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學生講真象的短文

【明慧網2005年2月17日】前天瀏覽網站時,看到一則新聞和一組圖片。講的是北京火車站周圍牆壁上貼了許多「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標語。在這七個字的下方,是一個小女孩在打坐。整個「標語」字跡清楚,構圖美觀。可它的周圍卻像被老鼠啃了似的,缺缺巴巴,為甚麼呢?原來這「真善忍」刺激了某些人的神經。他們規定撕一張標語發四元錢。因此,有些人為了掙錢就去撕標語。撕不下來的,周圍便缺缺巴巴了。但撕了舊的,新的又貼上了。

看了這張圖片和報導,我想起了天安門廣場上的兩段錄像:幾位青年在天安門廣場拉開了紅底黃字的「真善忍」橫幅被惡警連踢帶打的塞進了警車;2001年11月36位外國人在天安門廣場拉開了「真善忍」的大旗,不到五分鐘,警察趕到撕毀了大旗,抓走了外國人,並驅逐他們出境。

善良的中國人啊,在中國這樣一個具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國,竟然不允許「真善忍」三個字出現,這不是民族的大悲哀嗎?而在國外卻恰恰相反。布什家鄉小鎮的人們在T恤衫上印著「世界需要真善忍」。在每一次大的遊行集會中,人們都對舉著「真、善、忍」旗幅的人,熱烈歡迎,並補充說:「世界需要‘真、善、忍’ 」。

這是多麼不同的價值觀!其實這些懼怕「真、善、忍」,迫害「真、善、忍」的人,不代表人民,因為我曾問過許多中國人,包括一年級的小學生,他們都知道「真善忍」好,其中有一位博士說得好:「只要有良知的人,都知道‘真、善、忍’好。」這說明那些迫害「真、善、忍」的人,不代表人民,沒有人類的基本良知。在這一點上,我相信,我們可以達到共識。

(二)

有不少人對我說:「我認同‘真、善、忍’,但不認同法輪功。」這些人能認同真善忍,說明他們心中,仍有一個衡量事物的正確尺度,但為甚麼不認同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呢?那就是有意無意的接受了中共的洗腦。

從99年7月開始,江澤民和中共利用電視、報紙、廣播、雜誌、刊物……一切媒體,鋪天蓋地的反法輪功宣傳,在短短的半年中,各種誣蔑報導和批判文章,高達三十餘萬篇次之多,最為惡劣的是在2001年1月,導演了一場「天安門自焚」鬧劇,挑動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為甚麼說「天安門自焚」是中共導演的一場鬧劇,我可以專門向你介紹,這裏就不說了。)而另一方面卻封殺法輪功的一切信息。包括法輪功的書籍、音象資料、法輪功學員的合理辯解、法輪功的海外新聞,都無情的予以封殺、銷毀。這就使批判者和被批判者處在一個極不對等的地位上。就像一個被捆綁了手腳,又被蒙上嘴巴的人,面對著一盆盆潑過來的髒水,無法辯解。這樣的所謂批判,那真是得心應手。想說你愚昧,就說你有病不吃藥,死了一千四百人,還想自殺、升天圓滿。殺自己還不行,還要殺別人──由「善心」生出了「殺心」……

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說得好:「哪怕你狂轟濫炸宣傳了五年,只要允許我們大法學員在全國公開講幾個小時,你的一切謊言都會瓦解。」江澤民和中共敢嗎?他們不敢。因為謊言就害怕曝光,「假惡暴」就害怕「真善忍」。

(三)

幾乎沒有人承認自己是被中共的宣傳洗過腦了,都說:「是我自己獨立的思考。」請問你獨立思考的依據是甚麼??你看過法輪功的著作了嗎?你認識多少法輪功學員?你和他們深談過嗎?你上過法輪功的網站嗎?你了解法輪洪傳世界60多個國家,受到普世歡迎嗎?如果這些你都不了解,或者了解很膚淺,你對法輪功的偏見甚至仇恨是從哪來的呢?無疑的是那些無孔不入的洗腦宣傳造成的。

有的說:「我就不喜歡法輪功搞政治。要練就自己在家裏練,為甚麼要圍攻中南海。」這一句話中,包含著多少錯誤觀念和洗腦後的變異思想啊!甚麼叫「圍攻」?攻就是「攻打」。「圍攻」就是包圍起來攻打。我們手無寸鐵,菩薩心腸。只是有一萬多人去信訪辦反映情況。這是對政府的信任,有甚麼錯呢?

憲法不是規定了公民有言論、集會、結社、出版……自由嗎?一萬人和平的去信訪辦反映情況就違法了嗎?我們有冤情向政府傾訴就是搞政治了嗎?明明是堂堂正正符合憲法的行動,可是卻被某些中國人認為是搞政治,妨礙安定團結,製造不穩定……。那麼這些認識是不是共產黨灌輸的變異思想呢?美國人舉著牌子反對布什或他的政策,絕沒有人認為他們在搞政治,而認為他在行使公民的權利。至於煉功是在家裏煉,在公園裏煉,在白宮前的草坪上煉,在天安門的空地上煉,都是公民的權利。為甚麼在外國是天經地義的合理,在中國就被當成罪過了呢?你們為甚麼不想想侵犯和剝奪公民的正當權利,這樣的政府是不是獨裁的政府?他們是不是在明目張膽的違背憲法。我們是不是應該站在被迫害者的一邊。如果你能這樣認識問題,對法輪功的偏見就會蕩然無存。你就是真正的獨立思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