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哉轉輪是何人,因何一再轉法輪?(二)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接前文)

三,法輪聖王正法時

似乎是專門站出來證實「銀河系大周期」之說並非虛妄,另一個瑪雅人的古老傳說奇蹟般的得以兌現,而兌現的時間選擇在一九九八年:十三塊水晶頭骨失而復聚。大祭司阿萊堅德羅據此堅稱:現在就是神回來的時候!

其實,幾乎地球村的所有民族都流傳著「神要回來」的古老傳說,這類傳說折射著上帝子民深切的盼望。釋迦牟尼曾經預言:在二千五百年後亦即當代,轉輪聖王將下世正法,並要洪傳一種不絕世緣的修煉法門;西方聖經也明確指出「耶穌要回來」。從根本上說:人類歷史其實就是等待、盼望神之歸來的歷史。

那麼,神真的要回來嗎?他是誰?他回來幹甚麼?其實只差撩開薄薄的一層面紗,世人生生世世期盼著的那個歸來者其實已經呼之欲出。

瑪雅預言的兌現,使我們有理由認為:
1)關於「神要回來」的古老傳說,並不只是一個美麗的神話,並不只是「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
2)現在,在神話和真實之間,還差一步之遙,只隔一層窗戶紙。這層窗戶紙就是轉輪聖王的確指問題:只要完成轉輪聖王的人間對應,或曰對號,就捅破了一個千古之謎的窗戶紙!

當然,揭開千古之謎的謎底,對每個生命來說都是一件無比殊勝的事,意味著一個生命從此結下了萬古難遇的機緣。特別,生逢當代的人都三生有幸,如同春暉無私照耀一樣,機緣也是人人有份。只要心靈充滿渴望,甚至只要不堅執無神謬論,不緊閉雙眼,這萬古機緣就在眼前。它伸手可及,但也可以失之交臂,全在一念之間。

1)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開始洪傳。
一九九二年六月法輪大法創始人在「論語」篇中初論「佛法」與「真善忍」:「「佛法」是從粒子、分子到宇宙,從更小至更大,一切奧秘的洞見,無所不包,無所遺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不同的論述,也就是道家所說的「道」,佛家所說的「法」。」

應當強調指出:既然每個生命都是宇宙創生的,那麼偏離宇宙特性的生命,除了用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自己,沒有任何別的選擇。相信這就是法輪聖王在人間「正法」的根本內涵:以佛法真善忍歸正、同化變異了的人類。

2)一九九四年十二月,《轉法輪》一書問世。

筆者於一九九五年有幸得此寶典。初捧此書,「轉法輪」三個大字赫然在目卻不明所以,不知此中深意。而今書名「轉法輪」的謎底也因此揭曉:顧名思義,「轉法輪」意指轉動人間正法之輪,一如佛經所預言。

因此,洪傳在前的「法輪大法」,發表在前的《轉法輪》,印證於後的「轉輪聖王」正在人間正法,就不僅僅是三個名詞上的偶然巧合了。但是,人們進一步要問:
1) 《轉法輪》一書真的可以擔當「正法」重任嗎?
2) 《轉法輪》一書真的就是歸正人類的「佛法」嗎?
等價地,人們會問:
3)轉輪聖王是否真的來到人間?
4)他是否真的正在轉動人間正法之輪?

法輪大法修習者十三年來的共同實踐作出了肯定的回答。對此,筆者在「法典洪傳日月煌」與「雲帆滄海篇」作了詳盡的闡述。

在「法典洪傳日月煌」一文中這樣寫道:「如果說兩千年前耶穌用唾液和泥復明盲者,以手加額痊癒麻風病人;那麼法輪功創始人具備怎樣一種功力和大能,僅僅憑借一本《轉法輪》,就可以隨心所欲地淨化億萬法輪大法弟子的身心,同時將那山海般的病氣業力,不動聲色地消弭於無形,如果是他獨立消解了這一切,那麼,這又是何等偉大的威德,怎樣一種洪大的慈悲!」

