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八日】

  • 一位安徽學員給單位領導的勸善信

  • 致樺南縣人民的公開信

  • 寫給善良人們的一封信

  • 正告崇禮縣610和公安局惡人:停止迫害善良無辜百姓

  • 一位安徽學員給單位領導的勸善信

    尊敬的×總及飯店的全體領導:你們好!

    我從女勞教所回來已幾個月了。前段時間比較忙,衛生要打掃,東西要整理,加上天氣炎熱,所以遲遲沒來飯店看你們,請多多原諒!在你們領導的親自關懷下,主任幫我辦理了退休手續:兩年多沒拿到工資了,七月份拿到工資很是高興,對此表示深深感謝!今天到飯店來,一則表示感謝,二是交─份思想彙報,彙報這幾年來在如此高壓下我為甚麼堅修法輪大法。佔用你們一點時間,請諒解!

    作為─個堅修法輪大法的人來講,我是無罪的,只能說抓捕我的人,關押我的人在犯法和犯罪。因為我們法輪功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走的是一條光明的路──返本歸真,我們的行為只是學法、煉功、修心性,在修煉的過程中不斷的去掉自己的各種執著、慾望,不斷的提高著自己,完善著自己,使自己的思想達到更高的境界,最後做一個超常的人。

    法輪大法不邪,更不是甚麼教。只是學的人太多、太多,中國人在學,國外60多個國家的人也在學,法輪大法的書被翻譯成二十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國洪傳。

    99年4.25以前,法輪功學員沒有人上訪,更沒有人散發甚麼傳單。99年7月法輪功被「取締」後,法輪功學員覺得中央不了解情況,大家有話要跟中央領導說,這才懷著一顆赤子之心,懷著對政府的信任,懷著對廣大人民群眾高度負責的精神,前赴後繼到政府部門,到北京和平上訪。但是沒想到,我們法輪功學員去北京,等待我們的竟然是被抓、被關押,甚至勞教。99年11月份朱維英只是到北京上訪局交了一封上訪信,結果在看守所被關押了一個月,開除黨籍,撤銷副總經理職務;我於2000年6月底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走了一圈,甚麼事也沒做就回來了,利用星期六、星期天的時間,也沒影響工作,結果被司顯鈩和派出所的人強行送去辦洗腦班,罰款1500元,扣除工資500元,年終獎金一分沒有。

    X總,這就是中國人的法律?中國人的人權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我說的這些都是事實,只是那時您沒來,不知道。對他們來講,他們認為他們工作得很出色、很認真!其實是大錯特錯!然這個大錯是從江澤民那裏貫徹下來的,所以到目前為止誰也不敢改變!

    X總:現在的社會是好壞不分,正邪不分,善惡不分,不允許講真話,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所以法輪功學員上訪無門,有理說不通。我師父說了:「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從來就沒有講過甚麼法律!」鐵的事實正是如此!

    X總,我為甚麼煉法輪功?也是被病磨的走投無路。93年我丈夫病故,94年我腦積水開刀,住進醫院;95年精神失常住進市精神病院;96年又嚴重失眠,吃中藥,吃安眠藥,有時還中藥下麵條,中藥燒湯,可以說中藥吃了幾水桶,病也不好。那時徐可揚總經理在,照顧我,只上半天班,上午上班,下午休息,本身也沒有多少工作量,就是人沒有精神,可以說是萎靡不振。那時我也想到了死,給兒子、給徐可揚總經理、給大昌公司王總,各寫了一封遺書,就覺得活得沒有意義,空虛、寂寞、孤獨伴隨著我,想到兒子又捨不得死,他已經是一個沒父親的人了,再失去母親不是更傷心嗎!所以就一天天的熬,─天一天的過,真是生不如死。

    那時我每個月報銷的醫藥費在500元--600元之間,給單位帶來一些經濟負擔。為報醫藥費自己和醫生搞的還不愉快,但那時我也確實沒辦法,誰無故要吃藥呢?為了治療失眠,我專門從百貨大樓買了一個叫「天年素枕頭」,用款350元,說能治百病,也能治睡眠;聽廣播講「保健鞋」好,能治好多病,我又到百貨大樓分店用款260元買了一雙保健鞋;走在路上收到一張廣告說「神燈」如何如何好,又到長江飯店前面那個中成藥店買了一個「神燈」,用款220元;又有人告訴跑步、跳「中老年健身操」好,就天天跑步做操;保健站的一個會計告訴我南京一個部隊醫院治睡眠好,我按那個地址匯過去200元錢,對方給我郵寄了13瓶中成藥,結果所有這些沒有一樣能幫得了我。

