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絕食二十天,紅光滿面闖出魔窟

正信堅定理性強,十八里河邪窩不敢留


【明慧網2005年3月2日】〔編者按〕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以酷刑「轉化」大法弟子而著稱。絕食是許多大陸大法弟子在被剝奪人身自由後採取的一種反迫害手段,和平且合情合理。但由於勞教所等場所施行江澤民的滅絕性迫害政策,絕大多數大法弟子絕食時間都被迫遠遠超過人的生理極限,一些學員身體因此而受到嚴重損傷。然而,這位身為兩個孩子的母親的河南大法弟子,絕食二十天,不但紅光滿面沒有消瘦,還變得像二十多歲的女孩子。她是怎麼走過來的?她心裏想的又是甚麼?她的家人怎麼看待她這幾年的遭遇呢?此文是這位河南女大法弟子的一段親述。
* * * * * * * * *

一、三年堅信不動,邪惡轉化落空

2000年我因為法輪功上訪被邪惡勞教三年,送到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我得法很晚,當時在勞教所我手捧著師父的經文,還看不懂講的是甚麼意思。但我心裏只有一念,師好,法好,任何人都別想動了我的心!所以三年中無論邪惡耍了多少花招,用了多少刑罰也沒能轉化我。

臨放我的前不久,邪惡還不死心,還給我上了刑。把我雙臂反捆,像擰麻花一樣將我塞進一個專制的刑具中,一塊大木板上釘著許多釘子,一頭固定著,壓在我的身上,釘子扎在我的背上,另一頭由犯人和管教一點一點往下壓,當時只感到渾身鑽心的疼痛。它們把紙和筆擺在我的面前,往下壓一下木板,問一聲寫不寫保證。當時我心裏就有一念,絕不向邪惡妥協。事後它們說,像這種刑具一般人只要一二十分鐘就受不了了,它們卻給我用了近一個小時。中間它們還故意拉我的手臂,加劇痛苦。後來手臂真的連疼痛的感覺都沒有了。

二、再度被抓,再經煉獄

1、學法少,掉以輕心再度被抓

2004年初,我被放出。但畢竟我學法少,出來後沒有能擺正正法與個人修煉及常人生活方式之間的關係,掉以輕心,上了邪惡的當,出來僅幾個月,因發資料被抓,又被送勞教兩年。

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的邪惡在全國也是有名的。當時三大隊關著七、八十個法輪功學員,幾乎都寫了保證書。還有幾個惡猶大。所有新入這個隊的法輪功學員都首先被隔離關小號,由兩個吸毒犯日夜看守,由猶大們輪番邪悟迷惑,不行就開始讓犯人打罵折磨。由於我不妥協,後來用四個吸毒犯強制轉化。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進行人格侮辱和肉體摧殘。 當時我的身上被它們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

2、抱定「永不離法叛師」,時刻加強正念

長期整天在這種恐怖窒息的環境中,孤零零一人,精神壓力有多大,不在其中的人是很難體味出的。在這種情況下,正念稍有不足,人心就會上來,就會與邪惡妥協,做出修煉人絕不該做的事情。寫保證書的大部份都是在這種情況下違心向邪惡妥協的。

我深知,我能得到這個法,我就一定與師父有緣。所以從我認識到大法是最正的那天起,我就抱定了一念,永不離法叛師。因此在迫害中,我一遍又一遍的默念師父的經文《無迷》:「誰是天之主 層層離法徒 自命主天穹 歸位期已近 看誰還糊塗」。我是主佛的弟子,是來助師正法的,誰也不配考驗我。加強著自己的正念。在我很難承受的時候,我就請師父加持我。按照師父說的,迫害不停,正念不止,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時刻記住自己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

可能正是師父看到了弟子堅定的心,邪惡們有一天突然停止了對我的摧殘,它們借犯人的口總結說:「哎,看來她是沒轉化的希望了。」這更讓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像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我感到師父就在我的身邊。

3、正念之場,邪惡膽寒

此後,個別邪惡的管教還不死心,幾次鼓動犯人打我,都沒有成功。有的不敢打,有的下不了手。有個犯人對我說:「我一看到你們‘法輪兒’煉功,就渾身發抖,有時連茶杯都端不住。」有個犯人還不讓我用眼看她,她說一碰到我的眼光就心裏發怵。

邪惡怕我影響其他法輪功學員,不久將我和其她幾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調轉到了別的隊。

4、我來人間不為坐牢為眾生,拒絕一切迫害,一定要出去

這裏雖然不像三大隊那樣邪惡,但我想,無論環境再寬鬆,勞教所絕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來到人間不是坐牢來的,是助師救眾生的。我一定要出去!於是,我開始絕食,並拒絕穿號衣,拒絕參加一切勞動;不聽從邪惡的任何指使,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它們假惺惺的關心我。讓犯人相勸我:「出不去的,白傷了身體。」「保重身體,活著出去再說」等等。妄圖利用世間的情動搖我的正念。我始終堅定正念,不為所動。有師有法,常人看似沒有指望的事,我們一定能做到。絕食不是為自己求得自由,而是對舊勢力的否定,是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

