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當代「渣滓洞」(圖)

西山坪勞教所酷刑演示


【明慧網2005年2月25日】本文繼續揭露江氏一夥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在重慶西山坪勞教所的縮影。根據當事人描述,由法輪功學員重組當時迫害的情景,讓那個人間魔窟曝光。呼籲所有善良的世人一起來關注、制止這場正發生在中國的迫害。

西山坪勞教所位於重慶北碚縉雲山之西。從1999年7.20至今,已有幾百名法輪功學員在此被非法關押過。2000年11月又成立了教育大隊(七大隊),專門迫害法輪功。教育大隊(七大隊)成立時,只有一個中隊。2001年12月加重迫害時分為兩個(一中隊和二中隊),一中隊又分為寬管分隊、普管分隊、嚴管分隊(又分4-5個嚴管組)。本文所提到的中隊都是指一中隊,中隊長先是劉華,後是李其偉。

惡警從西山坪8000名吸毒勞教和普教中挑選身強力壯、心狠手辣、毫無人性的勞教(90%以上是吸毒犯)充當打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至今仍有幾十名學員被非法關押在此。有吸毒犯也說:「那裏是人間的地獄,魔鬼的宮殿。」

一個嚴管組一般約14個吸毒犯組成,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時,多是7、8個吸毒犯同時動手。惡警挑選的吸毒犯,都是心狠手辣、人性全無的社會渣滓。在社會上它們吃喝嫖賭、坑矇拐騙、偷奪搶殺、吸毒販毒全都來,多次被勞改、勞教,這些吸毒犯的家人有的對他們都恨之入骨。這些惡鬼卻被西山坪的管教當作了迫害法輪功的寶貝,被江氏集團當作了寵物。最狠毒陰險的吸毒犯王建鵬被市勞教局政委塗德語等評為「優秀勞教」,提前一年釋放。惡警多次宣稱吸毒犯是「國家鎮壓法輪功的精英,代表國家和政府做事」。

2001年12月,粗暴狠毒的劉華(劉黑娃)擔任中隊長,調集30多名人性全無的警察到教育大隊,實行整頓,加重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西山坪陷入恐怖之中,並於12月24日設立嚴管分隊。法輪功學員劉吉兵、林德才、謝錦、陳敏、張全良、李洪福、湯毅、王正榮、黃光明、嚴新培、曾詳柱、袁志強、陳家武、楊斌等幾十名法學員都在嚴管組遭受過殘酷折磨,沒有任何自由,一切言行由吸毒犯操控,不准接見,不准送衣物,不准洗澡洗衣,惡警對外嚴密封鎖迫害事實。特別是學員張全良,有時一天受數十種酷刑,昏死多次,大小便失禁,右耳失聰,語言功能失調,精神錯亂,幾乎每天都能聽到他被毒打的呼救聲與慘叫聲。儘管邪惡之徒使盡了招術,但最終沒有達到它要轉化的罪惡目地,2004年1月,張全良走出了這個當代「渣滓洞」。

酷刑演示

酷刑一:「釘子板凳」


酷刑演示圖1A

酷刑演示圖1B

酷刑演示圖1C


酷刑演示圖1D

酷刑演示圖1E

教育大隊嚴管組吸毒犯在中隊長李其偉和嚴管分隊惡警肖興銘、王陳等的授意下,用破塑料凳燒成膠液,把6顆(不是5顆)長約2釐米,直徑約2毫米的釘子分布固定在膠凳上,製成刑具「釘子板凳」來迫害法輪功學員(演示圖1A)。(原本沒有用三合板,演示時為了製作道具省時而用之,左上方3顆加長釘子是為了讓讀者在受害人坐上凳子之後仍能看到釘子而做的配飾。)

在嚴管組舍房,4個彪形吸毒犯把法輪功學員押到鐵床前,狠狠按在釘子板凳上不准動,同時手被按在鐵床上,兩肩兩臂上被鷹爪似的手抓著向下摁,另兩人在背後拿著木棒,如果反抗拒絕,就亂打(演示圖1B)。

