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入團入黨的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6日】我想說說我是怎樣入團入黨的,我認為現在說出來對自己,對自己的修煉和救度眾生都是有好處的。

我上高中時由於是文革的尾聲,共產邪惡組織造成的干擾沒有學好知識。高中畢業後,我見到家中父母很勞累辛苦,當時是1982年改革初期,生活條件很艱難。自己又剛20歲,對社會上的壓力和家裏的壓力承受不住,感到書本上學的和現實脫節,學的那些數理化根本用不上,家長再挖苦幾句自己吃不消,精神上受到很大壓力和刺激。當時抱著同情家中情況,父母很累也很窮,不再複習,就下決心進行長征到部隊去,甚至腦子閃出一念死在戰場上也是光榮的。當時改革初期,部隊通過考試提幹,而一到部隊才知道,考試是幌子,得走後門和當官的拉關係後才能進行考試,當時自己幼稚比較單純,根本不懂送禮那一套,心想要憑自己的能力生存,當然考軍校也被別人取而代之成了泡影。

要想入黨,必須是團員。我在上初中時別人提過入團的事,當時我不善於言辭,嘴很笨,當時我還沒開口,對方說要不入了就算了。在上小學時候發過紅領巾,有一次我沒帶受到老師嚴厲批評。在小學發紅領巾,拿到家中那一天,父親問我這叫甚麼,我說這是紅旗的一角。當時父親說到,這叫紅旗的一角啊。

在部隊,我是給家寫信託關係,從初中學校寄來了假入團證明書,給了部隊領導算是入了團。在部隊的四年生涯中我一直是個汽車兵,當時開汽車是個很讓人眼紅的事情,自己單純幼稚不會社會上的應酬和油嘴滑舌,對當官的產生很大敬畏,也談不攏。所以一直默默無聞的幹自己的工作。沒有和當官的拉關係送禮,並且對這種不正的行為和領導提過,後來受到打擊報復帶來很大困境。到最後退伍時,我想只有最後一搏了,當時家屬也來到了部隊,後來給連長送了一張床單買了兩瓶白酒。又到家屬住處吃飯,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黨表,連長給安排入了黨,就是黑箱作業,我當時對這些極其反感的,都是出於無奈。當時直覺感到共產黨餓了。

在部隊由於自己一心不二,老鄉給起了個外號叫一根筋,由於自己姓張,叫張一根,連老鄉營長都說:你傻呀。我感到自己一心一意忠心耿耿怎麼是傻呢?當時真是把自己單純的頭腦搞昏了,退伍後自己癡痴呆呆真是跟傻了一樣,生活現實是那樣的可笑和無奈。

直到今天學大法才醒悟了這一切,人算不如天算,人的一生早有安排。我早年的入團入黨都是假的,是時代的產物,也註定了其黨毀滅的結局。

那些口頭上仍高喊著相信共產主義的人們,是不是也回頭想一想自己入黨是抱著怎樣的心理,現在真正又是怎樣的心理,快擺脫虛幻,退出共產邪教組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