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明慧網2005年2月28日】

  • 給610人員的一封信

  • 給蒙陰縣舊寨鄉親的一封公開信

  • 給黑龍江省木蘭縣公、檢、法人員的一封信

  • 溶入新春的一抹新綠

  • 寫給黑龍江海林市農場6.10公安局、法院及各單位人員

  • 給610人員的一封信

    某610人員:

    也許你已經習慣了幾十年來的無神論教育,可是這幾十年,與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篤信有高級生命存在的歷史相比,它只是歷史的一瞬!其實你日常已經接觸了許許多多的神跡,只是沒有多想,那就是發生在你身邊的、活生生的、甚至是你親眼見過卻熟視無睹的、或者說你固執的不願正視的神跡──法輪功。

    那些老教授們、那些博士、碩士們和那些普普通通的家庭婦女們幾年、十幾年的研讀著同一本書,一個個修煉後道德迅速提升的神跡,一個個從醫學角度來講不可思議的起死回生的神跡,一個個癮君子不費吹灰之力便告別幾十年的煙癮,每一個修煉者自身背後的一長串的修煉神跡,這豈是人類任何一本書籍所能達成?

    歷經五年的殘酷鎮壓仍堅持和平、理性、堅忍的信仰真善忍的民眾不但沒有減少,而且還不斷的有新學員的加入……栽贓和陷害,不但沒有抹黑法輪功,反倒把法輪功推上了世界舞台。法輪功已傳遍了世界六十多個國家,光褒獎就獲得了1000多項。法輪功超越了不同國籍、不同種族、不同文化背景的界限。

    不知你是否想過──這豈是人力所能達到?其實這沒有甚麼可奇怪的,正如一位台灣法輪功學員所言:通過修煉的實踐,我們越來越發現師父講的都是對的,師父講的話正在一步一步的應驗中。

    不知你是否想過──如果法輪功學員所言都是真的,你該怎麼辦?你和普通的國人不一樣,你了解法輪功,你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法輪功學員是無辜的被迫害。你有很多機會可以選擇是「從惡還是從善」,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給了你太多的聽聞真象的機會。然而你卻選擇參與了對無辜者的迫害。你可以為自己找無數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為自己開脫,可這次和歷次的政治運動不一樣,這一次你是對佛法真理的犯罪,而且是明明白白的參與迫害。

    有一句話相信你不止一次的聽過: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佛法是慈悲與威嚴同在!作惡者誰能躲過上天的懲罰?這裏不是危言聳聽,打個比方,在單位裏,你吊兒郎當,有班不上,遲早會被開除的;一個企業你不好好經營,遲早會破產。而這個宇宙的運行也是有規律的,當一個人違背了道義良知,而且還在明知故犯、麻木的幹著助紂為虐、迫害好人的勾當,那他就不夠一個人的標準了,他就會為自己的所為去償還,善惡均有報啊。

    想一想吧,真正理性的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打算打算吧,千萬別失去這可以思考的、愈來愈少的有限機會,別走得太遠,希望你能有贖回自己和家人未來的機會。

    法輪功學員


    給蒙陰縣舊寨鄉親的一封公開信

    善良的鄉親們:

    大家好!值新春之際,祝所有善良的人們新年快樂,幸福安康。

    回首歷史,像一場又一場戲,「你方唱罷我登台」。不管是橫空絕世、咤咤風雲的秦皇,還是「俱往矣,數風流人物」的毛澤東,雖然權傾一時,但在歷史的長河中也只是曇花一現。人生只是一瞬間,晚年回想孩童時代的情景象在昨天。所以每一個善良的人們,要擦亮眼睛,認清甚麼是善、甚麼是惡,甚麼是對、甚麼是錯。不要被捲入濁浪污流,被謊言欺騙。一定要珍惜今生這份緣。只有明白真象才能是非明辨,只有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才能走好每一步。

    法輪大法於1992年從吉林省傳出,幾年時間修煉者達億人之多。其中有平民百姓,也有中央高官;有科學家,也有大老闆;有年老的,也有年輕的。難道這上億人都是白痴、傻瓜、愚昧無知嗎?請看一看你周圍的大法弟子,他們自從修煉了法輪功,是不是多年頑疾消失了、身體健康了?是不是不好的行為、習慣改正了?是不是在做好人?這樣的一群人能去危害他人、危害社會嗎?