尖利的釘子立即刺進肉裏,鮮血直冒,從內褲上一直淌到地上。只准穿一條內褲,因天天被折磨,把人拖來拖去,不准洗衣洗澡,所以內褲又髒又破,幾個月沒准換。(演示圖1C)。

劇痛使學員全身抽搐、掙扎,吸毒犯的手抓得更緊。法輪功學員頭部和身體其他部位被打得全是青包(演示圖1D)。

最終人昏死過去(演示圖1E)。

惡警則在門外偷看進展情況。2003夏天,張全良已被折磨得一身皮包骨,連續遭受此刑一個月,臀部上的爛肉、血和褲子粘在一起,痛苦萬分。

【注2】教育大隊一個舍房6張鐵床,12個單人鋪位。法輪功學員只准睡下鋪,惡警藉口說睡上鋪在被子裏煉功、背經文、搞自殺,吸毒犯看不見。

酷刑二:「飢餓療法」

酷刑演示圖:「飢餓療法」

在中隊長劉華、李其偉,惡警肖興銘、周本忠、王陳等的授意下,吸毒犯每餐只給法輪功學員吃不到一兩飯。李其偉甚至叫囂「多少歲就吃多少顆飯」。

早飯:每個舍房由吸毒犯到伙房端進饅頭一大盒(至少每人一個),稀飯一大盆(每人可分半缽),還有點泡菜。但它們只給法輪功學員吃一個饅頭(西山坪叫「巴兒」)的四分之一,而且選又黑又髒的給他們,把稀飯和泡菜給飛(剝奪)了,也不准到小賣部買任何食品和調料。其餘的饅頭,吸毒犯吃不完,它們就挑又白又泡的,拔掉皮,沾上調料慢慢享用,再挑最好的泡菜沾上調料。剩下吃不完的饅頭、稀飯、泡菜端回去倒給豬吃。一些接見的家人還認為這裏非常的人道,饅頭都吃不完。

午飯、晚飯:端進一盒乾飯和半膠盆菜(一週兩次肉)。它們給法輪功學員一個又破又髒小缽,甚至不給筷子(在垃圾中撿一根木棍),只分給一小撮飯,給一張又黃又爛的菜葉子。對外還稱「他們吃了飯的,也吃了菜的,我們沒有迫害他們。」端來的飯菜吸毒犯吃不完,就又端回去餵豬,接見的家人看見中隊倒掉的飯菜都是一桶一桶的,還覺得法輪功學員在裏面享福。事實上「沒有西山坪的豬吃得好」。後來惡警剋扣生活費,也不准吸毒犯倒饅頭和飯了,能吃多少端多少。

嚴管組法輪功學員一天到晚都在遭受折磨,吃飯時吸毒犯也不讓他們精神放鬆。強制蹲著、低頭,專門由人押著他們的肩和頭,不准亂動、反抗。吸毒犯則可以隨意坐,隨意走,隨意擺姿勢,專挑好吃的菜,有時還弄酒喝。

當然長期這樣吃是會餓死人的,它們看見人餓得不行了,就轉一個舍房,給吃兩三天飽飯,然後又轉回去繼續實施「飢餓療法」和酷刑折磨,反覆迫害。它們稱「就是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主動絕食它們還要強制灌呢,這些法輪功學員被多次強制灌食。

「飢餓療法」已使法輪功學員枯瘦如柴、渾身無力,在此情況下吸毒犯每天還要對他們進行各種酷刑折磨,「每天一歌」便是典型的一種。

酷刑三:「每天一歌」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酷刑演示圖:「每天一歌」

吸毒犯將法輪功學員撲倒在水泥地上,然後兩人各拉一隻手反扭按著,臉貼地,兩條腿由3-4人踩著。吸毒犯一人按住頭用塑料凳砸;一人用木棍在背部、腰部、腳桿等處亂打,木棍用布包裹(傷內不傷皮,掩蓋其打人的痕跡);一人用膠凳或飯缽打踝關節骨頭;還有的用腿踢、跺、蹬;還有用鞋子打。一些人在窗口假裝大聲唱歌,掩蓋迫害事實,怕讓外界聽見打擊和叫喊聲,給它們曝光。慘叫聲撕心裂肺,但嘴立即就被擦腳帕堵住。

