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海外同修比學比修找差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2日】幾個月以來海外大法弟子克服種種困難,不管嚴寒酷暑、冰天雪地他們一直堅持不懈在紐約曼哈頓講清真象,他們的這種壯舉使我們身處「逆境」的大陸大法弟子受到極大的鼓舞和震撼。特別是在這過程中海外同修都能夠最大限度的放棄自我、圓容整體,使不明真象的曼哈頓人在急速的覺醒。

通過多次交流我們與海外同修找到了整體差距,突出表現在幾方面,現把其整理出來與同修交流。

* 打開封閉增加交流、整體提高。

我們看到的是:幾年來海外大法弟子經常不定期的參加各種法會、集體學法、集體交流、共同配合做證實法的事,人人在這其中都被大法熔煉著……,在矛盾中找自己不斷的修正自我,遇到問題不繞開走,不斷提高整體配合的意識,大法的威力時時都能體現出來。

反觀我們自身在大陸邪惡的環境中,在五年多邪惡至極的迫害當中我們一直堅定維護法,並利用各種方式向世人講清真象。在巨難中走過來的大法弟子,人人對法都有了自己的一定認識和理解,每個大法弟子都在各自的環境中起到了證實法的巨大作用。但卻因為大陸環境的特殊性,大法弟子間整體封閉,缺乏溝通、交流,使得我們失去了整體修煉的環境,人為的造成了許多間隔,不能形成一個完整的有機的整體,使得邪惡迫害依然猖獗,講真象也存在一定的死角和空白區。

我們通過交流逐漸認識到:修煉的環境對修煉人來講也很主要,在這裏我們能看到不足,找到差距。幾年來邪惡盡一切所能造成一種恐怖的環境,間隔大法弟子使我們不能形成整體修煉環境,不能在證實法中整體配合協調一致。

2004年11月,我們突破重重阻力來到吉林省某縣一農村,在那裏我們和當地幾十名農村大法弟子召開了自1999年7.20以來的第一次法會。當時主要交流的內容是:如何揭露邪惡,如何在正法修煉中找自己,如何增加整體意識,如何幫助同修走出來,利用各種方式使大法的真象讓每一個世人知道等。

兩個月後我們得知,那次參加法會的大法弟子不但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還幫助更多的在家同修走出來。他們還到本縣一個最偏僻的鄉,那裏狼、蛇出沒,交通不便,縣裏派去該鄉任職的幹部誰都不願意去,這個鄉有的村民連汽車都沒見過,更不要說了解大法的真象了,該鄉同修連明慧週刊都看不到。那次參加法會的幾個農村大法弟子和當地同修不斷交流,並給他們送去了大法真象資料,還和他們整體配合,一夜之間上千張真象光盤、幾百本真象小冊子、和其他大法真象資料撒遍各村屯,無數村民開始得聞了大法的真象,也帶動了當地大法弟子走出來參與證實法。

像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我地區現已有部份大法弟子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清醒、理智的三三兩兩的組建起了一些學法小組。

* 堅定維護法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

目前大陸還有許多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遭受邪惡殘酷迫害,我們一直在努力的營救他們。可是在這過程當中也暴露出了許多問題:沒有持之以恆同時摻雜著人心、人情營救同修;有時還強調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是有執著、有漏,而忽略了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沒有把他們的事當做自己的事,法理不清、沒有把營救同修、反迫害救眾生當成是堅定維護法的一部份。

我周邊地區有一迫害非常嚴重的城市,資料點堅定的大法弟子先後被邪惡抓捕判重刑,當地同修在這其中沒有把同修的被迫害當成是對大法整體的迫害,並採取相應的整體營救措施,而是陷入到他們是否有執著、有漏才被迫害的爭論當中,而沒有在這過程中找自己,利用這件事把該講的真象講到位,從而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救度更多的世人。這樣做的結果使得當地迫害更為嚴重,資料點一個接一個的被破壞,堅定的大法弟子幾乎都被邪惡迫害,給當地正法工作帶來了巨大的損失。

還有一地區幾處資料點同時被邪惡破壞,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綁架,為營救同修當地大法弟子製作各種真象資料、不乾膠散發。但在營救過程當中,產生了分別心,大家認為「重要的」就全力營救,「不重要的」就一語帶過。這樣做的結果反而給邪惡迫害授以藉口……

我們通過學法交流認識到: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即使有執著、有漏,那也不應該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而應是主動在大法中修去的。當同修被迫害時,我們的第一念首先是正念加持同修,因為對任何一個同修的迫害其實都是對大法整體的迫害。當我們認識到這一點時,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我們做多少都不會有絲毫怨言。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因長期在邪惡的環境中遭受迫害仍堅定修煉,這一點也是難能可貴的,在外面的大法弟子如果站在整體上考慮,就不會為他們仍存在的執著表現所動,更不會為任何外部環境所動,因為一如既往的營救同修,堅定維護大法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

* 同修之間要有熔化鋼鐵般的善心

由於大陸的環境的邪惡和複雜,至今仍有一些同修沒有走出來,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一個不落的「回家」才是師父的本願,這樣就需要我們同修之間互相幫助、互相提醒、在法上認識法,共同走出來做證實大法的事。