    善良的人們,法輪大法是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而修煉,是性命雙修功法。時時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提高心性,逐步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通過功法演煉,全面淨化身體,使身體達到無病狀態。大法弟子服從領導,認真工作,不計較得失,不做任何不好的事,對全社會、全人類百利而無一害。有無數「病秧子」、「藥簍子」通過修煉大法變得身體健康,心靈淨化。慈悲偉大的師尊不要任何回報,無條件的使上億人健康了身體,解除了病痛,為修煉者、為國家節省了無數的醫藥費;同時使人們淨化了心靈,使人類道德迅速回升。而這萬載難逢的好事,卻遭到了人間敗類江××集團的瘋狂鎮壓,上演了古今中外最邪惡的鎮壓善良、迫害好人的醜劇。

    可悲!可悲!!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對大法的造謠誣陷、對大法弟子慘無人道的迫害,使人們精神麻木,不敢講真話,它們也從來不讓人們講真話的。請問中央電視台的記者、編輯,你們敢採訪真正的大法弟子嗎?敢讓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講真話嗎?

    法輪大法傳遍中國,洪傳世界,現已獲得世界60多個國家及地區的褒獎、榮譽2000多項。相比之下,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邪惡醜陋的表演顯得那麼無恥與渺小。唯恐暴露了它們的邪惡本質,說是動搖了××黨的根本信仰,耍盡流氓手段,瘋狂詆毀、破壞大法,殘酷迫害大法弟子。最終只落個「全球公審」的可悲下場。

    中國號稱「法制國家」,大叫「依法治國」、「以德治國」,中共「十六大」修改的新「黨章」中寫到「加強政治文明建設」,「黨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活動」。這是旗號還是招牌?是綱領還是謊言?《憲法》十三條規定:國家保護公民的合法收入、儲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財產的所有權。既然是「依法治國」,那麼對大法弟子的抄家、高額罰款、扣發工資、隨意搶劫(連雞、兔、狗、院子周圍的樹木也未倖免),這就是「依法治國」、「以法行政」的具體體現嗎?一個國家的各級政府違犯國家的根本大法而作惡,像土匪、強盜一樣搶劫,這樣的政府能得到人民的信任嗎?人民能信任這樣的政府嗎?

    蒙陰縣舊寨鄉黨委、政府於2000年農曆正月十二,調動六、七十人的隊伍,分成兩大組,由副書記劉長坤、劉少武帶隊,派出所幹警「保駕」,出動卡車幾十台次,對全鄉十名進京的大法弟子抄家。於第二天又對未進京的七戶大法弟子抄了家。以大謝莊村張德文家為例,所有家具、家電類、工具類、準備蓋房子的木材,所有糧食、長毛兔、鴨、兔毛、棉花、花生種子全被像土匪一樣洗劫一空,餵養的十幾隻雞幸虧已經撒開,被追得亂竄亂飛也沒逮住。連一隻未長成的小狗也牽著。由於孩子連哭帶鬧不讓牽,作價20元由鄰居給交上現款後才留下。請看,這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以法行政來了?還是鬼子進村了?還是「劉黑七」下山了?是政還是匪?難怪有人說政匪一家。