    一直到97年4月11日下午(這一天是我人生的轉折點,所以我記得很清楚。)一位老鄰居到我家看我,看我熬中藥,就問我為甚麼吃藥,我說晚上睡不著失眠,他一揮手說:煉法輪功一個月就能好!我當時聽了心中感到一驚,一個月就能好?第二天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在花園街找到了煉功點,開始學煉功。結果六天藥就停下來了。從此失眠問題不存在了。當時家裏還有13包中藥,一瓶安眠藥,我一直都不敢扔,兩個月後證實確實睡得很好了,我把藥扔了。

    X總:我和您說這些就是告訴您,我那時的情況,不知花了多少錢,真是病急亂投醫,恨命吃黃連。我真正的病是心病,心病是甚麼藥都不得治不好的,所以感到活的很苦、很累,生不如死,煉法輪功後不到兩個月不僅是睡眠好了,過去二十多年的婦科病,在安醫、婦幼保健院、市人民醫院不知看了多少次,花了多少錢都看不好,結果煉功好了。作為一個女人有婦科病是很難啟齒的,煉功好了,你說我是甚麼心情!牙周炎跟了我二十多年,平時口有異味,口腔醫院不知去過多少次也看不好,結果我也不看了,隨它去了,結果煉功後也好了。更重要的是精神特別好,但我自己也不明白,也感到目瞪口呆,感到奇怪。《轉法輪》的書裏講的很清楚,只是我文化低,悟性差,加上共產黨多年的無神論的教育,我當初也根本不相信有甚麼神佛存在,講到有神佛我就感到可笑。但是有一點我知道,就是這個功太好了!太好了!能祛病。

    93年9月份我學了「中功」,那時我也很虔誠,投入了一千多塊錢,學呀,練呀,結果病也不去,精神狀態依然很差。因為它沒有心性修煉這一部份。「法輪功」首先是心性修煉放在第一位,心性多高功多高,煉功不重德,病都不會好的。師父雖然這麼說,我也不悟,還是把法輪功當作祛病健身來對待,根本不相信修煉,結果後來吃了很多苦,摔了好大的跟頭。師父在《轉法輪》(第137頁)中講:「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並且還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當時我還有一個強大的執著放不下,結果放不下就吃虧,最後終於明白了,放下了,才真正走上了一條修煉的路。

    99年7月20日開始,所有的宣傳機器一邊倒,真是鋪天蓋地,大有天塌之勢,一夜間把法輪功推向世界舞台,說煉功人不幹工作、不做家務、殺父母、殺兒女、殺自己、殺他人,簡直就是十惡不赦,說我師父歪理邪說等等。其實修煉中師父對我們要求很高,修煉的人首先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首先要幹好自己的工作。《轉法輪》第四講講的都是心性修煉。我們通過學法知道了許多做人的道理,過去是根本不知道的,同時對我存在的痛苦和磨難找到了答案。修煉的人甚麼壞事都不做,吃喝嫖賭,偷竊扒拿,嫖娼賣淫,吸毒販毒,包括現在最盛行的行賄受賄我們都不做。修煉的人不抽煙、不喝酒、不賭錢、不玩股票、不殺生、不亂性、不挑撥是非、這些也可以說是修煉人的標準,這些論述在《轉法輪》裏,在其他大法的書籍中都能找到。並嚴格的要求我們:遇到矛盾向內修,做事先考慮別人,在家庭、在單位、在社會上,在各種環境中都要做一個好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所以說法輪功是強身健體的功,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道德回升的正法!法輪大法屬於全世界,世界需要「真善忍」。如果學的人更多、更多,我們社會的犯罪率就會越低、越低,黨內的腐敗就會越少、越少,我們的國家就會更加繁榮昌盛,國泰民安!那才是真正的太平盛世!

