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航天部何同娟、何桂蘭兩位老人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9日】何同娟,北京航天部一院230廠的退休職工,2003年底在外租住的住所被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4年,其中有原廠黨委書記王東強的證言。何同娟在非法關押期間曾受到刑具的迫害,差點送了性命。現何同娟被非法關押在北京昌平區看守所;同被關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的還有北京航天部二院203所的一位老人叫何桂蘭,被非法判刑5年。何同娟、何桂蘭兩位老人為航天事業幹了一輩子,只因為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竟遭受如此的迫害,天理不容啊!

下面是何同娟老人自述自己四年來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遭受的迫害,希望善良的人們能夠關注兩位老人的遭遇,呼籲正義之士給予幫助,使兩位老人早日獲得自由!

針對此事在北京航天部講真象:
電話點撥:區號:010
68380000──68389999
68760000──68389999
88520000──88527999

何同娟自述四年來被迫害的事實

一、幸遇大法

我叫何同娟,是北京航天部一院230廠的職工,今年62歲,中年就病魔纏身,心臟病尤為厲害,犯病時心律不齊,全身無力,吃藥和練其它氣功也無濟於事,整日在痛苦中煎熬著。92年9月份幸遇法輪大法,學法後不久,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久治不癒的心臟病奇蹟般地全好了,精神飽滿,走路一身輕,整個人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在日常生活中,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求名利,工作中任勞任怨,認真負責,例如一次我去外地一個廠家察看零件生產情況,發現零件材料存在嚴重問題,如果用在產品上整個部件即廢,我向廠家提出必須保證零件質量,廠家為使自己產品通過檢驗,偷偷塞給我一疊百元面值的鈔票,我當場拒絕,並說:「我是法輪功修煉者,這錢不能要,一定要把材料換成圖紙上要求的。」廠家無話可說,堵住了一樁嚴重的零件質量事故,我負責的產品成為提貨方唯一免檢產品。在家庭中我按大法的要求善待每一個人,主動多做家務,我樓的垃圾道曾多次堵塞,夏天臭氣熏天,我就利用中午休息時間一點點疏通,鄰居都覺得煉法輪功的人就是不一樣,我愛人也常對他同事說:「你們煉法輪功吧,我愛人煉法輪功,我們全家都受益。」

二、迫害事實

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體健康,這對社會、對家庭、對個人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這樣的一部高德大法對哪一個政府都是一件好事,可是心胸狹窄的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嫉,動用全部國家機器,投入巨資,發動了這場完全建立在謊言基礎上,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空前的迫害。

我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因為不願放棄修煉,曾多次被抓到派出所、二次進拘留所,所在單位多次把我送廠、院一級洗腦班進行迫害,強迫去看、聽造謠大法的錄像,廠裏還專門給我一個人辦了一個星期的所謂「學習班」,讓我愛人接送,多次到我家來騷擾,並於2000年3月份部份扣除工資,2002年則全部扣除,我在單位工作辛辛苦苦一輩子,只因為說一句「大法好」就被進行各種迫害,扣除一切生活來源,我遭受了江澤民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

1、拘留所絕食抗議

2000年7月19日下午2點左右,我正在一個小店買雞蛋,一警車開到我跟前,片警李X說:「去派出所咱們聊聊」,我說:「到我家聊吧」,他說:「不行,要到派出所」,我說:「我又沒犯罪,去甚麼派出所」,一邊拿雞蛋往家走,李××連推帶拽把我推進車內,到派出所我問他們為甚麼把我抓來,他們避而不答。下午傍晚時分又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非法抄了我的家,翻箱倒櫃,我們單位派兩個人,一人是保衛科長,一人是退休辦主任,幫著在涼台上翻東西,最後沒有翻著他們要的東西,隨手拿了本《精進要旨》,在樓下我大聲喊:「我買雞蛋為甚麼把我抓走,你們犯法!」引來了許多群眾圍觀。半夜他們偷偷地把我拉到了拘留所,到那我開始絕食絕水抗議他們迫害好人,他們在我身體虛弱的情況下逼我照相,我堅決不照,管教一人拽一隻胳膊,呈十字狀,另一個硬掰我的頭,我拼命掙扎,無奈身體虛弱,天又熱,我幾乎虛脫,全身衣服都濕透了。絕食第四天,他們把我愛人也弄來,妄圖用情打動我,說如果還絕食,他們就要讓兒女受牽連,工作受影響,我不動心,對他們說:是你們無理迫害我,與我家人有甚麼關係,你們必須把我放回去。在關押13天後才把我放了出來,當時身體被迫害得走路晃晃蕩蕩,腳下不穩。