    張德文的二妹妹張德珍,舊寨鄉中學教師,就因堅修大法,於2002年大年三十被邪惡至極的蒙陰縣610惡首指使打手活活折磨致死。直到年初三才將其兄弟騙到610,謊稱病死了。張德珍屍體慘不忍睹,骨瘦如柴,蜷縮一團,兩手抱頭狀,門牙也沒有了,身下還抽出帶血污的幾包衛生紙。學校的領導代表學校給張德珍買了一身衣服,也只好蓋在了屍體上。事後,中學的有關負責同志為張德珍辦理死亡後的一些例行手續,如喪葬費、其年邁老母的撫恤等,當請示縣610的邪惡之首類延成時,他卻惡狠狠的說「甚麼事也沒有,甚麼也不用辦」。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天理。誰作了惡,誰承擔後果,無人能替。善惡有報也是天理,奉勸那極個別還在為江氏作惡的人,立即放下屠刀,否則最最可怕的下場就在等著你。


    給黑龍江省木蘭縣公、檢、法人員的一封信

    木蘭縣公、檢、法有關人員:

    自1992年李洪志先生將法輪大法傳世,至今已有60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獲得世界各國一千多項褒獎。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個人嫉妒利用手中權力,公然違反憲法和人權公約,動用部隊、警察、媒體、外交等部門誣陷、造假、栽贓法輪大法及創始人,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法輪功群眾進行瘋狂鎮壓,迫害。全國人民受邪惡造謠矇蔽,難知真象。法輪大法弟子和平理智的向政府申訴,不顧個人的安危向人民講清真象。還有不明真象或別有用心的人說煉法輪功的人上訪、散發傳單是「搞政治」,破壞社會秩序,其實根本不是那樣。佛法修煉的人不會對人間政治感興趣,但作為正遭受巨大迫害的人,應該有說一句真話的權利,這也是憲法所賦予的。作為你們執法人員其實也都是受害者,在這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宣傳下,你們同樣受矇蔽,不了解法輪功有真象,用手中的權力傷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違背法律賦予你們的使命。

    五年多的磨難中,無論我們遭受多大的迫害,沒有一個人進行打擊報復,沒有一個人使用暴力,我們真正實踐了法輪大法中要求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甚麼力量讓這上億的法輪功修煉人擁有這樣的素質不值得深思嗎?其實,法輪功教人「真、善、忍」是使人真心向善的根本原因。

    木蘭縣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仍在發生。近日又有三名法輪功學員(李敬偉、盛樹豔、程立輝)因發傳單被拘留,並以每人罰款壹萬元錢為條件才被釋放,不知法律依據是甚麼?大法弟子張秋榮因張貼「法輪大法好」的標語被公安機關非法拘留,並到其家搜查,把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法輪大法書搜走,以此被判刑七年,現關押在木蘭縣第一看守所,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十四歲的女兒被不明真象的房東逐出家門,無人照管)。她們沒有犯法,沒有任何犯罪的證據,這對她們是不公平的,同時對有關辦案人員也是有害的。

    我們諮詢過律師,律師告訴我們認定是否犯罪,主要是看當事人是否有犯罪、違法的行為,其次看是否有社會危害性,這兩點這幾位學員全不具備。那麼公安機關對法輪功學員的拘留、罰款、判刑等處罰是不公正的是違法的,公安機關是在執法犯法。

    也許你會說:「法輪功學員收藏法輪大法書和發放傳單就是證據。」請你們仔細的看看那些傳單,看看其中的內容,有沒有宣揚暴力、仇殺、色情、迷信、反政府、反科學的內容,可能其中有些內容提到了江澤民等對法輪功弟子的迫害,但江澤民代表不了中國政府,更代表不了中國。大法弟子也只是對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迫害那些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反對,只是揭露這場迫害的邪惡,並沒有參與政治等訴求。那些材料講的只是告訴人們怎麼做好人,呼籲停止迫害!難道告訴人們做好人也是違法犯罪嗎?李洪志先生教導法輪功學員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說真話,辦真事,對人和善,為別人著想;在名利上寬容、忍讓,不和人爭鬥,明明白白的按「真、善、忍」做好人。難道收藏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書也成了拘留、罰款、判刑的證據嗎?

