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安排兩例

【明慧網2005年3月18日】

  • 堅決否定舊勢力利用病業進行迫害

  • 610不敢承認非法規定 我辦成了護照

  • 堅決否定舊勢力利用病業進行迫害

    我從96年開始修煉,99年全國鎮壓,我多次受到鄉、鎮、村、派出所迫害,拘留、罰款、抄家、流離失所、遭受酷刑,身體和精神上受到極大的傷害摧殘。2004年12月28日晚村幹部到我家逼迫我寫保證書,我不寫後出現病業大出血,當時的情況特別嚇人,血像流水一樣流,血塊伴隨著血一起流,心裏感覺完了,好像血流完了一樣,臉色蠟黃冰涼,嚇壞了愛人(也修煉),要送我上醫院。

    我想我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決不讓黑手、爛鬼迫害我,我不承認它,我沒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心想師父快救救我。奇蹟出現了,從心裏感覺一股熱流,血止住了。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在這裏我非常感謝恩師,把我從危難中救起。


    610不敢承認非法規定 我辦成了護照

    兩年前我曾申請出境探親旅遊,手續辦到公安局卡殼了,不法人員說:上面有規定,凡煉法輪功的,一刀切,不准出境。雖然我對這種剝奪公民權利,侵犯人身自由,踐踏憲法的惡劣行徑極其反感,也只好作罷。去年我又一次申請出境旅遊。公安局說,煉法輪功的,除單位意見外,必須有610的證明。單位在出境申請表上的簽字是「同意按程序辦理」。我一看,當場予以否定,要求明確表態。他們說610講「這個人不能走(出境)」。

    我想,上一次放棄為自己的基本權利抗爭,就是屈從於舊勢力的安排。這一次,我一定要以正勝邪。如果不法人員拒辦護照,我將與之論理,討個說法,並將其踐踏人權的劣跡公諸於眾,讓世人了解真象。

    有了否定舊勢力的決心,我懷著必勝的信念,去了610辦公室。當談到證明時,他們否定了出境要610的證明,與公安局的意見有矛盾。我當即在610 辦公室撥通公安局的電話,讓他們互相撕扯。幾句對話後,公安局把電話壓了,顯然公安局對610當著當事人的面否定事先的約定很不高興,610說了假話。同時,610也否定了他們對單位說的「這個人不能走」的表態。610幹了這樣不光彩的事,其心虛、理虧、膽怯,不敢承認,用自己的手打了自己的耳光,落得個尷尬、難堪。

    結果,沒有610的證明,我辦成了護照。這是正念正行的威力。邪惡表面雖然兇狠,但畢竟邪不勝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