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哉轉輪是何人,因何一再轉法輪?(一)


【明慧網2005年3月28日】法輪功創始人於二千零五年二月十五、十七兩日連續發表《再轉輪》、《向世間轉輪》。或許對世人來說,兩文題目中兩次使用的「轉輪」一詞頗為陌生,不清楚轉輪者究竟是何等身份,他為甚麼一再向世間轉輪?筆者相信:一旦了解與這個名詞有關的歷史背景與博大內涵,必能深切理解我們處身於一個怎樣非同尋常的時代,以及我們應該以怎樣的姿態去面對這個時代。正是:

聖哉轉輪是何人?
因何一再轉法輪?
只緣天象臨劇變,
要言妙道勸蒼生。

一,銀河寂寞杞人憂,磁極反轉禽鳥愁

近年來,天文學家、宇宙學家發現:宇宙正在發生著劇烈的變化。擇其要者列舉如下:

1)天體猛烈爆炸。不僅舊星系大量解體,而且黑洞活動頻繁,旨在吞噬廢棄物質並清潔穹宇;同時新星不斷誕生,新興星系不斷重組;
2)二零零四年二月美國太空署發布消息:宇宙拋棄銀河系加速遠去,銀河系勢成孤魂野鬼;
3) 宇宙加速膨脹。更有科學家認為:如果加速膨脹持續下去,宇宙爆炸不可避免;
4)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印度時報報導:一群印度科學家預測,二零一二年地球與太陽的磁極將同時逆轉,並在某個時間點上出現失磁狀態,勢必導致一系列生理生態及地球物理的嚴重後果。例如,強宇宙射線長驅直入;人體免疫功能下降;失磁狀況態使禽鳥不能正確飛行,等等。一句話,地球文明正遭受威脅。

第一條表明宇宙發生著驚心動魄的新舊代謝,生死交替;第三第四條足令禽鳥愁失導航,杞人憂天傾覆。

第二條則神奇無比,問題不在銀河系勢成孤魂野鬼;問題在於:

1)從大家庭一員到孤家寡人,銀河系如何可以做到平穩過渡?

按照實證科學的解釋,正是依靠宇宙背景環境,(數學物理方程稱之為「邊界條件」),銀河系才能張布成現有的樣子。那麼,宇宙拋棄銀河系的過程,必是「邊界條件」激烈改變並最終失去的過程。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在拋棄的過程中,銀河系風雨不動,地球人安如泰山,就像拿掉魚缸水形不變魚兒照遊,當然真正拿掉的是承載銀河之水的大魚缸。除非是美國太空署科學家觀察失誤,不然如何解釋:浩瀚長空魔術般出現的如此壯偉超常的一幕?

2)孤立銀河系工程浩大,目地何在呢?

其實上述第一條告訴我們:宇宙業已更新。所謂宇宙爆炸、地球文明威脅純屬庸人自擾。孤立銀河系想必是要完成某種使命,比如說銀河系三千大千世界的生命淨化。如果筆者猜得不錯,在完成上述神工之後,宇宙大家庭定然欣然返回,重新接納她那生機煥發的銀河驕子。

初聽此論似乎匪夷所思,其實神奇本是常。只不過無神論框民日久了,本應遼闊的視野受到侷限,只在機械唯物論的框框內討生活罷了。

上述討論至少說明:實證科學在宇宙與生命問題上的侷限性。特別,近一百五十年來,在無神進化共產邪說的侵蝕魔化下,實證科學在宇宙生命科學問題上參與了驅趕造物主的大合唱,許多所謂的研究成果甚至經不起普通常識的推敲,成了禍害人類的毒品。比如,所謂的「人類的先祖是細菌」,「人類的歸宿是人造共產天國」;另外還有所謂的「宇宙由坍塌如豆的顆粒大爆炸產生」,等等。

二,古今之變宿命通,天人之際乃從容

上述例證也說明:完滿解釋天體變化,亦即研究天,實證科學已經力不從心;若再涉獵天人之間,亦即「天人感應」,實證科學就更加找不著北了。

但是,黃河之水天上來,奔騰不歇到人間,源自造物恩賜的人類文化、特別是東方文化,始終流淌著一條直接研究宇宙、時空、人體的超常科學之長河。只須回首相顧投身弄潮,則一切難題皆可迎刃而解。

特別值得一提超常科學中的宿命通功能,法輪功創始人指出:「就是可以知道一個人的將來和過去;大的可以知道社會的興衰,再大的可以看到整個天體變化的規律,這就是宿命通功能。」(見《轉法輪》第58頁)

宿命通可「通古今之變」,使「究天人之際」成為從容的坦途。一句話,宿命通乃是研究宇宙生命科學之利器,廢除無神論的屠龍刀。宿命通聯繫著一種非因果信息存儲空間,在那裏現在發生的「因」,可以在遙遠的過去超前記錄它的「果」。筆者在科研工作中發現:這種非因果系統對應於因果空間中能量無限大系統(不可能實現);也就是說,因能量受限,因果空間中的人類通常不能接受非因果空間的信息,即天機;除非修煉有成者,或是被賦予特殊使命的人。不然,人人知天命則人事息,岳鵬舉、諸葛亮為多事矣!

