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丈夫的信:看清共產邪靈和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


【明慧網2005年3月30日】

炳生:

你好!長年打工在外,辛苦了!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呀!

我們夫妻感情一直較好,近年來感到我們之間有了隔閡,今來信交個心,溝通一下思想,這樣對家庭,對孩子的成長都有好處。我們師父要求弟子遇事向內找,我冷靜的反覆思考過,造成這種局面的主要原因就是政府迫害法輪功所致。

1997年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後,原身患的氣管炎、哮喘、低血、貧血、婦科病等多種慢性雜症,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沒花一分錢都好了,我的性格也變化好了,全家人受益,左鄰右舍都為我們高興。當時你看在眼裏,喜在心頭,見人就說法輪大法真奇,真好。

然而,1999年7月20日以後,法輪功遭受到了腥風血雨的邪惡鎮壓,一時見欺世謊言鋪天蓋地,栽贓迫害滿天飛,給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和精神壓力,其中也包括你。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宗旨,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祛病效果奇特,我確實感到大法的神聖。師父說:「為甚麼有人長期練功就不好病呢?氣功是修煉,是超常的東西,不是常人中的體操,必須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長功。」(《轉法輪》)炳生:你知道嗎?我就是按照師父的教導做一個好人才好病的。我是一名親身受益者,看著師父被攻擊,大法被誹謗,世人被謊言毒害,你也被謊言所帶動,並為邪惡幫腔,我心裏真是又不平又難過。我家裏就一本書《轉法輪》,我也沒有和外界接觸,我的師父沒有讓我花一分錢就把我們全家的病都拿掉了,這你是清楚的。我的良心驅使我站出來講真話,可是我一個農村婦女又膽小怕事,思想上總有一種巨大的壓抑感,害怕遭受公安人員殘酷的打擊。但是真善忍給了我正氣和力量,我要做一個敢於講真話,講良心的人。於是2001年我向當地政府寫信,反映我修煉法輪大法後親身受益的真實感受,證實大法沒有組織,義務教功,不要一分錢,只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為此我家竟遭致長期不得安寧,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區邪惡組織610和當地派出所的不法人員突然闖進我家,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家裏翻個底朝天,大法書籍,煉功用品被洗劫,他們還威脅,恐嚇我和兩個孩子不准煉功。

2001年7月20日,我正在家裏洗衣服,那一夥暴徒又一次突然闖進我家,在家亂抄一氣後,我無辜被他們強行綁架非法關押。此時多麼希望你身為丈夫的關愛呀;然而,令我心痛和失望的是,你不但未能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反而屈服於邪惡勢力下,站在惡人一邊指責我,從此我們之間的隔閡產生了。這難道不是江氏邪惡集團造成的嗎?在此內外巨大的精神壓力下迫使我進京上訪,為法輪大法鳴冤,履行一個公民的正當權利,卻遭到北京市的惡警用皮鞋踢我的小腹和下身,並用電棍電我和另一功友的頭。湖北駐京辦事處的惡人把我身上帶的300餘元現金洗劫一空。當地惡警把我押回派出所,一個50多歲的惡警罵了我很多難以啟齒的髒話,並指使另一名瘦惡警用皮鞋踩我的腳,用煙頭燒我的皮膚,扭我的手膀,拍桌打凳威脅、恐嚇等流氓手段逼迫我。我沒有違反國家的任何法律,竟被邪惡判勞教一年半。

在勞教所,我被監禁在一個小黑房裏,由兩名犯人包夾,一切人身自由被剝奪。黑房沒有窗戶,在42度的高溫的夏天,沒有電扇,連一口水都不給喝,想洗一下臉也不可能,一個吸毒姑娘在我身邊中暑好幾次。她出獄後對我妹妹說我太受罪了,而且受得冤,我瘦的一架皮包骨。勞教隊長劉輝是個詭計多端的惡女人,專整法輪功學員的老手,她人面獸心,經常指示一些犯人和猶大逼我叛師背法,從早到晚不停的在我耳邊釋放毒素,常常被逼到深夜3點多鐘,顧不上洗就睡著了。稍有不從就遭到他們的毒打。有一次上廁所,剛蹲下就被拖出來,說是管教幹部劉燕要來,不准上廁所。有許多功友比我受的罪更大,如一個叫劉麗敏的功友,被一個吸毒女打得渾身青紫,管教還用減她勞教任務的辦法獎勵她,有一名叫吳秀蘭的老年功友,集合站隊經常被一個吸毒女推倒在地,管教卻視而不見。那裏的管教經常用吊銬,恐嚇,叫犯人整人,撒謊欺騙等手段威脅我,造成我長期精神恐慌,老做惡夢。

去年6月份的一天,又是那夥暴徒突然闖進我家,把我強行綁架到諶家磯洗腦班,非法關押一個多月。610人員劉定印手段更加殘忍,他吊銬我,把我的嘴裏用竹子捅腫了。

炳生:人的利益權威是暫時的,天理才是永恆的。為甚麼法輪大法在海外60多個國家受歡迎,就是因為它教人真善忍。希望這封信對你有所啟悟。擦亮眼睛看清共產邪靈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在這宇宙歷史的特殊時刻,每個生命都在擺放自己的位置,選擇自己的未來,希望你不要錯過這稍縱即逝的寶貴機會,珍惜自己的生命和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