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展示酷刑 近觀迫害(圖)

【明慧網2005年4月18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報導)英(化名)年輕光滑的臉上畫了濃妝,像是被打得鮮血淋漓,一個地方的皮膚還像裂開了似的。她的頭髮蓬亂,衣服破爛,雙臂高舉,手腕被粗大的繩子吊在一個在她頭頂上半米多高的橫木上。林,一身警服,手拿棍子,一下一下做出打的姿勢,每次棍子碰到英腹前的衣服就小心翼翼的停住了。英作出被打的姿勢,向後一仰,她痛苦的表情和她臉上畫出的鮮血淋漓不一樣,她的痛苦是真的,只要看看她發紫的手腕就知道了。

行人停下腳步,露出震驚的神色。旁邊的展板回答了他們的問題:這兩個人在演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監獄和勞教所中受到的酷刑。這只是很多種酷刑中較輕的一種。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開始的,為期六個星期的瑞士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期間,這樣的場景每個週末都出現在日內瓦市中心和日內瓦湖邊,在人權大會開始時,參加人權會議的人們還在聯合國大樓前的萬國廣場上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演示。


日內瓦人權大會期間,瑞士法輪功學員週末在日內瓦湖畔演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受的酷刑

英和林這對年輕的夫婦來自瑞士德語區,在他們演示時,別的法輪功學員幫著照看他們不到一歲的兒子。過去的一年裏他們在瑞士各地已經演示過多次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受酷刑的場景了,讓英最難忘的一次是,她剛被「吊」上,她的當時還不到半歲的兒子就開始哭起來了,她的心裏像刀絞一樣,不是為了她的兒子,因為她知道有人在照看他,而是她想起了一個名叫王麗萱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和她的八個月大的兒子孟昊。王麗萱曾為法輪功上訪,2000年11月母子倆死於迫害。英身為母親感同身受,在那次她演示酷刑的時候,她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這是她最難忘的一次經歷,她也更能體會到中國國內法輪功學員的處境絕不是艱難二字可以概括的。

「夏練三伏,冬練三九」,這話也可以用在表演受酷刑人的身上,夏天光著腳踩在滾燙的地面上,冬天不能戴手套,瑞士是著名的滑雪勝地,冬天的嚴寒可想而知。夏天中午的烈日也不舒服,一次另一對瑞士的中國老年夫婦也一起演示酷刑,別人看著奇怪:怎麼「警察」的棍子就這麼舉著不放下來呢?仔細一看,棍子的影子正好落在演受刑人的老太太的臉上,為她遮擋陽光呢。

一天好幾個小時的演示一個人無法堅持下來,通常最短半個小時換一次人。人人都爭著演最不好受的姿勢,把方便讓給別人。英還記得有一種酷刑是把人關在一個很矮的籠子裏,矮到坐不直腰,而且籠子很小,躺也躺不下。時間長了坐得腰酸背痛的,是所有的姿勢中最不舒服的。但每次大家都爭著演這個,而且儘量時間長一些。一個冬日,英看到坐在籠子裏的老年學員已經坐了半個小時了,就打開籠子要拉她出來,要替她,那個學員說:「一點兒都不累,我的手還熱乎乎的呢。」英一摸,也真怪,大冬天的不戴手套,居然手還是熱的。

二十幾歲的女孩正是好美的年齡,第一次把臉塗的紅一塊紫一塊的,英還真不習慣。但她想到的是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臉上可不是化妝,而是真的被打得面目全非,在國外為了幫助他們,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真象,就在臉上畫一個妝還猶豫甚麼呀?其實做演示的學員幾乎每個人都想到過國內的學員,尤其是當他們胳膊舉得酸痛的時候,當他們的手腕被繩子磨得生疼的時候,當他們的腰彎得直不起來的時候,當他們坐得渾身酸痛的時候,……

扮演警察的林碰到的是另外的「困難」,時常有路人對他說:「你不能這樣對她!這太殘忍了!」更有人徑直沖到他的跟前,奪下他手中的棍子。雖然會被人罵,但林很欣慰,因為他看到他們的演示觸動了人們的善心。他這個假警察還和真警察有過一次「較量」呢。一次一個瑞士警察不讓他們展示揭露酷刑的圖片,說是太血腥,太可怕。林對他說,這些圖片是為了讓人們看到發生在中國的事實真象,呼籲人們幫助無辜受難的人們,很多人就是看了這些圖片,才知道迫害有這麼嚴重,他們才在呼籲停止迫害的信上簽了名。真警察認真的聽了林的話,說:「你把我說服了,你們接著做吧。」

反酷刑展在過去的一年多中相繼出現在世界各地,從瑞士日內瓦的聯合國大樓前到法國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歐盟大廈前,從寒冷的北歐到沒有冬天的澳大利亞,從與大陸同根同文化的台灣到幾乎全民信奉基督教的意大利。在中國以外的民眾普遍知道了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的情況下,反酷刑展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深入認識迫害殘酷性的機會,在反酷刑展旁,越來越多的人震驚,深思:為甚麼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有這樣殘酷的事情發生在人類身上?我們能夠做些甚麼?


2005年3月和4月,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期間,瑞士法輪功學員在日內瓦湖畔演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受的酷刑


聯合國人權會議期間,瑞士法輪功學員走上日內瓦街頭,每週舉行反酷刑展,以揭露江氏集團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這成為市中心鬧市區獨特的一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