《轉法輪》一書雖經江澤民一夥查抄、封禁、焚毀,卻如春風聖火轉動了億萬修行者心中的明燈,他們的實踐雄辯地證明:不管是甚麼人,不管他居住在地球村的哪個角落,不管他是否與法輪大法創始人有過一面之緣,只要他一書在手,只要他「誠悅信服,躬行實踐」,他的身體一定得到淨化,他的精神必然得到昇華,生命的奇蹟註定就要發生,這個生命的命運其實已經改變,他已經敲開了生命永恆的大門。

如果將每個大法弟子的身體看成一個小宇宙,從微觀上去觀察每個小宇宙質的變化,可以想見其風雷激盪令天地動容的程度,決不亞於天文望遠鏡中觀察到的天體。事實無疑是最有說服力的:《轉法輪》用佛法真善忍同化著法輪大法弟子;反過來,法輪大法弟子的偉大實踐又是對「佛法」的頌歌,對《轉法輪》最具說服力的肯定,因而也是對上述兩組雙題遞交的圓滿答卷。

四,亂世冤緣皆善解,生死抉擇一念間

重新審視正在當代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使我們怦然心動;嚴肅思考兩組雙題的答案,讓我們如夢初醒;特別,帶著卑謙真理、感恩造物的情懷再讀轉輪華章,定能令我們福至心靈,豁然開朗。筆者不揣粗陋,願就心得體會與讀者切磋交流之。

(一)佛法的慈悲與威嚴同在。

《向世間轉輪》寫道:「其實師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眾生的,不只是善的,當然也包括惡的。我經常講,正法中我不計一切眾生過往之過,只見眾生在正法中對大法的態度。也就是說,不管甚麼生命,在歷史上有多大的錯與罪,只要不對正法起負面作用,我都可以善解他(它)們,同時消去他(它)們的罪業。這是最大的慈悲、真正的救度」。此乃《向世間轉輪》之第一要言妙道也!

若說惡的生命,在天上人間當以中共最:
1)中共在全體規模上,截斷來自造物的道德精神滋養,野獸化人的心靈,妖魔化人的精神,可嘆華夏兒女重則赤龍附體,輕則精神染疾;
2)五十年暴政造成六到八千萬非正常死亡,平均每年一百二十萬到一百五十萬生命塗炭。相當於每年人為製造五到六個唐山大地震,或者四到五個印度洋大海嘯,歷時五十載。
3)脅迫國人聞魔咒起舞,淪為犯罪同謀。幾乎人人集幫兇與被害於一身,合受難與謝「恩」於一體;燴奸貪黑邪與倫常慘變於一鍋,熔紙醉金迷與瀕死掙扎於一爐。君不聞,劉思影唱悲歌;君不見,馬加爵演慘劇?究竟又是誰製造了這一百年纏繞糾結剪不斷理還亂的亂世冤緣?

儘管如此佛法慈悲,可以教化滄海之潛蛟惡龍,可以馴服蠻荒之毒蛇猛獸,縱使邪惡如中共,並非不存在善解之可能。事實上,法輪大法正是從最邪惡的虎狼共和體制內開傳,致使人心向善,社會趨向穩定。自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七年時間內,有七千萬到一億人,其中也包括一大批中共體制中人,從亂世冤緣中被善解,被消去罪業,被送上天國的階梯,使之成為走在神路上的人,這是最大的慈悲、真正的救度,也是其黨其國可以善解的證明。倘若中共抓住這個最大歷史機緣改惡從善,連它在歷史上的滔天罪業也可消去。果能如此,中共就有了另一種未來。

但是,中共反其道而行之,迫害一億人的正信,犯下了十惡不赦的萬古大罪。佛法不能慈悲無度,如果任其抗拒甚至取消人間正法,就從根本上否定了佛法。佛法的威嚴不在,佛法的慈悲何存?所以,「亂世冤緣皆得善解」以救度眾生,「對大法行惡者下無生之門」以保證救度(見《法正人間預》),兩者相輔相成,不可或缺。這就是為甚麼「從它喊出其黨一定要戰勝法輪功那一刻開始,中共邪靈與中共在世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流氓集團就被全宇宙的眾神判了死罪。」(見《向世間轉輪》)

(二)佛法無敵,大法弟子無敵人。

《向世間轉輪》寫道:「是中共選擇了與大法為敵。當然,修煉人沒有敵人,誰也不配做大法的敵人。」此乃要言妙道之二也!

