,而且不可能獲得石頭‘迫害’雞蛋的同情和支持。凡是賣國的人,忘恩負義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掌握辯證法,樹立正確的人生觀。」──生活在海外的人可能很難想像這竟然是一封家書中的內容!根本就是邏輯不通啊!違法的是關押他們女兒的人呀!賣國的人、忘恩負義的人正是中共不法官員,沒有正確的人生觀也是共產邪教黨徒。他們到底想說甚麼?想要女兒也和他們一樣唯唯諾諾、放棄自己的思想?去做一個被共產邪教控制的人嗎?

2004年12月15日上午八點左右,苑明剛一回到學校,因在學校的宣傳欄和課堂上向學生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象,揭露邪惡謊言,再次遭到強行綁架,被送入到位於槎頭的臭名昭著的洗腦班迫害,非法關押至今。

我們希望所有參與迫害苑明的幫兇要找回自己的良心,彌補自己的罪責,不要一錯再錯,不要做江××集團的追隨者、陪葬鬼;希望苑明的父母能夠找回良知,為自己的女兒說話,討回公道。我們呼籲更多善良的人們來關心此事,伸出援助之手,爭取苑明早日恢復自由。

以下為苑明在2004年2月18日夜寫的嚴正聲明:

嚴正聲明

今天晚上我上完課回家(晚上九點多鐘),我可憐的父親在四周強大壓力驅使下,完全喪失了理智,偷偷躲在我的住處,趁我不注意,用一根紅色的電線從後面勒住我的脖子,勒得幾乎透不過氣來,連續幾次,幾乎勒得窒息!逼迫我寫「保證」。我現在嚴正聲明在家中被親生父親用電線勒頸威逼迫害下所寫的一切文字全部作廢。今後要按大法要求堅修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

聲明人:苑明
2004年2月18日深夜


附:
苑明所在單位:廣州業餘大學
(校本部地址)廣州市海珠區濱江中路遠安新街75號廣州業餘大學
郵政編碼:510230
外語系電話:020-34292510 校辦公室(保衛科):020-84440914
五山校區: 廣州市天河區東莞莊一橫路133號

廣州業餘大學 黨委書記: 刁煌亮
辦公室電話(020)84414227 (020)83351229(家)13902273492(手機)
校黨委副書記: 林靜鑾
辦公室電話(020)34293115 (020)83843073(家)13602842309(手機)
前黨委主任,現任校紀委副書記:郭燕顏(女):
辦公室電話:(020) 34281667 (傳真):(020)84245023
副校長: 王國全
辦公室電話:(020)84414964 020-38811691(家)13902293691(手機)
保衛科科長: 王軍
辦公室電話:(020)84440941(020)36230512(家)手機 13609769061
學校辦公室主任: 張榮烈
辦公室電話:(020)84440941
廣州業餘大學五山校區電話號碼: 書記室: (020)87236833
副校長室: (020)87236680
(五山校區管理辦公室)、(黨委辦公室) 校辦公室(保衛科):(020)87236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