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法弟子2001年北京上訪遭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8日】2000年12月31日,我作為一名億萬大法弟子中的一份子,踏上了進京證法的征程。儘管路口、車站和車上等處都布下了抓進京的大法弟子的惡警,他們強迫行人罵大法,罵師父,否則就被抓起來,如此邪惡行為到處可見,有目共睹。但是,邪不壓正,它們阻擋不住億萬堅持真理,為真理而捨生忘死的大法弟子。

我於2001年1月1日早7點到北京證實大法,到京後發現,這裏更是邪惡聚集的地方,大街上每隔一小段距離就有兩個警察或便衣,一隊隊警察不時的來回走。因為是元旦,遊人非常多,到處都是警察在盤問行人,叫人罵師父,罵大法和不斷的有人被抓,被打,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簡直無法相信,這就是和平時期的國家首都─北京。

8點多,在廣場轉一圈後,我正準備選擇地形打橫幅,卻被警察叫住,此時已有3、4名功友被圍住盤問,並逼著讓說他們叫說的壞話,誰會相信今天的中國警察,青天白日竟教人罵髒話?!真是中國的恥辱!我們堅決不說,他們就動手打人,這時又從廣場南面奔過來幾個警察,非讓我們到廣場左側幾十米處的房子裏去,因為當時遊人非常多,他們想把我們弄到僻靜處再抓走,於是我急忙取腰間的早已準備的兩條橫幅,還沒到我打好,就被一個衝上來的惡警搶去,我立刻連聲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師父好!」一個惡警大喊著向我撲來,並照我的嘴猛擊一拳,然後抓住我的衣領,連同另外幾名功友被它們連推帶拉的整到廣場左側的房子裏,此情此景,廣場上的遊人全看在眼裏,還沒等我們站穩,搶橫幅的惡警一手撩著搶去的橫幅,一手點著我惡狠狠的說:「你不如把橫幅放在褲襠裏。」我和善的對她說:「你做為一名警察,說話應該文明點。」他們不讓我們出來,我邊向外走邊說:「我們煉功人都是好人,為甚麼抓我們?為甚麼不敢當著眾人面抓?」這時已有一輛掛著簾的白色警車開到跟前,不由分說,把我們推上了車,上車後,我伸手要將車簾拉開,讓眾人看到好人被抓。惡警見後又氣,又罵,不停的罵髒話,我們幾人不氣,不惱,向他們講真象,講善惡終有報的理,他們不但不聽,還大罵,邪惡的說:「我都聽一萬遍了,我寧可下地獄,你們管不著。」

我們被拉出不遠,車在人少的地方停下來,只見車上的惡警拿著對講機一會兒,問:「你那邊情況怎麼樣?人多不多?抓了多少?注意觀察!」等等,十多分鐘後,把我們送到附近一個派出所,我們一下車,便看見院內已被抓了五、六十名功友,都排隊站著,男女各一側,中間是三隊警察。這些人中有七十多歲的老太太,還有一名功友懷中抱著一個剛七個月的小孩兒,還有一名帶著一個七歲的小孩兒,懷中的小孩兒凍的直哭,七歲的孩子被惡警踢人打人的情景嚇得更是哭聲不止,再看功友們個個滿臉淚水,高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師父好!大法弟子是無辜的!」聲音洪亮,令邪惡膽寒,令天地震撼。再看看天空,黑沉沉像快要掉下來一樣。

同修們被打的輕重不等,一個功友被打得臉和嘴不斷的流血,嘴腫起很高,還有兩個功友都是一隻眼睛被打得又青又腫,無法睜開,儘管如此,她們仍然耐心的向惡人們講真象,勸他們不要因一時糊塗,為了眼前的利益,斷送自己的未來,可是,沒有了人性的他們不但不聽,還用電棍不停的在這位受傷的功友身上、臉上亂電,另一惡人還把一個受傷的女功友打倒在地,不停的用皮鞋狠踢。儘管他們如此猖狂,我們都是宇宙大法的修煉者,是偉大的佛法賦予我們的一切,護法、正法,救度世人是我們神聖的責任,邪惡奈何不了我們,所以,我們正義的喊聲,勸善聲沒有斷。

他們迫不及待的把我們推上大客車,車上有十四個惡警押送,車在開出幾百米處停住,只見我們走的這條路的一側已經有四輛這樣押送大法弟子的大客車停在那裏。

我們這兩輛車共六十多名學員,被送到北京市處的昌平監獄。到了下午大約兩點多鐘,可能是又要有大批學員被送來,又把我們轉送到延青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到達後惡警強迫每個人交30元車費,(比實際要價高1─2倍),另外那輛車此後不知,把我們三十多人關進大鐵門的院裏後,一會兒照像,一會兒輪番審問,使盡了花樣,為了欺騙我們,一個當官的還拿出大法書來,說他們也在學,過去不了解情況,要我們講出地址,以便向上邊彙報,及早解決這一問題。大法遭鎮壓近兩年了,它們對千百萬「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任意抓捕,用盡了種種酷刑,從沒手軟過,而且越來越邪惡,足已見它們騙人的嘴臉。