2、馬三家勞教所內幕

同年10月底,我又被單位騙著去了馬三家(在路上才知道是去馬三家勞教所),馬三家勞教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在那裏大法弟子之間不許說話,每人由單位專派一名監督員,吃住不離身,完全失去了自由,他們派誤入歧途的人二人包夾一個,不停往耳朵裏灌那邪悟的東西,腦子都發脹,晚上硬讓去聽那些拼湊出來的攻擊大法的錄像,後來連續幾天送去馬三家勞教所,在那裏,臭名遠揚的所長蘇境專門抽出幾十人來包夾我們幾個人,七嘴八舌,軟硬兼施,散布謊言,我違心的寫了一個東西,回家第二天我就給院、廠分別寫了嚴正聲明,單位領導馬上又要拉我到團河勞教所繼續迫害,我當夜離開了家。

3、洗腦班的迫害

2001年9月11日,單位又要送我去洗腦,為反迫害,我迫不得已離家出走。同年10月11日去同修家,因電話被惡警竊聽,被綁架到派出所,我不報姓名、住址,惡警對我拳打腳踢,把我綁在鐵椅子上,雙手被手銬銬的太緊,凹進很深的血痕,疼痛難忍。9月12日我們被反銬著送到拘留所,在那裏非法關押23天,受盡非人的折磨。那時我血壓高達170,可還硬拉著去照相,我在照相室昏倒在地,他們還不住地拽起來硬拉著照,我堅決抵制,最後他們也只好草草收場。10月3日,派出所來人把我送到所謂的法制中心,實質就是洗腦班,還把家人帶來了,目的是讓家人看看這裏住的是高級賓館,吃的美味飯菜,政府對我們多關心呀,用此來掩蓋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當天下午洗腦班一個頭目到我屋裏宣布所謂紀律,讓單位派二個人日夜看著我,吃住行不離身,這是強制性的,不轉化直接送勞教。後來又來兩個醫務人員給我量血壓,緊接著把我帶到他們的審訊室,有三四個人,開始對我散布那些聽不懂的邪惡的東西,我不聽,問我甚麼我都不理,心裏默念師父的經文、《論語》、《洪吟》等,其中一個女的邊說邊用手指尖直戳我的胸前,肋間,像尖刀一樣,每戳一下疼得我向後直閃,我大聲質問她們:「你們為甚麼害我?」她說:「誰害你了。」邊說還邊用手指繼續用力戳我,後來我發現凡是被她戳過的地方都是一個黑色的斑點(淤血),這樣幾天下來搞得我頭昏腦脹,但我心裏明白:無論她們怎麼說,我就是不動心,她們見我這樣,就採用了「車輪戰」,一天24小時連著不讓休息,不讓睡覺,幾個人輪流向我洗腦,我雖然很累,很睏,但腦子清晰,他們一看這樣還達不到目的,就大打出手了。

在半夜12點左右,幾人突然嚎叫起來,有的把我一下推到樓根處,按著身子緊貼牆根,我不從,身子倒下,她們又使勁推我,這時一個大個子男人用手掌猛擊我的頭頂,打個不停,邊打邊說:「我叫你不轉化」。一會又喊手疼,打累了休息一會接著打,估計上百下都有了,打的我眼冒金花,不睡覺本來身體已經很虛弱、很累,我心裏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一個女的把我的衣服掀起來,把後背的肉揪起來老高,一隻手猛擊揪起的肉,只覺得火辣辣的疼,另一個女的用可樂瓶灌滿涼水從頭頂上澆下來,全身都濕了,我站都站不住,身子直往前滑。後來上廁所回來,我倒在門口,大聲喊:「惡人打人了,快來人呀!」他們把我拖進屋,聲音低沉著說:「不許出聲」,我仍舊喊,之後三四個人按著我在桌前讓我寫轉化書,我不寫,他們一人按著我的胳膊,一人按著我的頭,另一人按著我的手,用筆在紙上劃著,他們嘴裏喊:「我叫你寫,用你手寫了就算你寫的」,我說:「這不是我寫的,不算數」,我大叫著,他們用毛巾、手紙甚麼的堵我的嘴,但還是堵不住,這時他們也累了,喘著氣坐在那裏,一會又重新開始反覆折磨我,一直到天亮。就此還不罷休,又拿著一份約十幾張誤入歧途的人寫的文章,追著我念,念一遍又一遍,當時只覺得頭昏腦脹,甚麼內容全然不知,幾天連續迫害,加之自己有怕心,怕被勞教,怕這怕那,到最後由於主意識不強,作出了違背大法的事,至今想起來還痛悔不已。