    我今年50週歲了,工齡也33年了,在過去的幾十年的工作中,我是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工作不分份內份外,從一個普通的服務員到擔任服務班長,87年提升為客房部主任,對工作我問心無愧。過去我愛祖國,愛人民,愛自己的工作。今天我學大法了,我更熱愛我的祖國,熱愛人民,熱愛自己的工作,熱愛自己的親人,善心善念對待所有的人,沐浴在佛法的陽光下,沐浴在師父的慈悲中,每天總是笑嘻嘻的,樂呵呵的,沒有煩惱,因為執著的東西越來越少了,所以活得輕鬆愉快。過去我是一個非常要強的人,虛榮心很大,現在好了,不虛榮了,實實在在,甚麼空虛、寂寞、孤獨早就沒了,人活的平靜充實。師父在《做人》一文中說:「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我們看淡了名,看淡了利,知道如何做一個真正的人。

    從99年7.22到現在已五年多了,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感天動地,卻沒有感動我們的政府,沒有感動我們的當權者,越感天動地它們越加大對我們的迫害。不過,當權者應該看到,誰要想利用自己手中的那點權力來鏟除我們,那可是妄想,白日做夢!看看現在法輪大法在世界洪傳的勢頭,您就決不會懷疑的。我們師父說了,真善忍是宇宙的法,誰也破壞不了,人也沒有那個本事。

    X總及所有的經理們,你們冷靜的、認真的想一想,自建國以來,中共開展了一系列運動,哪次不是錯的呢?哪個沒有平反呢?今天,悲劇又在重演。我們這些修煉的人,只是對神佛的信仰,沒有任何政治綱領,沒有槍,沒有炮,手無寸鐵,手中只有教人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一本大法的書《轉法輪》。師父要求我們:「多看書,多看書,一定要多看書。」一個多看書的人就邪了?就有罪了?就害怕了?說出來都是荒唐笑話。現在我們多少人天天被盯梢、被監視,家裏電話被監聽,甚至有的人突然間遭綁架,這些事情以後講給我們的子孫聽,他們都不會相信的,他們不會相信他們的祖先會幹出這等蠢事來,但現在就是如此。那麼多人上訪、那麼多人判勞教、勞改、甚至被打死也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就在這麼殘酷的鎮壓下,這人也沒有放棄他們的信仰,這難道不值得那些當官的深思嗎?不能多問幾個為甚麼嗎?歷朝歷代的皇上也沒有阻止過老百姓上訪,講真話,可是在今天一個「講民主、講文明、講法治」,自稱要「以德治國」國家內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可恥嗎?不可悲嗎?大法在世界60多個國家洪揚光大,世界各國政府給了我師父1200多個褒獎,如果不好,能有那麼多的人學嗎?能有立足之地嗎?當然這些你們是不知道的。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學了大法他都能改邪歸正,這難道不是好事嗎?現在有甚麼樣的理論能改變人心呢?沒有。師父在《大法行》一文裏說「法輪大法 深未測 成大蒼穹 造眾生 三字真言 理白言明 常人知表得厚福 官吏知淺明如鏡 王知理 安邦治國 得太平 出盛世 君臣正 延陰福 民安定 五穀年年豐 修者更明 一朝得法入道中 精進實修功法成 反迫害 救度眾生 神道行」。

    尊敬的X總及全體領導們,我們不會這樣永遠修下去,總有結束的一天。請您不要做違心的事,善待修煉的人就是善待自己呀!請不要人云亦云,拿起《轉法輪》看一看,不帶任何觀點的看,就能看到大法的內涵;告訴您的親人、朋友和更多的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就在積無量的福份,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如果你們領導都知道大法好,那麼我們飯店的生意就會更加興隆,這也是千真萬確的事。佛法無邊嘛!

    X總:我要說的話太多太多,只是文化有限,有許多還表達不出來,請諒解!
    其實有許多惡人已經遭到報應了,只是人不悟,不承認而已。
    最後祝你們各位領導們身體健康!心想事成!闔家歡樂!萬事如意!

    祝飯店生意興隆!

    安徽大法弟子
    2005年2月8日


    致樺南縣人民的公開信

    ──鑑於商錫平、程淑傑夫妻二人被非法判刑

    樺南縣森工大法弟子商錫平、程淑傑自1996年修煉「法輪功」以來一直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無論在任何地方都做個好人。商在工作單位時,基本每年都是先進或標兵,在名利上從不與人爭鬥,是一位公認的好人。自1999年7月20日江氏發動鎮壓法輪功後,幾乎是一夜之間,乾坤倒懸、是非顛倒,好人就變成了「罪人」。商曾6次被非法強制關押,非法勞教1年半。程淑傑一個弱女子被非法迫害關押4次,最長一次長達5個月之久。又被非法勞教1年5個月。在上述被迫害期間,被所謂的執法人員強行收取或矇騙欺詐錢財近三萬元。並被開除工職。他們招到如此迫害的原因卻只有一個就是他們不願違背自己的良心,堅持要說「法輪大法是正法」。