    你們作為國家機關的工作人員,有自己的頭腦,有自己的各自職業紀律要求,你們必須靜下心來仔細的想一想。這幾位法輪功學員真的觸犯法律了嗎?《刑法》、《刑訴法》中的條款適用於這幾位法輪功學員嗎?可能你會說:「上面有文件。」雖然全國人大在江澤民的獨裁高壓下通過了反邪教法,但你們可以仔細閱讀「全國人大的決議」並沒有說法輪功是×教。因此公安機關按人大的這個決議硬要往大法弟子身上套是不妥的,也是莫須有的罪名。不管公安部的文件還是民政部的文件,對法輪功的誣蔑和誹謗那只是少數幾個行政單位的文件,連最起碼的行政法規都不是,你們憑甚麼拘留、罰款、勞教、判刑大法弟子呢?

    也許有的會無奈的說:我們是××黨的機器,必須聽××黨的,表面看好像有點道理,但你們畢竟是有血有肉有靈魂有良心,還有正義感和道德的人啊!你們應有你們的思想和判斷是非的能力。對的應執行,不對的就應該抵制。難道讓你們幹壞事或讓你們殺人放火你們也聽嗎?你們必須堅持自己的職業道德,尊重法律,維護正義和善良,為百姓做主,為法輪功做主。實事求是的向主管領導反映意見和要求,把你們的善良和正義也加進去,共同制止邪惡的迫害。

    當然,我們只是勸善,把我們的意見和要求反映給你們,也可能你們當中有些人對此不屑一顧,或者想藉此怎麼怎麼,非要迫害法輪功學員。那麼,我們將密切關注每個辦案人員的一舉一動,並一一記錄在案,適當的時候我們將依法向這些迫害好人的惡警討還公道。一切參與迫害大法修煉人,以及用謊言毒害世人的惡人,終不能逃脫天理的懲罰。「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已成立,「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正在全面追查幫助江澤民的所有幫兇。也許你還不知道,江澤民、羅幹、曾慶紅、李嵐清及其他幫兇,已被告上各國法庭和國際法庭。無論是執法犯法,還是故意枉法,都有憲法、法律、國際法衡量著。依法懲辦犯法作惡者正是法律在人間維護正義,維護公正的使命所在。對邪惡的姑息就是對良善的戕害。記住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惡必報,天理公道!

    希望我們的真誠、善意和忍耐能夠喚醒您的良知,善待大法弟子,為自己留一條退路,否則到那時你們將依法被判處犯有非法拘禁罪、誣告陷害罪、非法剝奪公民信仰自由罪、濫用職權罪、枉法裁判罪等各項指控。不但這樣,天理的懲罰和惡報也必將降臨到你和你們的家人頭上,到那時悔之晚矣!是選擇善還是選擇惡,請好好想一想吧!真心希望你能懸崖勒馬,棄惡從善將功補過,贖自己的未來。

    望珍重!

    木蘭縣法輪大法弟子
    2004年11月18日


    溶入新春的一抹新綠

    有關領導負責人及有關人員:

    你們好!

    1999年7.20至今6年,2003年7.26我從看守所中走出回家至今1年半。6年、一年半,兩個簡單的數字,對於我和我的家庭來講,卻是非常的付出和承受。這些,也許是你們永遠也無法真正理解的。

    2005年新年伊始,我的家庭卻因實在無法維繫,終於離散。我同妻子協議離婚了。

    對於前妻,我沒有怨恨,有的只是憐惜。這些年來,我及家庭的遭遇、變故,使她的心裏承受能力已達極限。用她被扭曲的道理講─甚麼善惡有報、天理良心?沒用。要不社會上那些壞蛋惡人怎麼反倒那麼猖狂得意?在這種心態下,還要承受某些人,以所謂工作的名義下的威脅恐嚇,她害怕,她真的是害怕呀。近期,她的精神負擔超限,心裏扭曲失衡,言行偏執過激,從家庭矛盾中找宣洩點,終於導致我們的離婚家庭激變到如此地步。