有一得法較早、曾在大陸親自參加過師父學習班的大法弟子,他在一工廠一直擔任廠長職務,在迫害鎮壓之前也做過許多洪法的事,但7.20鎮壓開始後,他迫於壓力就不煉了。他身邊有一老年大法弟子,五年多來一直默默的給他送每次師父的講法和經文,而他每次看完後也沒有甚麼太大反應。周圍的其他大法弟子都勸那位老年大法弟子,不要再給他送經文了,免得耽誤時間做證實法的事。而這位老年大法弟子卻想:那位廠長得法較早,又參加過師父的學習班,如失去這萬古機緣就太可惜了。她不顧周圍人的勸阻,五年多來不管這位廠長的態度如何,都堅持給他送師父經文並多次和他交流。

2004年年末,這位廠長不但再次走入修煉,還主動出錢出車和當地其他大法弟子一同到某勞教所要人。2005年1月這位廠長還拿出了許多錢物資助遺孤和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他這樣做不但帶動了當地其他同修走出來證實法,還使當地許多世人明白了大法的真象。

還有一位1997年得法的女大法弟子,7.20鎮壓開始後,她迫於壓力就不煉了。當地大法弟子多次找到她,給她送師父的經文,但她卻一直沒有走出來。

前一段時間她到吉林某地的一個親屬家,在那裏她認識了一位60多歲的老年大法弟子。60多歲的老人知道了她的情況後,沒有指責而是鼓勵她,並多次和她共同學法,她才逐漸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並和她一起去做大法的真象資料。一開始她根本不敢去做真象資料,60多歲的老人就手把手帶她,第一張真象資料老人讓她貼到了自己家的門上…… 接著又帶她挨家挨戶送資料、逢人講真象。她開始真正的走出來了,但還有些怕心,有時到很遠的農村把真象資料扔到院子裏回頭就跑。60多歲的老人看到這種情況沒有著急埋怨她,而是自己一次又一次到她發過真象資料的地方,把大法資料重新放好。

接著又和她一起學法,並告訴她:大法真象資料來之不易,發放過程中首先自己要先看真象資料的內容,並根據講真象對像的不同選擇資料。方圓百里住戶60多歲的老人沒有不知道情況的,哪家有影碟機,哪家有幾口人她都熟記在心。但她卻多次鼓勵這位大法弟子獨立講真象、救世人。經過60多歲老人的耐心幫助,這位大法弟子真正感受到了老人熔化鋼鐵般的善心。發自內心的對老人說:從你的身上我看到了慈悲的力量,我不光要自己走出來,還要使更多的人明白真象。後來這位大法弟子終於回到了自己的家鄉,不但自己講真象,還帶動周圍許多的過去不敢走出來的同修共同講真象。

對照自己我們有時在幫助同修時還存在著人的想法,認為付出總要有回報,當達不到我們期望的立竿見影的效果時就心灰意冷,做而不求才是我們修煉中的標準。表面上有些事情看起來好像是在幫助同修,其實我們個人的修煉提高也是時刻貫穿在其中的。

* 擺正基點、修正自我、不斷增強整體意識、主動同化大法

不管在哪裏,在甚麼地方都有許多堅定的、精進的大法弟子,在個人修煉、證實法中都做得很好。邪惡猖獗遭受迫害嚴重的地區,大家在一起交流的話題大都是個人如何堅定修煉,個人如何講真象,個人如何破除磨難…… 而不能更多想到別人,突出表現是:整個地區同修之間封閉很嚴重,缺乏交流環境,信息渠道不暢通,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後不能立即上網曝光,更不能很快的使每個大法弟子知道情況並正念加持,也談不上整體營救同修,師父的講法和經文及明慧週刊很長時間才能傳到學員手裏。

大家在一起共同在研究做證實法的事時,都在強調自己的做法,都在要求別人配合自己。出現問題向外找,對當地出現的一些問題和情況,大家各持己見,都期待著出現一個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協調人、資料點的同修,想辦法立即解決「問題」,但卻忽視了每個人都修煉提高在其中。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每個人都有責任和義務共同做好大法的事,每個人都應本著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為自己負責這樣一個態度,共同承擔大法的工作,而不是把問題、矛盾推給少數的幾個大法弟子。

我們看到周邊配合稍微好一點的地區,大家在一起交流的主要內容是:除了不斷修正自己以外,更多的話題是──如何放下自我使更多的同修走出來,如何更好的配合整體,如何更好的營救同修,如何更好的互相配合講清真象等。儘管有時同修在證實法中有各自不同的想法,但都能夠擺正基點,把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而不是過多的強調自我。對師父的每次講法、評註、明慧編輯部的每篇文章大家認真學習領會,如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五年大陸法會交流、提供演示酷刑展圖片、收集遺孤資料等,大家整體配合分工有序,整體上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當地正法環境相對來講比較穩定。

其實只要是大法弟子,不管是做甚麼大法工作的,大法的標準對我們每個修煉人都是一樣的。我們只有在各自的環境中向內找不斷修正自我,同修之間比學比修找差距,增強整體配合意識,真正的把別人的事當成自己的事,這樣才能逐漸的同化新宇宙的標準,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

以上為個人一點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