其他舍房的學員可聽見急促的「咚咚」的拳腳聲、打擊聲和怪叫似的唱歌聲。整個樓層都在震動,整個中隊被恐怖的氣氛籠罩著。總之舍房裏面有甚麼,就抓起甚麼打,要達到它們的所謂「打遍、打夠、打痛」的目標。人痛苦掙扎,全身都是傷,一會兒就昏死過去。有時值班勞教和警察在門外站著看。

劉華任中隊長後,法輪功學員張全良遭受這種酷刑最多,他於2001年12月25日被押到嚴管分隊(一直到走出勞教所)。這樣的毒打前半年天天如此,吸毒犯稱這是「每天一歌」,有時一天一次,有時一天幾次。開場白很簡單,吃過早飯,吸毒犯準備好後,問一句:「今天寫不寫(三書),不寫給我弄(整)。」一切便開始了。有一個月時間,打昏醒來後,又問「寫不寫」,不寫又被押上釘子板凳。

酷刑四:「拖去見幹部」

酷刑演示圖:「拖去見幹部」

教育大隊惡警強制法輪功學員稱他們為「幹部」。學員被施酷刑「每天一歌」,昏過去,醒來後,這些邪惡「幹部」叫人拖去談認識。吸毒犯知道自己的「威風」讓幹部看見有好處,於是更加賣力。在舍房就擺開架式,舍房組長在前面大搖大擺的領路,後面左右各一個吸毒犯把學員的手反扭向下,押著向前拽;一個猛抓住學員的頭連按帶拖,有時頭幾乎貼地;一個抓住學員的衣服往前拉;後面一個手抓在學員背上往前推;還有幾個跟在後面搖頭咧嘴罵,整個場面被一種急促的恐怖氣氛籠罩著,惡警在後面或在值班台上指揮。

酷刑五:「幹部談話」

酷刑演示圖:「幹部談話」

拖到值班台或辦公室或其它秘密房間後,惡警在前面椅子上坐著,法輪功學員被強制蹲下,兩邊各有2個吸毒犯押著,後肩有2人按著,再後還有幾個提著竹塊和木棒準備打人。惡警坐在椅子上,蹺著二郎腿,用腳指著學員的頭,邊喝茶邊問,吸毒犯在旁做記錄。都是一些誣蔑、謾罵法輪功和其創始人或者其它耍流氓的問題,語調陰陽怪氣,很多問題都強迫用「是」或「不是」回答。

如果惡警撈不到任何一點東西,「談話」便不是每天都有(隔三差五的來)。從值班台下石梯,就是長方形煤渣地「三合土」操壩(值班台距操壩高4米左右),每天集合、走操、吸毒犯和惡警打籃球等都是在此。操壩一面是三層樓的舍房(嚴管組在二樓),其它幾面是同值班台一樣高(4、5米以上)的石頭保坎牆。站在操壩上就像站在一個長方形的坑裏面,只能看見一塊小小的天。

酷刑六:「倒拖」

酷刑演示圖:「倒拖」

如果談話中惡警甚麼也沒撈到,便氣急敗壞的咆哮:「給我拖回去。」吸毒犯沒討到「幹部」的歡喜,「獎勵、寬鬆」沒得到,神經也被繃緊了,面孔更加兇惡。它們立即把法輪功學員撲倒在地,臉、胸貼地面,四人把腳提起(兩人一隻),頭朝下,拖著向前奔跑,不管地面是甚麼情況。身體和地面的摩擦聲呼呼作響,衣服扣子全被剮落,鞋襪被拖掉,褲子被撕破。拖下石梯,拖過煤渣地操壩,拖上樓梯,拖過水泥地走廊,最後拖進舍房,雙手很快就血肉模糊,臉也被剮破,全身是泥(雨天更重)。吸毒犯邊拖邊罵,張牙舞爪,氣氛特別恐怖。人已經無力反抗。