5、邪惡敗滅,著急放人

有個管教看我這樣,無奈的說出了心裏話:你們這些一點也不配合的法輪功,真讓人頭痛,巴不得你們早點離開勞教所;我們就願意要聽話的,在這兒還能給我們創造效益。(看守所有個管教就曾說,「煉法輪功的老實,讓他們多幹點。」同修呀,其實我們這種面對迫害我們的邪惡還「做好人,不給人添麻煩」的思想和做法,不就是在配合邪惡迫害嗎?讓邪惡鑽了我們善良的空子,從而使許多同修長期處於魔難中,甚至越來越淡漠了正念。)

到第十天的時候,邪惡們坐不住了。它們把我弄到醫院檢查身體,結果醫生說是有肝病。我根本不管這些,繼續堅定絕食。到第二十天的時候,管教把我叫出去,說是要帶我去看病。到了勞教所大門口,我才知道是放我出去的。當地派出所的人和610的人在門口等著我呢。原來它們不敢說是放我,不讓我收拾行李,是怕別的法輪功學員知道,造成「不良影響」。

三、家人正氣配合,共同講真象清除迫害

1、家人不收,邪惡硬放

後來聽說,在這之前,它們曾把我愛人(也是煉功人)叫到勞教所,讓他寫證明我有病的材料,辦保外就醫。我愛人堅決拒絕,並嚴辭告訴它們:「人進來時好好的,現在被你們迫害成這個樣子,反倒要家裏人負責。這人家裏不要了,有甚麼事你們勞教所要承擔全部責任!」並撥打了110報警。有個管教氣急敗壞的嘴硬說:勞教所死個把人算不了甚麼。其實當時它們非常緊張。

將我接到當地後,派出所又聯繫我所在地方的有關人員一二十名,將我送到家裏。我愛人和我母親都「拒絕接收我」,並給他們講真象。我母親雖然沒修煉,但很明白道理,她說:你們把學做好人的人,想抓就抓,想關幾年就關幾年,根本不講法律,現在人被你們折騰成這個樣子,又要送回家,我們不能接受,你們還把人拉走吧!他們無言以對,只想把我交到家裏了事;最後趁家人不注意時,硬把我放到家門口,十幾個人趕快溜走了。

2、住到派出所煉功,警察見證真象

家裏人想,絕不能這樣讓邪惡隨便迫害,誰抓的人要找誰說個明白。當晚,我愛人又用自行車馱著將我送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人非常意外。但沒有辦法,只好讓我住在派出所。我白天晚上都在派出所打坐煉功,警察們誰也不管。有個警察偷偷告訴我說:「真是好功好人哪。有機會我也要煉。」另有一個愣頭青警察進門看到我在煉功,很意外,說:「你還敢在這兒煉?」我說,走到哪煉到哪!所長反倒問他:「那你說怎麼辦?」那個愣頭青警察灰溜溜的出去了。

有次我在派出所會議室煉功。他們開著會,可能覺得有點太不協調,所長告訴我:「你到我辦公室去煉吧。」我知道,派出所的領導也很急。我看到他們真的有很多人並不反對法輪功,甚至是很好的人,只是受著上面的邪惡壓力。

3、紅光滿面未消瘦,絕食三週仍健康

後來我愛人想,我們是修善的,這個派出所的警察已無意再迫害我們,並且已明白了真象,有的可能是未來的好人,就決定把我接回家。就這樣我又從勞教所的魔窟中第二次回到了家。

知道此事的人都先後來看我。見我紅光滿面,也沒消瘦,反像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我已是兩個孩子母親了)都感到意外。這哪像絕食二十天,有甚麼病的人哪?

四、心得體會

1、邪惡迫害只是一方面,導致迫害加重的是我們自己

通過這次正念闖出勞教所,使我體悟到,要做一個正法修煉的人,要達到一個圓滿的生命,堅定的信師信法,是唯一的暢通之路。邪惡的迫害只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導致迫害加重的往往是我們自己。有的雖然長期學法,但對大法理性認識不足,對待迫害有的是用人正義的衝動,生命的本質上沒有同化大法;因此在邪惡長時間折磨迫害中,很難做到金剛不動;自然不能真正放下生死否定迫害。有的心想否定,又在行動上不同程度的認可著迫害;時間一久,人心上翻,與邪惡妥協,甚至走入邪悟,背師叛法,使邪惡之場越來越大。特別是勞教所,如果同修都能正念很足,真正放下生死,邪惡再惡也不會持久。

2、講真象爭得家人配合才能更好的抑制迫害

同時,抑制迫害也需要家人的配合(不管家人是不是修大法的)。用做人的善良和正義,抑制和揭露它們的罪惡,不給邪惡市場和機會。過去就有家人站在邪惡一邊指責煉功的親人,從而助長了邪惡的氣燄,加重了對親人的迫害,害了親人也害了自己。如果家裏的親人都能站在正的一邊,抵制和揭露迫害,邪惡真的是很害怕的。當然這需要我們大法弟子耐心的,不懈的做工作。

文中一些問題是個人所悟,不妥處請大家以法為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