在邪惡的騙術下,想想師父的教誨,再回顧一下那樁樁件件血的事實,我們能不清醒嗎?我們已經承受了邪惡們多次抄家,罰款,有多少個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我們還忍心讓家人再承受痛苦和折磨嗎?為了不給當地政府找麻煩,為捍衛這宇宙大法,我們寧可失去生命也決不配合邪惡,邪惡們讓我們在臘月刺骨的寒風中站了一宿後,像對待壞人一樣,搜了身,沒收了財、物等後,才被關押進牢房。

在冰冷的牢房裏,大家心連心,共同學法,切磋,談體會,深感自己能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有幸得法,而倍感驕傲和自豪。

3號傍晚,我和另一名同修被提出去,逼我們講地址,我們不講,他們就打我們耳光,後來只得把我倆和另外號裏不講地址的學員關進好點的房間裏,企圖轉化我們,我們大家絕食抗議,大家每天都背「論語」、「洪吟」,而且聲音洪亮,令邪惡震驚。

4號晚上,又關進5名同修,她們每人上身只穿一件秋衣,腳上只穿一雙襪子,她們也是不講地址,是早晨從另外號裏,有兩三個惡警拖拉一人,從房裏強行拖出去的,在刺骨的寒風中,被扒下衣服整整站了一天,與此同時,同一房裏還有兩名十幾歲的小姑娘被剝光衣服後,用電棍全身亂電,簡直邪惡至極!為了制止邪惡再次進屋抓人,我們坐在地上,用身體堵住了門,整整一天,到了傍晚窮凶極惡的它們搬來辦公桌,打開門上方的窗戶,接二連三的跳了進去,並強行將我們堵門的人全部拉開,打開門後蜂擁而進,拉走三名功友,同時,一惡警將一同修手中正學的經文搶去,這位功友奮不顧身的又從惡警手中搶回,此時,六、七個,惡人將這名功友圍住,踢、打、電,並向門外拉,大家喊著「不許抓打好人」,邊從他們手中往回拉功友,可還是被惡人拉出門外,立刻這名功友就被一群惡警用皮鞋踢倒在地,昏了過去,可他們還不停的在身上一個勁的猛踢,亂電。此時,我和另幾名功友拼命的拉門,可門外用桌子頂著八、九個人圍著,想想地上躺著昏死的同修,我們用生命喊「還大法公道!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弟子公道!」我們當時沒有一絲的怕,只有一念我是個神,一定要出去,所以我使勁把門拉開一條縫,側身使勁向外擠,門外的惡警用電棍像雨點一樣的在我臉上亂電,企圖把我電回去,沒有大法哪有我這條命,我堅決用生命捍衛這偉大的佛法,所以我拼命的衝了出來,立刻被5、6個惡人圍住亂踢、亂打、亂電,我想起蒙冤的師父,數千萬被迫害的同修,從心底大聲高喊:「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弟子公道!」直到把我打倒我仍不停的大喊著,他們把我打趴在地後,捆住了雙腳和雙手,此時仍有人不停的衝著我左腰狠踢,儘管我的左肋骨被踢斷,鞋被打飛,紐扣被抓掉,可我的喊聲一直沒停,它們用髒東西堵住我的嘴,還有一個邪惡之徒讓弄點大便來,堵住我的嘴,經過一番毒打後,我和另外4名被同時打的同修被拉進洗澡堂,扔在有水的地上,他們見我們被折磨的不像樣,非讓我們吃東西,講地址,我們不肯,後來就強行給我們灌食,先後將我們5人反背手捆長條木椅上,從晚上6點─9點多。

灌食人:男,姓陳,四十歲左右,另一名女惡警三十歲左右,戴一付白眼鏡,非常狠毒,不停的說:「多加涼水,多多灌。」功友拔管,她大喊:「打的輕,狠狠的打。」我們被灌了三個多小時,個個被折磨的沒有人樣,才被拉進牢房。

由於屋裏冷,而且還有一扇窗沒有玻璃,功友們都脫下自己的棉衣等厚衣物,給我和另一名重傷的功友鋪上、蓋上,在這數九寒冬,是非顛倒的時候,充份體現了偉大的佛法教導下的整體粒子先人後己的崇高精神。我和另一名功友不能動,她被打的渾身上下,全是紅一塊、紫一塊,滿臉都是電痕,一隻眼和嘴被打的鐵黑,腫的像扣個爛蘋果,長頭髮被抓掉很多,連大呼吸都不能,這一夜功友們守坐在我倆身邊一宿,幫我們翻身等。

6號這天,他們像熱鍋上的螞蟻,使盡了花招,下午他們又急又怕,生怕我倆重傷的出意外,因此把我倆和另一名傷輕的功友一起放走,他們怕世人知道我們被折磨的真象,不敢用公安局車拉人,雇佣了一輛人力三輪車,告訴車主說:「他們是從北京來的,拉向北京方向,以此企圖推卸他們一系列的作惡罪責,可是他們的作惡行為,豈能逃過天理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