    2004年9月30日,公安機關又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其二人再次非法關押。在近半年的迫害中,對二人進行起訴,並先後兩次公開審理此案。兩次開庭審理結果均宣判二人無罪。既然無罪就應該依法釋放,糾正錯誤,彌補損失。可是執法人員不但繼續關押,而且向上級請示處理辦法。接到上級指示後,這次不再公開審理,而是集中了大量的全副武裝的警察看押法庭,不許外人參加,不許被告人申辯,以強加的罪名判商錫平有期徒刑4年,判程淑傑有期徒刑1年。顯然上級的指示精神是「不用依據法律事實定罪」。

    可見「法律」在強權者面前顯得那麼蒼白無力,同時又被流氓集團盜用它的名義來欺騙世人,殘害善良的百姓。

    商、程二人被強加的罪名是「利用××破壞法律實施罪」。那麼真正的邪教應該具備甚麼特徵呢?崇尚暴力,殘害生命,欺騙、煽動、造謠,騙取錢財,坑害婦女、兒童等,他們的本質特徵就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或為權,或為名,或為錢,或為色。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本。教導人講真話、辦真事、以誠待人;與人為善,做事處處為別人著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寬容待人;淡薄名利,只講奉獻不講索取。那麼請問,如果這些是邪的,那麼還有甚麼是正的呢?

    我們再看看江氏集團及其爪牙的所為:以權代法,無理地剝奪《憲法》賦予公民的最基本權利信仰自由,言論、出版自由,知情權,依法上訪權等。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地隨意抓捕堅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他們採取了先定罪後找證據的違法程序。沒有證據就編造證據。導演了諸如「天安門自焚」,「傅怡彬殺人」等一系列偽案栽贓陷害法輪功,欺騙廣大民眾,煽動民眾仇視法輪功,為自己鎮壓找藉口。它們殘害生命,至今已有超過1500人被迫害致死(樺南森工有佟豔波、孫繼宏、袁和珍三人被迫害致死),更有數十萬人被非法判刑勞教;它們沒有人性,用電棍等器械擊打和電擊女大法弟子的敏感和隱私部位,更有甚者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將18名女大法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監,任由男犯人糟蹋。馬三家勞教所因迫害法輪功有功而受到上面的嘉獎,正所長獎勵五萬元,副所長獎勵三萬元。它們借迫害之機非法抄家,向大法弟子家屬敲詐勒索錢財;他們手段卑鄙下流,不讓大法弟子睡覺是他們經常用的迫害手段。在對商、程二人的迫害中,不讓睡覺長達四天三夜。在對程淑傑提審時,把她兩臂抻平吊起,致使程的兩手紫黑、昏迷休克。它們之所以敢這樣肆無忌憚的迫害法輪功,是因為江××給鎮壓法輪功制定的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

    善良的同胞們:看一看您身邊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再看一看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行徑,誰正誰邪已分曉。您如能看一看大法書籍《轉法輪》,那就更能心明眼亮。

    法輪功被殘酷迫害五年有餘,不但沒有被打壓下去,相反洪傳到世界60多個國家和地區,深受世界人民的喜愛。就是在中國大陸也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真象。也不斷的有新人由於心向大法得福報而走入修煉行列。

    江氏邪惡集團,在對法輪功的五年迫害中,除了將自己的凶殘邪惡流氓本性暴露無遺之外,甚麼也沒得到。它因迫害法輪功而聲名狼藉,在美國、加拿大、德國、比利時等20多個國家被以酷刑罪、反人類、群體滅絕罪等罪名告上法庭,等待它的將是正義的審判。

    父老鄉親們:邪惡對法輪功的迫害,使多少家庭破碎,又有多少孩子因失去雙親成了孤兒,又給多少人的心靈造成了嚴重的創傷。這場迫害不僅僅是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是對人類的善良本性和道德的踐踏!我們的沉默會助長邪惡的氣燄。試想在一個充滿邪惡、道德敗壞的社會裏,哪一個善良的百姓能自保平安?請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吧,讓我們一起來制止這場邪惡對善良的迫害,正義的呼聲會令邪惡膽寒!