現在,人們越來越多地談論預言,預言其實就是宿命通功能的載體和形式。它的屢驗不爽,不僅證明宿命通功能的科學性與真理性,更重要的是通過這種方式否定無神謬論,時時提醒人類不要忘記:誰是天體變化、社會興衰和個體生命軌跡的真正主宰。

那麼,當今天象巨變,意味著怎樣的人事滄桑呢?讓我們從一個瑪雅人的古老預言開始。精通數學曆法的瑪雅人預言:一九九二年至二零一二年是銀河系五千年大周期的最後二十年(二零一二年正是預測的磁極反轉年)。在最後的這個二十年中必然發生一個淨化地球、淨化人類的運動,並在周期結束後迎來一個嶄新的大紀元。

既然要淨化地球、淨化人類,那麼「銀河大周期」就不是簡單機械的循環往復。從根本上說,宇宙的新生與地球人類的淨化相輔相成,缺一不可。那麼,上述的天象巨變就是事出有因,而筆者關於孤立銀河系目地的猜測就不是言之無據的了。

中國曆朝歷代的預言同樣印證了新舊紀元交疊期的存在;並且所有預言具有以下共同點:
1)預言戛然而止,終結於當代;
2)新舊紀元之交,風雨如晦,雞鳴不已;
3)新大紀元無限美好,距我們只有一步之遙。

其中以一千年前宋代邵雍(字康節)的「梅花詩」最典型,它對當代的描述是:
  火龍蟄起燕門秋,(赤龍驚蟄,天安門喋血)
  原壁應難趙氏收。(華夏應劫,趙紫陽廢黜、囚禁、還故鄉)
  一院奇花春有主,(燕門秋、趙氏收之後,春之主登場了)
  連宵風雨不須愁。(不是一場寒徹骨,哪得春光滿人間?)

它對新紀元的描述是:
  數點梅花天地春,(誰是數點梅花,誰是報春使者?)
  欲將剝復問前因。(過往歷史只是開場鑼鼓)
  寰中自有承平日,(預言人類真正春天必定來臨)
  四海為家孰主賓?(點明主宰乾坤沉浮的人是那個四海為家者)

筆者以為:梅花詩最精彩之處乃是以梅花為題目,用以強調全詩的重點和主題。梅花詩力重千鈞全在第十首:1)預言人類歷史畫卷上必定出現凌霜傲雪的數點梅花,或曰一院奇花。在這裏,「數點」「一院」只是寫意而已,畢竟以詩寫史難用工筆手法;2)數點梅花報告人類真正春天必然來臨,以及誰主乾坤沉浮,這才是梅花詩的真正主題。在編導者的心目之中,幼稚人類的人間劇演習,只是人間正劇的基礎課和開場鑼鼓而已。

而法國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則在四五百年前對「連宵風雨」作了精確的時間標定:

1999年7月
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
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
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讓我們置身於由諾氏預言所設的時空坐標:
1)由定語「統治天下」修飾的人名「瑪爾斯」必是馬克斯無疑,不可能產生別的岐意;
2)時間副詞「前後」則表明馬克斯統治天下劃分為兩階段。我們當代人當然明白:一九九九年已經進入後馬克斯時代;

預言中的「說是」兩個字,真是妙不可言,實在讓人類對造物的智慧與公義敬畏不已!這兩個字表達了一種怎樣的鄙視與嘲諷,無情揭示了「前後瑪爾斯」不是任何別的貨色,只是一個欺世大謊言而已!「說是」二字足以教訓奴隸白領們,他們將烈火烹油之盛的現代紅朝之夢吹噓成太平盛世是何等的無恥和荒唐。

五千年銀河系大周期的最後二十年啊,風雷激盪,驚心動魄!我們三生有幸,生逢銀河大世紀新舊之交。為此,銀河系的每個星球,必當同步準備好重返宇宙大家庭,然而這不是我們操心得了的事。真正值得我們操心的因緣大事應當是:站在這宇宙時空的交點上,處身這「將死」「方生」的交疊時期,地球上的每個生命都準備好了嗎?!

1) 殉葬舊之「將死」,亦或是選擇迎接新之「方生」?
2)若不除舊更新,任何生命只是沒有未來的待棄垃圾。

正是:
千門萬戶曈曈日,
總把新桃換舊符。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