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父親讀《九評》


【明慧網2005年2月28日】自從99年迫害發生後,我父親受到中共邪惡宣傳的毒害,加上害怕家人受到迫害,開始反對大法,並說了很多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話。只要一提起大法,他就咬牙切齒,不肯接受真象,說話越來越難聽。為了不讓他對大法犯更大的罪,我也就放棄了對他講真象,只是希望他能少說兩句對大法和師父不敬的話(當然這裏有我的執著心需要去掉,同時也暴露了我正念的不足)。

《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後,我心中又燃起了一絲挽救父親的希望。我把九評一篇一篇給父親念,比如先念《評共產黨是甚麼》、《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然後念《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通過這幾評先讓父親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

父親結合自身多年來在中共統治下的所聞所見,完全認同了九評的內容,認為這幾篇文章真實、系統的做出了對中共的評價。這之後我就給他念《評中國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以及《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進一步提高他對中共在另外空間邪惡本質的認識。因為通過前幾篇文章,父親已經對中國共產黨有了比較清醒的認識,所以這兩篇文章他接受起來也很順利。最後父親發覺我還沒有把全部的九評都給他念完,對之前聽到的八評的完全認同使得父親自己就急於看到最後還沒有念給他的那一評,我於是就把九評的文本和聲音文件全部交給父親,讓他自己聽、自己看我還沒有念給他的那一評:《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這一次父親看到了迫害的真象後,他沉默了,沒有再說詆毀大法的話。我看到了父親的變化,知道他的內心已經受到很大的觸動。我就趁機給他講了自焚真象等等迫害的事實,他再也沒有打斷我的話,全都聽進去了。最後,父親終於對我說: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不對啊。

我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我知道九評給了父親的生命一個機會,他不僅徹底認清了共產黨,也對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雖然我從前對家人講真象的工作做的不到家,但是慈悲的師父還是給一切世人得救的機會。九評可以從根本上清除邪惡施加給世人的毒素,因而在邪惡因素被進一步清理的情況下,世人了解真象也就越來越容易了。

我結合自己的情況以及對父親性格的了解,通過讀九評讓父親了解真象,最終達到救度的目地,把這一經歷寫出來,希望能為同修講真象提供一個參考,並非推薦我的做法,僅借此機會與同修共勉,更加智慧的講清真象。如果有考慮不周和悟的不對的地方,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