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眾生怎樣才算獲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13日】我們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救度眾生,可是近幾個月來,關於眾生獲救的標準是甚麼,部份大陸同修產生了疑惑:是以明白大法真象的多少為標準?還是以是否在網上發三退聲明為標準?

* 疑惑的狀態

這些學員的思想方法是:世人已經明白了大法真象,如果沒在網上聲明三退能否獲救?如果必須在網上聲明三退才能獲救,那世人明不明白大法真象又有甚麼意義?提出問題的學員認為,知道了「眾生怎樣才算獲救」這個問題的答案,就知道哪些人已經獲救,不用再花時間;哪類人亟待做工作;哪些人可以緩一步,等等。

還有的學員反映說自己至今沒能從法理上真正理解「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個粒子、它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眾神消除的目標」(《向世間轉輪》)的真正內涵。怎樣算是退出?我們做甚麼,人才能退出?這類困惑致使一些學員,一時間竟失去了以往講真象的動力,其中相當一部份一下子將主要精力轉移到了散發九評、勸人三退上(當然是以常人的身份理智的在做),認為這才是當務之急,講不講大法真象已經不重要了,有的索性不講大法真象了。

* 神和人看問題不一樣

其實,這些問題,更多的大陸同修在心靜時都是知道答案的,特別是這些年修煉抓得很緊、跟正法進程很緊、講真象做得很紮實的大法弟子。幾個月來,許多明慧文章也都從不同角度談過這些問題,但部份學員思維方式過於機械/單一(比如一件事出現了,就認為只有這件事最重要了,其它的都不重要了,甚至其它的都不能並存了;或者總是把問題隔絕開來認識),所以在字裏行間一直找不到自己所追求的直接答案,日復一日產生了焦急和不安的心情。

其實用神的一面來看問題,就不會出現這些疑惑了。人的思維加上長期黨文化的浸泡,才造成這樣認識事物。既然暴露出來了,那就是應該修去,而不是繼續順著這些東西去思考和追求。神看問題是圓容的、超脫的,都是跳出那件事情本身去看的。一件事出來,看其根本是甚麼,就不會因為環境的變化和新形勢的出現而發生改變與困惑。

* 對大法的態度是最終獲救的根本

眾生怎樣才算獲救,這個問題每個堅持學法的大法弟子不可能不明白答案。師父這些年一直都在講不計眾生一切過往之過,只見對大法的態度。師父講出的是法,而不是常人中針對某個工作的特定答案啊。為甚麼現在出現了九評,而且通過海外媒體和中國大陸的民間渠道在大力推廣?這不正是天象的變化嗎?這正是大法救度世人、讓世人明白大法好所需要的啊。

* 很多世人被惡黨障礙著,拒絕聽大法真象

大法弟子講真象好幾年了,多少世人明白了真象,得到了未來;但還有很多人受黨文化毒害太深,障礙很大,大到根本不聽真象,正如師父最近的新經文《不是搞政治》中所說的:「法輪功學員在揭露迫害、講真象中真的就看到了一些中國人連聽都不聽──他們真的認為黨說的一定是對的、中共政府說的一定是對的,認為法輪功真是像中共宣傳的那樣。」這樣的人數量並不小,而且很多根基還很高,那我們要救他們,當然就要針對這些人的特別障礙去下功夫。

* 九評能有力破除障礙,打通世人認識大法真象之路

清楚惡黨控制之後,這批世人才有機會做出自己的選擇(而不是附體的選擇)。九評不正是破除這部份人聽真象障礙的利器嗎?退黨也是為了推動這些人做出清晰的選擇。退黨不但是世人堅定擺脫惡黨控制的明確表示,而且能讓世人避免在惡黨被淘汰時被一起淘汰。所以說,讓世人看九評不是目地,退黨也不是目地,目地是讓世人儘快通過退黨的具體方法行動,表明自己堅定擺脫惡黨控制的態度(因為對這些人來說,選擇擺脫惡黨控制是和擺脫淘汰緊密相連的。當世人真的選擇了看完九評、選擇了退黨之後,其身體裏、頭腦裏的那些惡黨的因素和控制他們的邪靈就會被神清理掉,那時人就會恢復到人自己的狀態,再見到大法真象時,就會做出其本心的選擇了──接受真象、還是拒絕真象。那種情況下,人選擇甚麼,那就是他自己的最後選擇了。)

* 大法弟子做好所有該做的都是在配合天象

很多人看完九評並發表退黨聲明之後,不用多講,他/她對大法真象一下就能接受了,和以前的態度截然不同,這就是九評的作用,所以說,九評不是目地,而是過程中的破除世人獲救的障礙的重要環節。如果有的常人九評也通讀了,退黨聲明也發表了,但還是不能正面認識大法好這個真象,那是不是屬於因其自身的選擇而「過了此劫過不了彼劫」呢?這樣的人,我們只能盡心盡力而不能執著。師父以前講過「全民反迫害」的天象,相信到那個高潮出現的時候,每個世人都要在大法面前做出最後的選擇。全面反迫害既然是天象,到時候一定會出現的,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破除障礙、講大法真象、講迫害真象,都在起著配合天象發展的作用。

* 不同側重、不同角度、不同方式同時進行,不受形勢變化左右

新的形勢出現,是會增加我們要做的內容,但同時也會讓我們以往一直在做的更加有效。講真象也好,破除世人障礙也好,這些都不是常人的工作任務,不能用做常人工作的思維去認識。

大法弟子不同時期所做事情有變化,整體上卻不會只有具體某一件事才值得一做。都是不同的事情同時做,不同的方面同時做,不同的側重點同時做,不同的方式同時進行。這和少數怕心重、放不下利益之心的學員找藉口不努力做三件事是兩回事。後者不是一個堂堂正正大法弟子應有的心態和行為。師父2001年7月在華盛頓DC國際講法中講過,大法弟子「你們是個整體,就像師父的功。當然你們和功可不是一回事,我就是舉個例子。就像是我的功,同時都做著各種事。有在龐大的宇宙中不斷的向微觀、向更高更廣以巨大之勢衝擊的,氣勢非常龐大,速度非常快,超越一切時間正大穹的,有的在這種衝擊過後,去消除不同層次生命的罪業,平衡生命在不同層次縱橫交錯的一切關係,有的同化生命、有的重新擺放著生命的位置,甚至於在生命的最微觀,各個層次中都做著不同的事,有的在低處空間做,有的保護學員,有的在清理邪惡,各方面的功都在這樣的做。就是說一個整體不一定都做一件事情。但是無論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得上你的大法弟子稱號。」(《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 任何時候做甚麼都不忘修煉、提高心性

每當我們理解了法的內涵,都是因為達到了修煉人的心性標準、無所求而自得的,是書中的佛道神展現給我們的,而不是自己像常人那樣「變聰明了」、「想明白了」,所以時時修煉自己、注意向內找提高心性,是非常重要的。不能說因為我想搞清師父講法中某幾句話「到底是甚麼意思」,或者我非常想做某件事像找「確鑿的依據」,或者其它的人的思想方法,就抱著很強的心和觀念去追求──那麼執著的時候,神怎麼會把法的內涵展現給你呢?

建議有上述疑惑的同修靜下心來,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遇到任何問題都有修煉的因素包含其中。師父在今年的《新年問候》中告誡我們大家:「不要總是用人心加長你們提高認識的過程。你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每一個執著都是障礙。」不抱著固定的思想方法、放下讓別人按照自己的人的思路的框框談問題的心,才能真正認識事物的實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