首先,佛法造就了生命,也是生命生存的前提;對一切生命而言,只有選擇,不配為敵:或選擇同化,或選擇自滅,沒有第三種可能。因此,佛法無敵。打一個不恰當的比方,一個人可以選擇好好活著,也可以選擇拒絕空氣和水。但任何人不配與水和空氣為敵。螳螂可能心裏想要為敵,但它不配;它最好選擇在林草中自在逐食樂夫天命,不要到大馬路上螳臂擋車。

其次,大法弟子奉行真善忍,以至真揭偽,至善止惡,至忍止暴;他們只是以真象勸善,無仇無恨,無怨無悔,何來敵人?

但是,不要小看了這真善忍,中共及其邪惡之首就是吃了輕敵的大虧。中共橫暴不可一世,要想打倒誰只需吹一口氣,取消國家主席的生命,如同捏死一隻螞蟻。在中共邪靈及那個邪惡之首想來,搞掉真善忍還不容易嗎?所以它大吹魔螺,宣稱:三個月之內戰勝法輪功。結果呢?落得個被眾神判死的下場,成了臨斬待決犯。

先聖說,上善若水,至真至善至忍更甚。中共及其邪惡之首犯難至真至善至忍,只能自廢武功自取滅亡。戰了六年了,不要說攻擊點找不到,連著力點也沒有,攻擊力越強反激自傷越重。如果它稍微聰明一點就應該明白,與法輪大法為敵,最佳的劍招姿式是不動彈,最高明的戰略戰術是零攻擊。

從根本上說,中共鎮壓法輪功是一場否定無上道德的戰爭,若是無上道德能夠被否定掉,這浩瀚穹宇,這無數佛道神包括渺若微塵的人類,還能存在嗎?由是觀之,中共的覆滅從一開始就註定了!真如真理之光,善若春風朝陽,忍似繞指柔鋼,否定真善忍,說白了,只能製造謊言、邪惡與醜聞,製造身敗名裂與遺臭萬年。

(三)正法時期生命面臨生死抉擇。

《向世間轉輪》寫道:「當人類這一幕開始的時候,是不會再有機會給人了。大法弟子在講真象中已經充份的給過了人機會,歷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選擇生命未來的路,聽與不聽也是人在選擇未來。」此乃要言妙道之三也!

首先,人心對善惡的選擇,決定了人的命運,正應了「命由心生」這句至理名言。
其次,在正法時期生命面臨生死抉擇。因為不被宇宙特性同化的生命作為待拋棄的垃圾,不能進入新紀元。
第三,邪教中共選擇與大法為敵,複雜化了生命個體選擇未來的情勢:
1)中共及其邪惡之首傾全力摧動魔力,在中國和世界掀起對佛法的仇恨,製造殉葬人。致使受矇蔽過深者,甚至連真象也不肯聽。
2)中共對大法行惡被眾神判死,它的肢體自然也成了眾神攻擊的目標。但是,作為肢體細胞的黨員中,確有對鎮壓法輪功不以為然者甚至堅決反對者,若因獸的印記未除也一起銷毀,等同玉石俱焚。

此種情勢,好有一比:五十多年來,火龍列車劫持了四分之一的人類,「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現在,被眾神判死的火龍列車正以全速衝向萬丈懸崖。當此傾覆之危如千鈞一髮之時。《向世間轉輪》向死亡列車上全體乘客發出警告:人不跳車,就是衝向深淵的列車上一份子、一個粒子,一個組成部份。一旦滑出懸崖,車毀人亡那一幕開始的時候,是不會再有機會給人的了!

現在就看死亡列車上的乘客肯不肯聽了!聽,就從邪黨手中奪回了生命選擇的主動權;不聽,其實也是一種聽與選擇:聽從中共,選擇與它同歸於盡。生死抉擇就在聽與不聽的一念之間。

從根本上說,聽與不聽也是人心對善與惡的選擇。現在,九評已經發表,道義滅亡的中共嘴臉已經大白於天下,若有人還要對中共言聽計從情有獨鍾,試問:這是怎樣一種善惡顛倒正念無存的人心,怎樣一種不負責任的生命選擇!可以斷定:對於這樣的人心,無論怎樣的洪大慈悲,無論怎樣的佛恩浩蕩,也不能及於其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