    在此我們也正告那些仍在無知中助紂為虐的國家幹部,以及為了金錢和權勢可以幹任何壞事的公安幹警們,你們拿的是人民的血汗錢,是人民的公僕和衛士,不是當權者的家奴和打手;你們維護的應該是國家的法律,而不是聽命於倒行逆施的當權者個人。「善惡有報」,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做賭注,更不要因自己的罪孽禍及家人。保護一個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一個大法弟子罪惡滔天。立即無條件釋放商錫平、程淑傑。

    大法洪傳我林區,多人受益傳全局。
    邪惡鎮壓迫害法,林業局來有他倆:
    宋殿林與任永傑,迫害好人他最邪。
    威逼欺騙帶恐嚇,超期關押隨著他。
    刑訊體罰施高壓,株連親屬謾罵法。
    迫害致死有三人,懲治他們有天法!
    非法關押三十人,執法犯法他不怕。
    強行勞教十三人,迫害斂財他最勤。
    勸善他人快清醒,莫等二人遭報應。
    到時驚醒悔已晚,要得善報觀念轉。
    其他領導要聽好,善待大法得福報。
    善惡必報乃天理,多行不義必自斃!

    黑龍江省樺南縣大法弟子
    2005-3-24


    寫給善良人們的一封信

    善良的同胞們:

    每個公民有信仰宗教的權利;修煉法輪功無罪,對修煉人勞教和判刑是侵犯人權;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自從99年7月20日至今,對大法的迫害已經持續了五年多的時間,非但沒有被鎮壓下去,修煉大法的人越來越多。世界上有60多個國家的人修煉法輪功,唯獨中國在發生著迫害。下面談談我的幾點認識,供您參考。

    一、公民有信仰宗教的權利。信仰自由受到憲法保護。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是為救度眾生而傳。對煉功者有嚴格的心性要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道德回升。他們在打坐中吃苦消除業力,在矛盾的摩擦中提高心性,吃苦在前,善待他人,無怨無悔,即使在不公正的對待面前,仍然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修煉者的胸懷承受著不該承受的一切。而現在硬是把大法說成是×教,強制不讓煉,天理難容啊!煉功者只是利用業餘時間看書煉功而已,家裏外面都可以,沒有任何宗教形式的限制。

    二、修煉法輪功無罪,對修煉人勞教和判刑是侵犯人權。法輪大法修煉直指人心,所有修煉大法的人都能嚴格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改變過去一切不好的思想與行為,使社會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因為煉功,那些打架鬥毆、吸煙喝酒的不良習慣都改了,文明禮貌加強了,工作中克己奉公,吃苦在前,無私奉獻,發揚優良傳統,使社會風氣好轉了,身體素質提高了,給國家和家庭節省了很多醫療費。家庭和睦,鄰居團結了,淨化了環境,增強了安定團結的因素。如果多數人都修煉大法,明白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自覺約束自己,腐敗現象、黑社會以及各種犯罪就會沒有生存的土壤,就會國泰民安。所以修煉法輪功不是犯罪,而是公民的基本權利,是恢復良好道德的先決條件。將這樣的修煉人勞教或判刑,百般折磨,這才是侵犯人權,才是真正的犯罪。

    三、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不僅不能制止,而且應該弘揚。在人類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是真善忍大法再次告訴人們必須重德,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關係。在這浩瀚的宇宙天體,高級生命多的是,任何物質都是按照規律運動著,生命也有生成和敗壞的時候。很多現象不是現在的科學能夠解釋得了的。有成就的科學家到後來都走入神學,著名的科學家牛頓、愛因斯坦就是如此。古代的中醫學,以及周易、八卦,這些古老的科學都是直接針對人體、生命、宇宙來研究,走的是另外一條科學發展之路。中國歷史上的華佗、李時珍、扁鵲、孫思邈等都是有特異功能的大醫學家。

    98年以喬石為代表的官方調查組得出的結論是:修煉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江澤民為了滿足個人私慾,利用手中的權力,向人民犯罪,向眾生犯罪,把千百萬無辜的百姓推向政府的對立面,強行洗腦,殘酷迫害層層株連,這是極不正常的現象。

    善良的同胞們!不要再聽信謊言的宣傳了,趕快了解真象。善惡有報是天理,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未來啊!

