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日內瓦和我的正法修煉


【明慧網2004年4月9日】我連續幾年參加了在日內瓦舉辦的向人們講清法輪功真象的正法活動。通過這幾次活動,從我丈夫(未修煉)對我參加正法活動的心態上,可以看出我個人修煉的過程和正法進程的迅速。

記得2000年3月,我第一次提出要去參加日內瓦的法會時,我丈夫很不理解。平時他就是個比較保守的人,他的意思是:做妻子的怎麼能丟下丈夫、孩子和家,一個人去參加甚麼活動呢?而且是去一個旅遊勝地,分明是找藉口自己遊山玩水去了。跟他講法輪大法在中國被迫害的真象,他不認為這事有那麼重要,一個人不可能為了別人而出那麼大的力,肯定其中有我個人的甚麼目地。不管怎麼樣,丈夫還是很不情願的同意我去了日內瓦。

從日內瓦回來,丈夫問我,日內瓦怎麼樣?有甚麼好看的?好玩的?為了證實我沒有個人的目地,沒有這些心,我直截了當的告訴他說:「除了參加大法活動,日內瓦多一眼我也沒看,那裏有甚麼好看的我也沒看出來。」看丈夫聽後沒有說甚麼,我以為這個問題我已經說明白了。

結果第二年,我剛一提出要去日內瓦,丈夫的氣就不打一處來:「你去日內瓦幹甚麼?花那麼多錢,好容易去了,你連一眼也不看!」聽到他的話,我看到了自己修煉的不足:我雖然沒有遊山玩水的心,沒有放不下的男女之情,但說出的話應該讓常人能理解。不能為了強調自己,而給他帶來另外一個常人不解的問題。於是我答應他,這次要好好看看日內瓦,丈夫的心也放了下去。

真的到了日內瓦,大家的心都在正念除惡、講清真象上,我一點兒來到旅遊勝地那種的欣賞風光美景的心也沒有,為了國內同修少遭受痛苦,我沒有心情觀賞美景。還好,這次法會回去丈夫也沒想起來問我這個話題。

這幾年,除了加強我自身的修煉提高,給丈夫講真象,我還不斷發正念,給丈夫清理對他進行干擾的邪惡因素。後來丈夫真的慢慢的變了,連周圍的鄰居也不再因為我出遠門參加正法活動,而說三道四的了。

今年3月,我剛一提出要去日內瓦參加法輪大法活動,丈夫就欣然同意了,還在買火車票、訂旅館等等方面幫了很多的忙。他告訴我,這幾年,他還是第一次在我出遠門時不感到彆扭。以前心裏總是不痛快,總有一種失落感,現在心裏非常平和,一點兒雜念都沒有。

其實正法這幾年我也是沒有這麼輕鬆地離開過家。每次出門看到丈夫都是勉強同意,我心裏也有一種不舒服的,沒跟他講清楚沒說明白的感覺。而我們修煉人沒有他所認為的常人之心,這一點也跟他說不清楚。開始他怕我花錢,後來看到我真的非常節省,不亂花一分錢,他就不用操這個心了。當看到我們男男女女這麼多人在一起活動時,他心裏很不舒服。後來他從接觸的大法弟子中,沒有看到有誰抽煙、喝酒或個人行為有甚麼不檢點的地方,慢慢的他也不在這些事上用心了。
 
前幾天,丈夫跟我聊天問我:「你去了這麼多次日內瓦了,那裏到底有甚麼好玩的和好看的呢?」接受以前的教訓,這次我以他能夠理解的方式向他解釋,「我一個人真的沒有心思去領略日內瓦的甚麼風光,但我把日內瓦的旅遊點怎麼乘車都記下來了,我準備等和你還有孩子一起去日內瓦旅遊時,和你們一起欣賞日內瓦的美好風光。你說好不好?」丈夫聽到後,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連連說:「好主意!有時間我們一起去欣賞日內瓦。」

現在我自己修煉提高了,我的場純正了,隨著另外空間的邪惡不斷被清除和正法進程的加快,丈夫對我參加正法活動也越來越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