    也許她覺得自己唯如此方可解脫。我想現在她也許應該不怕了。

    其實我知道,她最害怕的是怕我講真話。怕講真話?這小而言之是人性的悲哀,大可說是民族性的悲哀。文革中,多少好人,正義之士只因一句真話慘遭迫害,甚至付出生命的代價。上至國家主席、將軍、首長、開國功臣;下至布衣白丁、平民百姓,甚至未成年的孩子。表面看來,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文革十年,浩劫風雨,多少人不堪回首,不願觸動的歷史傷痕。現在看來,亦非昨日舊夢。多少人對敢講真話諱莫如深,談虎色變。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人民共和國。那誰敢說,我不是人民的一員?既然如此,我定當享有一個公民應有的權利。就算一個死刑犯(作為我來講,其實不屑與其相比),都有為自己抗辯的權利。怎麼一涉及到法輪功,就連為自己申辯的權利都沒有了呢?「歪理邪說」怎麼歪,怎麼邪,任其真實面目自我曝露,大白於天下,豈不比「一言堂」的空前揭批效果有力?又如何不許律師為法輪功辯護?如法律可以因時、因事、因人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衡量標準,那法律豈非某些人手中打擊異己的棒子?那法律的威嚴何在?「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豈非空談?

    至今,我也未把自己當成罪犯。如果一個人,真正發自內心的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敢講真話也有罪的話,那我真不知這世上還有甚麼是無罪的了。如硬稱其為罪,那欲加之罪,罪亦非罪!何為罪?何非罪?

    「真、善、忍」三個表面看起來似乎簡單的字,歷史上(甚至現代)不知多少人,甚至僅為實踐其一點而付出鮮血甚至生命的代價。現代人用變異了的觀念看說其傻不識時務、不值而難理解。說句俗語,小人之心,豈可度君子之腹?要知道,「人一旦認定了真理,是可以為其捨命而不惜的」。

    你們對於我的任何所為,都可以找個搪塞良心的理由說是上面的指令,對於我李文智到底是個甚麼樣的人,其實你們心裏一清二楚。我只不過就是個想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做一個好人,一個更高標準的「真善忍」的實踐者(儘管過程當中有許多做的不足、不好,甚至做錯之處,但事後自省,爭取下次改正做好)。在社會中,我就是一個布衣百姓,同別人一樣勞動取食,養家糊口,只不過就是有個精神信仰(且這種信仰與國與家、於人於己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並在社會生活當中,身體力行的實踐信仰的精神罷了,難道這就算罪嗎?
    天理昭昭良知所在,捫心自問是非功罪,您的內心深處自有公斷!

    離散的婚姻殘破的家,窘困的生活……難道這便是真言的代價?!……

    自我從看守所出來回家到現在,我和我的家人被某些執法人員非法威脅恐嚇甚至敲詐,精神和經濟蒙受不應有的損失,已實在令人忍無可忍!是的,任何人都應有寬容隱忍之心,但「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所以如有必要,我將運用一切正當的手段(包括法律),無論現在將來,都要追究所有對我有違法不公行為的執法犯法者,直到其受到應有的懲罰,不惜一切,甚至生命的代價!

    任何人想了解我的思想,找我交流談心,我都欣然接受,但絕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威脅、恐嚇,絕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和藉口,騷擾我的家人。我年邁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絕不該因我而承受任何變相的精神迫害!否則一切後果,無論現在將來、天涯海角,只要一息尚存,我必追究到底!

    有關領導負責人及所有尚存道義良知者,你們將心比心,道德的法庭上,用您的良心做裁判,相信您會從心裏理解支持我這點正當的訴求的。

    摒棄世俗的喧擾,用正念澄淨心靈的世界,給道義和良知應有的空間,讓真念萌生,用真心滋養,用真情呵護,拒絕狂風暴雨的摧殘,讓其繁榮您的心田 ……當嚴冬消盡,萬物復甦,當您自由的敞開心扉,就會發現那將是您溶入新春的一抹新綠……


