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受另外空間黑手迫害的一段經歷和教訓


【明慧網2005年4月10日】由於我未能在法上認識法,人為的滋養了邪魔,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在過去一年,我遭受到另外空間黑手的殘酷迫害。今天我把受迫害的一段經歷寫出來,供大家參考,並曝光邪惡,解體另外空間做垂死掙扎的黑手爛鬼。

我是95年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前我患有多種疾病腰椎盤突出、乳腺增生、頸椎病、心臟病、流鼻血等,使我苦不堪言。得法後一身的疾病不治自癒,我感謝大法、感謝師父!1999年7-20後大法與大法弟子受到邪惡迫害,我們失去了大家集體煉功的環境。

由於學法和煉功的放鬆,人的安逸之心、怕心、名利之心等私心雜念,再加上外來信息的干擾,我的修煉狀態時好時壞,講真象也在做,卻抱著一顆人心在做,被邪惡找到了迫害的藉口。

2004年4月,我突然出現病業狀態,發高燒、咳嗽、憋氣、右肋處像插了一把刀一樣的痛,整個身體像散架了一樣。此時離五一黃金週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五一是商業行業銷售的高峰,單位人員無特殊情況是不准請假的,何況我是大法弟子,怎麼能請假呢。這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抓緊學法煉功講真象,可一個多星期過去了,病業不見好轉,而且越發嚴重,鼻子流血不止,咳嗽、走幾步路就喘不上氣來,幾套功煉下來,衣服都濕透了,一杯一杯的喝水也不解氣,最後我就用瓢喝。

十幾天過去了仍不見好轉,走路都打晃了。我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對於死,我並不怕,關鍵是對很多人可能會起到負面的影響;我不能死,我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同時我和同修們交流,更多的同修幫助我,共同發正念清除邪惡。我流著淚對師父說:我今生今世只做大法弟子,不做亂法鬼,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因我天目是開著的──天耳通,此時邪惡干擾非常嚴重。有一次學法,我堅持不住坐著睡著了,睜眼時看到一隻皺巴巴的黑手捏著我的眼皮,干擾我學法;耳邊聽到另外空間黑手爛鬼對我此時修煉狀態的嘲笑聲,各種語言,邪惡至極。發正念時,睏魔干擾我,朦朧中看到另外空間色魔們的醜陋情景,穿黑白衣服的人飛來飛去對我指手劃腳說著甚麼;我還咳嗽不斷,有時吐上來,我嚥下去;鼻子流血不停,我用紙把它塞住。

這一切干擾都是邪惡的迫害,妄圖動搖我對師尊和大法的正念正信。我決不能配合邪惡,向邪惡妥協。舊勢力的安排,我堅決不要。我是大法弟子,我就聽師父的。師父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第一講)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和一位同修在爬一座又高又大的山,山下有許多警察,其中一個警察手指著我對另一個警察說:她是我們看護的重點對像,對她得看緊點,不能放鬆。我和同修各持兩把銳器像滑冰一樣向山下滑去,飛著飛著我斜過去了,身邊的同修幫我調整方向,這時,我看到我身底下鋪著紅綢的路就要到頭了,我急忙喊師父:師父我要上去,我一定要上去。

我回憶著夢中的情況,我明白修煉是嚴肅的。這麼長時間的病業狀態,自我修煉以來,從未有過。我想起了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說:「我們有些大法弟子在歷史上跟舊的勢力簽過甚麼約,所以舊的勢力死死抓住這一點不放。」我恍然大悟,這就是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藉口和憑證。師父說:「哪怕在歷史上簽過甚麼約,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認它,你就不要那個,你就能夠否定它。」

我不承認與舊勢力所簽的變異條約,今生只做大法弟子,只做師父安排我們做的,別無選擇。就這樣,我憑著對師尊和大法的正念正信,破除了舊勢力對我的所謂「考驗」。整個過程近一個月的時間,這時我變得身體消瘦。

可是,由於我沒有按照師父和大法的要求去做,執著於時間,又怕自己水平有限,工作忙等人的執著心,沒有及時將邪惡曝光。帶著一個私心、求心學法修煉,向大法索取,使舊勢力黑手有了繼續迫害我的理由。從2004年5月到今日十個月的時間,我採用了一種消極無可奈何的態度默認了舊勢力的迫害。憋氣、心慌、身體發冷等狀態時好時壞,這種狀態一直突破不了。馬上就要過農曆新年了又咳嗽起來,狀態很不好。臘月二十八這天晚上,咳嗽得我肚子疼,嗓子憋得難受。發過十二點正念,當晚我做了一個夢。

夢中,我被黑手架著來到一間大的房子裏,裏面有許多大法學員在受著各種酷刑,有的被吊起來打、折磨得死去活來。另一邊,在一張特製的床上,一位同修被折磨得滾來滾去,床的四周用的是像過去當兵打仗時才用的矛一樣的兵器特製而成的,尖尖的把人捆在其中。我被兩個黑手架著一邊走一邊喊師父:「師父我沒有私心和怕心。」這時指揮用刑的黑手頭子到裏面喝水去了,出來一個女黑手頭子,看了看我,對著兩個給我用刑的黑手說:不是不讓他死嗎?怎麼弄成這樣?我怎麼向上面交差?這時我看到旁邊一個熟悉我的人,他也是負責用刑的黑手,我質問他:為甚麼昧著良心幹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他顯出一種無可奈何的樣子,並對我說:嫂子,我可以把你嗓子裏的匕首取出來,我張開了嘴。

夢到這裏,我醒了,睡意全無。邪惡的舊勢力對我並沒有放手,它們執著於它們要幹的事。它們放大了我執著的人心,讓我忙這忙那,干擾我學法,不讓我提高上來,最後脫離大法,達到它們邪惡的目地。

師父說:「有的人就是怕這怕那,人心就是多,被迫害得就厲害,被迫害得快不行了還在人的執著中出不來,護法神著急沒辦法。」 (《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還有一部份人追求開天目,卻越練越不開,甚麼原因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主要因為天目是不能求的,越求越沒有。越求呢,他不但不開,反而從他天目裏邊還要溢出一種東西來,黑不黑,白不白的,它會把你的天目蓋住。」(《轉法輪》第二講)

我找到了我的根本執著,人的私心和怕心,對大法的有求之心,一味的向大法索取;沒有向內去修向內去找,用一個執著掩蓋另一個執著著。師父在 《新年問候》中告訴我們:「不要用人的觀念來衡量正法與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式,不要總是用人心加長你們提高認識的過程。你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每一個執著都是障礙。」

當我寫這篇心得的時候,折磨我十個多月的病業狀態已經好了許多。作為一個修煉多年的老弟子,我感到慚愧。更希望與我有同樣經歷的同修能夠以我為鑑,不要再犯我這樣的錯誤,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及其安排,走好走正我們的正法之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