4、被迫流離失所

回家後大約半個月,街道辦事處主任、居委會又來我家,說明天送我去洗腦班,因當時我愛人腰疼得直不起來,愛人對他們說:「家裏還有個不足半歲的孫女,實在是離不開她。」他們說:「這次去提高,機會難得,不去不行」,在我愛人苦苦哀求下,勉強同意推遲到週五,第二天即週二,我剛帶孫女打完預防針回家,單位副書記,退休辦主任和在洗腦班管我的那兩個女的一同撞入我家,說今天下午一點半上車去洗腦班,我愛人一聽就火了,質問他們為甚麼說話不算數?副書記拍著桌子說:「你們不知好歹,廠裏對你們夠可以了。」(指沒全部扣完了工資),我說:「我犯了甚麼法,你們為甚麼一定讓我去?」愛人也說:「你們上次對她甚麼樣你們也都清楚!「(因回來後我講了洗腦班對我迫害的情況,同時也看了我前後胸被打的血痕)約一個多小時之後,小孫女睡醒了,哭了起來,他們才不得已地走了。

為避免再次被迫害,在他們走後不到十分鐘,我快速離開了家,當時甚麼都沒帶,中午也沒吃飯,只買了一塊豆腐拿在手裏,那天是2001年12月4日,天下著鵝毛大雪,大片的雪花落在我身上,又冷又餓,在白茫茫的大街上來回走著,冷了到車站躲一會,餓了有那塊豆腐,天快黑了,還沒有安身之地,於是去了西客站,在那向身邊乘客講我被迫害的經過,講大法如何好,又如何被迫害,有一個山西乘客執意讓我去他家住些日子,我謝絕了,到9點多鐘,我去找旅館,但都要身份證,最後我找到一家便宜又不要身份證(只能住一宿)的旅館住了下來,後來經好心人介紹住到了一家只有祖母孫女的人家裏。

江氏集團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對法輪功的迫害,幾年來給我精神上造成的痛苦比肉體上更為嚴重,修煉人都知道叫一個人放棄自己崇高的信仰就等於放棄自己的生命,等於毀了生命一樣,一個人被洗腦後,一旦清醒過來,真是悔恨得無地自容,整日自責、內疚、空虛、失落、消沉、不思飲食,睡眠,我的頭頂被惡人撞擊後神經痛,加上精神上的痛苦,曾一度全身心處於崩潰之中。

就在我流離失所不久,單位不法官員把我以一個「精神病」人交給了政保處,甚麼是精神病,當官的們難道不知道嗎?!難道就因為堅持修煉「真善忍」堅持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就被打成精神病,這不僅是侮辱人格,簡直是荒唐至極,是在所謂「精神病」的幌子下迫害大法弟子。

5、家人受到的傷害

江氏集團對我的迫害殃及我的家人,每次我被抓,被拘留,我家人就提心吊膽,精神上造成很大壓力,家裏每有電話聲、敲門聲就害怕,生怕是警察或是單位,當我在拘留所絕食時,愛人成天找單位快放人,怕我生命有危險,當我回家,愛人竟跪在我面前哀求我為了這個家別出去了,在家煉吧,誰也不管你,我說:「他們要是不造謠誣蔑大法和師父,我們也不會出去講甚麼真象。」女兒結婚後想要孩子,因為我被逼得不能回家幫她至今沒敢要。這兩年多來,愛人帶病辛辛苦苦把孫女帶大,他整天忙得像打仗一樣,本來是應該共同做的事,他一個60多歲的老人承擔了全部家務,這期間,單位、公安還不斷到家騷擾,連兒子新分的房子地址也被抄了去,他們還把這種迫害伸向我的老家和親戚家,派人去老家找我,讓全村鄉親以為我犯了甚麼罪,給我造成名譽的損失。

要寫的太多了,以上事實,江氏集團及其打手是推卸不掉的,他們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他們因為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所犯下罪行,也必將受到應有的審判。

希望所有善良的百姓從我這幾年來的經歷中能夠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不要被謊言所欺騙,用善心對待身邊的大法弟子,善待修煉人是功德無邊的事,也是給自己開創美好的未來,在此也勸告那些對大法行惡的人懸崖勒馬,將功補過,不要因一時錯念造成終身的痛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