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禽獸暴行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7日】那是2002年9月份的時候,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原來的五大隊(法輪功學員和普通刑事犯混雜關押的大隊)在解散一段時間後又重新組建,內部稱為「轉化隊」,是專門用來暴力迫害「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專門糾集了一批邪惡打手,實行所謂「強行轉化」,在中共「十六」大召開前夕,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

被非法關押在五大隊的法輪功學員,先是被強制蹲在地上雙手抱頭,雙腳站在一塊瓷磚範圍內,超出一點就是一頓暴打。蹲著的人被弄到一個小黑屋內,被推、掰、撅。有的人被推到廁所裏,脫光衣服,在寒冷的冬天裏,把窗戶打開,讓凜冽的寒風吹到身上,再一盆接一盆地往身上澆冷水;有的人甚至這樣整夜被寒風吹著,一盆接一盆被冷水澆著,同時電棍在身上電擊著……

更為摧殘人性的是,邪惡打手們把法輪功學員脫光衣服凍在屋裏站著,把學員的睪丸用水沾濕了,然後用電棍電擊,痛苦使人無法承受,被迫寫所謂「三書」。我曾問過好幾個受此酷刑的人在電擊時的痛苦感受?他們都搖頭,誰也不願意描述那內心無言的痛苦。

勞教所裏的邪惡勾當罄竹難書!惡警們把堅定不屈的學員綁到宿舍鐵床上,手腳抻開,用手銬、繩子固定住,動彈不得,身體呈現一個「大」字形。然後戴上膠皮手套,或用手巾揉捏睪丸。那種痛苦,對人性的踐踏,對人的尊嚴的侮辱,人類的語言根本無法描述。用惡警們自己的話說「是供他們玩的,想怎麼摧殘就怎麼摧殘」!他們自己也承認,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迫害手段、招數,甚至電影上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德國法西斯都趕不上,有過之而無不及。

五大隊隊長趙爽帶頭迫害法輪功學員,然後在隊長,管教的授意和縱容下,放任那批打手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把法輪功學員連續吊銬幾天幾夜不讓睡覺,若打瞌睡,就用發著藍光的手電筒式的電棍強光刺激雙眼;用打火機燒陰毛:打火機一亮,「噻」一下瞬間燒到肚皮上滅了;用皮鞋狠命踩踏腳趾甲、腳背等,我的一個腳大拇指被踩黑了,腳趾甲脫落下來;用打火機隨意燒灼手腳,燎起大水泡;時不時從脖領處往身上澆涼水,開心取樂。

隊長管教指使五、六個人按住法輪功學員身體四肢、手腳,使其動彈不得,根本無能為力,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拉著自己的手在「三書」上按了手印,那種精神上的痛苦無法描述,這不是強姦民意嗎?有的人最後被逼瘋了,還幾次被送到小號、萬家勞教所醫院繼續迫害,最後實在不得已才保外就醫,把人送回了家。

被迫害致死的原哈爾濱廣播電視大學周景森教授在五大隊被隊長趙爽用電棍連續電擊了四個多小時,被強迫寫了「三書」。最後趙爽也扔下了電棍,說:哎呀!我怎麼能打你呀,你的歲數都趕上我爹的歲數了。周景森教授被調到四隊後,隊長郝威等還強迫他每天掃地,打掃衛生。終於有一天,他支持不住,倒在地上,被抬走了……

還有家在阿城市的張炳祥,女兒還在萬家勞教所被迫害著,勞教所怕連續絕食五天,骨瘦如柴的張炳祥死在勞教所裏,把體重只有70多斤、瘦得皮包骨、兩眼深陷在眼窩裏的張炳祥匆匆送回了家。送回家後,當地610、派出所和勞教所的人還多次上門騷擾,使其不得安寧,直至把人逼死。

翻遍中國的憲法,刑法、任何一條法律,只有殺人、偷搶、吸毒、嫖娼、亂倫、詐騙、貪污是犯罪,沒有說做好人是犯罪的,沒有說修煉有罪!法輪功修煉者到省政府上訪,到北京上訪,也是依據中國憲法的「公民有宗教和信仰自由,有向上一級機關反映意見和建議的權利」。可是今天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們又何嘗講過甚麼法律!

俗話說得好:烏雲遮不住太陽。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我現在做的只是像小草一樣,頑強的活下去,向人們揭露邪惡的迫害,告訴人們做好人沒錯!慢慢的洗刷污點,洗淨自己,到全球公審江××的那一天,我要做一個人證,出庭作證!為周景森,為張炳祥,為王文波,為所有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為我自己遭到的迫害,出庭發表證言!

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各大隊電話
一大隊:現任隊長楊金堂、教導員楊宇,原隊長李金華現任勞教所副所長,電話:0451-820370101
二大隊:隊長尤士強,副隊長李長春,電話:0451-82037102
四大隊:隊長郝威,教導員張濱,電話:0451-82037104
五大隊:隊長趙爽,電話:0451-8203710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