酷刑七:群毆毒打

高精度圖片
酷刑演示圖:拖回毒打
高精度圖片
酷刑演示圖:打腳心

高精度圖片
酷刑演示圖:勒脖子、捂嘴

酷刑演示圖:臉、嘴被打歪

拖進舍房後,吸毒犯用毛巾箍住法輪功學員脖子,在後面緊勒,把人撂倒在地上,人半坐著。另一人用擦腳帕堵住他們的嘴。幾個人用腳使勁踩、蹬、踢他們的腳、腿。一般7、8人打,將人團團圍住,打手心、打腳心、打貝母、筷子夾手、揪肉,還有用鞋底打,用飯盆砸,用膠凳打。為淹沒打擊和叫喊聲,它們高聲唱歌。人很快就沒氣了,一會兒又醒過來。門外值班吸毒犯在看動靜,煽陰風點鬼火,說:「不要打死了(狠狠打)。」

【注】吸毒犯並沒有有意區分「每天一歌」和「群毆毒打」有甚麼不同,因為它們的邪惡招術是亂用、交叉用,「想怎麼整就怎麼整」,這裏只是為了方便敘述。

酷刑八:逼看黃色畫

酷刑演示圖:逼看黃色畫

吸毒犯將法輪功學員強制貼坐在鐵床前,左右兩邊由人把他們手和肩死死按住,一人抓住他們的頭髮把頭拉起,一人掰開他們的眼睛,兩人坐在床上拿著黃色畫逼他們看,後面有人拿著木棒準備打。另外還逼唱流氓歌曲,如「把你砍成肉砣砣,一刀一刀的奪(刺)死你……」

中隊長李其偉公開無恥的咆哮:「逼法輪功學員唱流氓歌曲,逼看黃色畫是幫助法輪功學員回歸社會。」

酷刑九:偽造「三書」,強按手印


酷刑演示圖:偽造「三書」

酷刑演示圖:強按手印

幾個吸毒犯將法輪功學員的頭和身體死死按在鐵床上不動,另外兩人將右手拉出。一個吸毒犯抓住法輪功學員的手在它們已偽造好的「三書」上簽字、按手印。其餘的吸毒犯在罵,等著得獎分、減刑。

龍仕舜在任西山坪副所長和教育大隊大隊長期間向吸毒犯下達「只要結果,不管手段和過程」,「不惜一切手段拿出三書」的惡毒口令。一是邀功請賞;二是瓦解法輪功學員的意志:「三書你都簽了,你還堅持甚麼,假得很。」中隊長李其偉公開對法輪功學員講:「吸毒勞教以法輪功學員的名義寫三書是高尚的行為,法輪功學員要感謝吸毒勞教。」

酷刑十:吊打

酷刑演示圖:吊打

吸毒犯先將法輪功學員用床單包裹(打後傷內不傷皮),然後吊在舍房門窗上,一擁而上,用木棍暴打。昏死過後再用冷水潑醒,頭向下耷拉著,反覆迫害。如大法弟子劉吉兵(男,28歲,中專畢業),重慶綦江齒輪廠職工,2001年9月被送西山坪,在教育大隊嚴管組遭受過種種酷刑,人嚴重脫形,臉色蒼白,腿被打得一瘸一拐,行走艱難。2002年上半年遭受迫害最嚴重,其中吊打是所遭受的酷刑之一。

被嚴管的法輪功學員長期處於飢餓、被恐嚇、毒打、剝奪睡眠……狀態,人非常的虛弱。常常是滿身泥灰、神智昏迷,舊傷未復原,新傷又起。走路說話都很困難,身體機能混亂,生命微弱。在遭受毒打折磨時無力反抗,人很快便昏死。

惡人榜(部份直接參與迫害者)