    寧城大法弟子


    正告崇禮縣610和公安局惡人:停止迫害善良無辜百姓

    文/張家口大法弟子

    2004年12月21日下午5時左右,張家口市崇禮縣大法弟子劉建明在張家口市橋東區馬路街一帶,無故被你們非法綁架,直接責任人是崇禮縣公安局國保副大隊長陳建軍、大隊長張貴鎖、女警任春娟等;指使實施者崇禮縣公安局局長馬利平、副局長石進軍;陰謀組織者縣委書記李青春(新上任就在近期縣委會上瘋狂叫囂:堅決打擊法輪功),還有縣委副書記「610」頭子楊成亮、縣政法委書記劉世和、縣委辦辦公室主任「610」頭目侯有龍。

    劉建明被非法綁架,截止2005年1月27日,已達39天之久。劉建明絕食抗議非法迫害。在此期間,劉建明曾被你們野蠻灌食兩次,險些出現生命危險。而你們違反法定司法程序至今尚未通知家人,也不允許家人相見。據知情者獲悉,你們企圖將劉建明秘密判刑三年。

    自99年7.20以來,你們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利用你們手中的權力,對崇禮縣善良無辜百姓、大法弟子殘酷迫害,致使50多人次被綁架,4人被非法判刑,4人被勞教,幾百人被暴力和強制進行了謊言洗腦,20多人次被非法抄家和非法搶劫勒索財物,給我們身心造成極大傷害,同時傷害的還有我們的親朋好友、單位同事、街坊鄰居,他們受株連何止幾百、幾千?你們不時的騷擾,雇用流氓無賴跟蹤、盯梢、監控、監聽、非法搶身份證,無所不用其極。劉建明就被你們綁架和非法拘禁了四次,一次未遂。你們殘害本土善良百姓,已經犯下了滔天罪行,如不及早悔悟,將斷送自己及家人的未來(現在有人就覺得在父老鄉親面前抬不起頭來)。如果將功贖罪,多做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有益的事,就能夠贖回自己及家人的未來。目前應當立即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劉建明。

    在這裏,我們正告那些至今仍然愚蠢的對大法行惡者,你們這種使用暴力和強制剝奪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以及人身自由甚至生命,為所欲為的迫害無辜百姓,已經嚴重的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刑法等諸多法律,違反了國際人權公約,嚴重踐踏了人權,褻瀆了法律的神聖與莊嚴。

    你們在權勢與名利之下,輕易摧毀了自己做人的最基本的良心底線,依然做著知法犯法,助紂為虐,殘害善良的惡事。善惡有報是天理,不是不報,時辰不到。「文革」後清理「三種人」及秘密槍斃幾百迫害老幹部的兇手不就是一面鏡子嗎?

    你們原本也有善良的本性,你們家中也有父母、兄妹、妻兒老小,反思一下給別人造成的痛苦與傷害,你們心安理得嗎?你們欠下的債又豈能逃脫?欠命還命,欠債還錢。

    我們同在藍天下,也共同期盼著我們家鄉的熱土中,人人能夠相互善待、相互真誠、遠離災難、幸福相伴。然而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廣種惡事能得到善果嗎?其實人在世上做甚麼都在給自己做,而法輪功帶給人們的是善良、祥和、遇事先替別人著想,是人心歸正、道德回升,帶給人民與民族的是真正的希望、幸福與安康。因此,在這歷史的關頭,如何把握自己至關重要。理智清醒的審時度勢才是智者所為,千萬勿讓欺世謊言和短暫的名利權勢矇蔽了自己的雙眼,泯滅了自己的道德和良心。如果在一個社會裏,信仰真善忍的人要被強制洗腦,敢於講真話的人無處容身,那這社會不可怕嗎?

    目前國際上各國人民都知道大法好,世人覺醒,齊聲譴責江氏集團踐踏基本人權,酷刑迫害甚至迫害致死善良大法弟子的暴行。江氏及其幫兇已在多國遭到起訴,世界審江討江的呼聲洶湧強勁。劉淇、夏德仁、趙志飛被判有罪,蘇榮被讚比亞法院和警方通緝,越境逃亡十天,從此不敢踏出國門。江氏怕遭清算,秘密去九華山跪拜地藏菩薩,以求贖罪,它自身都難保,還能保得了誰呢?冰山難靠啊!那麼仍然麻木,仍然糊塗,仍然執迷不悟,仍然昧著良心一意孤行的惡者,不是在真正斷送自己與家人的前途嗎?請不要誤解大法弟子的這份善,請不要錯過這份緣,無論你相信與否,我們都慈悲的告訴你,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張家口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