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一大法學員幾年來遭受迫害的經歷

【明慧網2005年4月9日】1999年12月29日,我與四名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後被送到佳木斯駐京辦事處,在那裏被非法關押了一宿,次日被帶回佳木斯,又被非法關進佳木斯看守所。

後來,我們以絕食的方式反迫害,並要求無條件釋放,惡人們要強行給我們灌食,當他們打開房門後,一眼就看見了放在大鋪上的經文。我趕緊把書放在背後,但已被發現。他們來搶,我不給,大個子惡警張志一把捉住我的後衣領就把我扔到了門口(當時我又瘦又小),我被狠狠的摔在地上。他還拿一根大棒子打那些幫我的同修,照每個人頭上一人一棒子,其中姓吳的同修的胳膊被打紫了一大片。後來我們都被逼到走廊,惡警強迫我們頭扎到牆根上,頭朝下在那撅著,然後朝屁股上打板子。姓劉的同修說了句反迫害的話,就被打的從腳到屁股都呈紫黑色,一直打了很長時間。灌食過程中,他們連喊帶罵的:「狠點往裏插,不行拔出來再插。」他們還故意把管往地上抹,弄髒後再給大法弟子用,插完一個,下一個接著用。我當時由於怕心答應自己來喝,可一個惡警還是用一個小木板伸到我嘴裏使勁攪和,當時血就出來了。我們繼續絕食,他們給我們戴大鐐子,把我們三個人捆在一起。戴著48斤的大鐵鐐子,我們睡覺時都脫不了衣服,上廁所解不開褲子。在這裏呆了三個月零十天,家人花了8000多元錢將我接回。

2000年2月20日,我們印了一些真象資料,準備向被謊言矇蔽的世人說明大法真象。我去到柳樹島散發,發完後剛上船,就被惡人抓住了。我被帶到柳樹島派出所,2小時後又被帶到向陽分局政保大隊,惡警於進軍千方百計的想從我嘴裏套出資料的來源。我不說,他就讓我頭朝下撅著,直到我渾身是汗,雙腿發抖才罷休。然後,他們又繼續套話問資料來源,一直折騰到午夜12點。見未達到目的,他們又去非法抄了我的家,搶走了我的所有大法書、錄音帶、錄音機等,最後把我強行送入看守所。幾天後的提外審,他們騙我說我愛人在分局等著,只要我說出真象來源就讓我回家,我不予配合。惡警崔榮利(現已遭惡報身亡)收了錢還嫌少,又判我勞教。2000年9月30日,在我絕食身體還沒恢復,幾乎不能走路的情況下,也沒通知我家人就把我強行抬進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

2002年,一場瘋狂的針對大法學員的「地毯式」大搜捕又一次波及到了我。當時我與愛人正在陽台擦玻璃,突然發現屋裏進來好幾個陌生人。我愛人當時就質問他們為何私闖民宅,我迅速將小屋真象資料收好並關上房門。惡警們踹開房門,要來抓我,我堅決抵制迫害,後來他們就灰溜溜的都走了。他們的破門而入使家人不得不又弄一個鐵筋做門栓。9月27日早上8點,我愛人下夜班被他們非法劫持到派出所,他們還找藉口以求我愛人幫忙幹活為由,去了就不是幹活了,要我愛人領著到我家「看看」。早上我穿著背心正在幹活,一抬頭看進來好幾個男的,他們不由分說,不讓我穿外衣外褲,強行把我弄上車,並搶走了我已包好準備轉移的大法書籍、資料等,同時把另一位來我家的同修也非法抓捕了。在派出所我拒絕回答他們的質問,開車的惡警打我耳光、拽我頭髮,還滿口污言穢語。在這期間,佳木斯主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陳萬友也來逼問我資料來源。我不予配合,而是不停的對他們講真象。

傍晚,他們把我非法送入看守所,他們在我的電話本上發現一個親戚的電話,便找到她家,在她那發現一份我曾給她看過的真象資料,把她也抓進看守所。她家人花了五、六千元錢才將她接回,這樣惡徒還嫌不夠又到她家去要了一次錢。

在看守所期間,我絕食抵制迫害,被他們呈「大」字形釘在地鋪上,一動不能動。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毫無人性的強行給我灌食,我差點嗆死過去。由於實在難以承受,我只好答應吃飯了。一天兩個玉米麵窩頭,鹽水煮菜葉,沙子比菜葉還多。睡覺都得側身立著一顛一倒,如去廁所回來就插不進去了。每天強迫碼大排、背監規,不背就給釘地上。讓我們在勞教判決書上簽字,我們不同意,惡警袁海龍打我們打得他自己直喘粗氣。

SARS病流行期間,看守所不讓出不讓進,在那裏被非法關押了十個月後,我們被送往哈爾濱女子監獄。我當時體檢確診為嚴重冠心病,一位同修渾身長「疥」,監獄拒收,可佳木斯惡人竟花錢硬把我們送了進去。

哈爾濱女子監獄關押了近三千人,其中大法弟子有五、六百人,她們幹服裝加工的活。我們被送進最邪惡的八監區,大隊長鄭傑原是佳木斯人,極其陰險邪惡。我們不承認迫害,不出工、不幹活、不報數,有的連這裏的服裝也不穿,要求無條件釋放。不出工的,惡人就讓刑事犯拖著走,從樓梯上被拽著兩條腿往外拖,頭在地上一顛一顛的,冬天冰天雪地,棉衣褲都被拖開了花。姓李的同修被一個叫畢盈(音)的刑事犯拖得身上好大一塊破皮出血。他們還把我們的棉褲扒下來,逼迫我們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參加點名報數的,就白天黑夜的銬著,晚上整宿不讓睡覺。不參加勞動的,先叫到辦公室一天天的蹲著,看不起作用就用銬子銬上,再從後邊吊起來,疼了也不許叫,叫就用膠紙粘住嘴,幾乎窒息。還用大背銬,有的暈了過去,有的大小便便在了褲子裏,有的犯了心臟病。絕食的弄到廁所裏灌,用三袋奶粉一袋鹽,還加一些不知名的藥,灌食後的大法弟子走路摔跟頭、頭暈、臉色發紫。同修李英華被吊後長時間胳膊不好使,又涼又疼又麻。惡警還讓她抬大飯桶。他們又把三個不報數的,不穿勞改服的,要求無罪釋放的大法弟子塞進小號。9月份,早晚天氣已經很涼,小號裏更是陰冷不堪。惡人們竟然扒光大法弟子的外衣給銬在地上,後來同修的腿都不好使了。

在此期間,惡人們還想用各種方法轉化我,但我堅定了自己的正念:堅決不轉化。後來他們再也沒向我提過轉化二字。

兩年零九個月的暗無天日的牢獄生活結束了,我真的切身體會到了這場針對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的殘忍與無情。但我更堅信真理的正義之光定會衝破層層陰霾,普照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