惡警:
塗德語──重慶市勞教局政委,約50歲,常來督促加重迫害。
龍 鬃──勞教所所長(專職犯罪的惡警)。
龍仕舜──勞教所副所長,兼教育大隊大隊長,常駐教育大隊,約40多歲,1.60米左右。
田 鑫──教育科科長,後任教育大隊大隊長,戴眼鏡,目光陰險,背微佝僂,40多歲,好酗酒。
胡 宏──大隊長,後調茅家山女子勞教所,一張「苦瓜臉」,30多歲。
田曉海──教育大隊副大隊長,約30多歲,1.70米以上,陰謀的主要策劃者之一。
高 定──曾是西山坪勞教所辦公室秘書,七大隊教育幹事,後提升為茅家山女子勞教所的大隊長。頭髮捲曲,鼠眼,說話聲調異常、陰怪,擅講歪理邪說,男,30歲左右。
劉 華──中隊長,後調任西山坪勞教所生活管理科科長,綽號「劉黑娃兒」,頭髮捲曲,長得黢黑,粗魯狠毒,30歲左右。
李其偉──中隊長,綽號「李麻煩」,戴眼鏡,半禿頂,長得像婦人,陰陽怪氣,山區跳出來的,曾當過歷史教師,30多歲。
肖興銘──嚴管分隊分隊長,龍仕舜的司機,後調任勞教所包裝廠廠長,40歲左右,1.70米左右。
王 陳──嚴管分隊惡警,綽號「麼八麼」,從學校出來不久,20多歲,1.81左右米。
李中全──惡警,肥胖,頭髮花白,文化低,暴橫,常酗酒後臉脖通紅現「雞皮疙瘩」,50多歲,1.58米。
李春倫──黃頭髮,戴眼鏡,瘦,薄嘴唇,陰險,30多歲,1.67米左右。
李 勇──惡警,微黑,月2001年被評為「十佳」後,上面組織過到香港旅遊,見過那裏到處在煉法輪功,男,30多歲,1.59米左右。
葉 華──惡警,是搞廣播、搞欺騙世人的文藝表演的主謀,30歲左右,1.70米左右。
陳建平──惡警,綽號「一杷(堆)屎」、「獸醫」,某醫校骨科類專業畢業,曾是獄醫,黃頭髮,20多歲,1.65米左右,心理扭曲,常叫吸毒犯給其講淫亂經歷。
劉期鬥──惡警,綽號「流蝌蚪」,肥胖,走路遲緩,累喘,文化低,本已退休,卻賴著不走,擅長利用吸毒犯為期賺取退休前的業績,工資每月1500元以上,60多歲,1.57米。
***還有周本中 姚校長(西山坪駕校) 王靜(男)等
【注】綽號都是吸毒犯總結並常喊出來的。

吸毒犯:
王建鵬──重慶渝中區,綽號「短腿」,身高1.59米
何衛東──重慶較場口,30歲,背上有多道5寸長的刀疤
鄧 平──四川,綽號「花腦殼」,34歲,腦殼上全是白刀疤
刁小微──重慶南岸區42歲,
劉洪光──重慶沙坪壩區,綽號「狗兒」
陳 剛──重慶大足,29歲,練過拳擊和健美,肌肉發達
楊 兵──重慶秀山縣,27歲
孔 林──重慶渝中區黃花園,28歲
劉曉光──重慶南岸區銅元局,38歲
夏先科──重慶潼南縣,40歲,1.82,高達強壯,籃球手,80公斤
劉 東──重慶市區,30歲左右,人民大學畢業後當過記者,很快吸毒變壞,有「希特勒」紋身,打人狠毒,葉華搞的廣播主要由它和王建鵬主持,值班吸毒犯。
***還有: 劉超 劉登紅 張鵬(有紋身)等

重慶市地區區號──023 
重慶市勞教戒毒管理所:(023)6827-2131/2111/2105
地址:重慶市北碚區 郵編:400700 
重慶市新勞教轉運站:(023)6775-8448  
地址:渝北人和鎮萬年村18號 郵編:401121 
重慶市勞動教養工作管理局:(023)6787-1831 傳真:6787-1831 
地址:江北區楊河一村72號10樓 郵編:400020
重慶西山坪勞改農場:(023)6827-1290
重慶市西山坪勞動教養管理所:(023)6827-2131/2009 地址:重慶北碚 郵編:40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