    寫給黑龍江海林市農場6.10公安局、法院及各單位人員

    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農場的山山水水默默的養育著你、我、他,我們同是農場人,我們同耕農場田,我們曾經享受過農場「風土人情」的歡歌笑語,我們也曾有過農場「老鄉格外親」的驕傲。可是,自99年7月首惡江澤民由妒嫉心所致,動用國家所有機器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的打壓和迫害以來,農場這祥和美好的氣氛一夜變成了冷漠、嘲諷、淒淒慘慘。取而代之的是,不分場合、不講條件、不分晝夜,無理抓捕信仰「真、善、忍」堅持說真話的法輪功學員,特別是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家抄家、毀書,如堅持信仰即被抓捕。昔日的平靜,今天的狼藉,這到底是為甚麼?難道我們不該溝通一下,冷靜的思考思考嗎?是我們之間有仇恨嗎?不是!因為我們吃的是一鍋飯,是我們之間有過結嗎?不是!因為我們點的是一燈油,是我們之間要爭奪甚麼嗎?更不是!因為我們同在一片土地上繁衍生息,低頭不見抬頭見,誰又不了解誰呢?既然不是我們之間的因素造成彼此這般緊張間隔,那一定是別有用心的大權在握首惡用欺世的謊言和手段挑動群眾鬥群眾,從而達到他為己、為私、維護怕失去的那點權力而所為的。首惡為了滿足膨脹的私慾,動用國家1/4的經濟財力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進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全國有14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殘害致死。其中我們農場兩人被非法勞教或無限期關押,5人次被非法關押,多人次被非法軟禁不准回家,兩人被開除公職,三人被非法抵押現金,少則1000元,多則上萬元,多人被非法扣壓身份證、房照。給法輪功學員家庭的經濟、精神造成巨大壓力。

    首惡借用國家的名義建立打壓網絡、發文件、傳密令,這一害人的毒計不僅使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雪上加霜,而且也毒害了很多世人,特別是公安戰線上和執法部門的工作人員受害更深,為了保住政治資本、為了保住烏紗帽、為了保住公薪收入,明知不對也違心的推波助瀾,有甚者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直接犯罪,幹了助紂為虐的事。人不治天治,幾年來各地對法輪功犯罪者遭報的事例屢見不鮮。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迫害好人的人最終都以惡果回報。文革期間,迫害革命幹部的兇手也曾無法無天,因為迫害有功、升級、獎勵,可謂紅極一時。可文革剛過,便從上到下清算血債,兇手被拉赴雲南秘密槍斃,名、權、利化為烏有,子孫後代被羞辱。這是因果報應,也是天理。

    五年多過去了,你們對這群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應該有所了解了吧?我們說真話、辦真事、誠實做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先他後我、與人為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寬容別人、修煉心性,有這麼一群純樸善良堅持真理的人們對任何國家、任何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大好事,不是嗎?打擊善的一定是惡的。五年多的鎮壓,不僅沒有「消滅」法輪功,反而使更多的人了解並修煉了法輪功,現在法輪功學員已遍布全球。我們的師父僅以「一個師父一本書,一部大法一億徒」的影響,在全世界能有三十餘種語言翻譯出版大法書籍、六十多個國家洪傳和千餘項褒獎的呼應,從古至今誰人能比?這還不夠神嗎!因為只要用心去看《轉法輪》這本書的人都會受益,所以才有這樣的奇蹟!說白了,首惡直接打壓迫害的就是最偉大的「佛法」,天理不容。

    無論風雲怎樣變幻,別忘了我們有個共同的名字叫「老鄉」,親不親故鄉人。遙望著鐵門、鐵窗、鐵鎖鏈,別忘了我們的善良的兄弟姐妹在裏面。老鄉啊老鄉!我們握住老鄉的手私下裏再說一句知心話:「該三思了,每個人所做的一切都將記入歷史,千萬別步文革時三種人的後塵,人心法庭、道義法庭、人間法庭就要開庭公審首惡了。」

    老鄉:您只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一定會有美好的未來。切記!

    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