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網2005年2月12日】前幾日,我地一老年女大法弟子被邪惡之徒非法開庭審判。聽說這個消息,我感到十分意外,因為前一段時間還聽說她們家正在給她往出「辦」呢。但聽剛剛從拘留所和她非法關押在一起正念闖出的功友說,我們在裏面絕食抗議,她還有些不理解呢,認為絕食有啥用,能闖出去嗎?功友和她交流,告訴她要通過各種形式反迫害,不要消極承受,要全盤否定。該女功友說:「前幾天被非法判刑的幾個功友,她們修得那麼好,正念都很強,都被判了刑;再說,又在我們家搜出那麼多東西。」通過該女功友的言行,體現出了她的幾點不足:

第一、正念不強。沒有做到法中要求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第二、被情所困,指望常人。該功友被非法綁架後,家人通過關係經常去接見,並一再告訴她不要絕食等,家人在花錢找人。原先她也覺得不對,告訴家人不要來了,不要管她啥樣。家屬擔心老人,哭哭啼啼又上來勸,老年功友又動了情,既然家屬給辦了,就聽他們的吧。順從了家人,指望了常人。第三、沒有以法為師。別人做得好,是體現出來的一面。也許她們也同樣存在著法理不清晰,默認了邪惡的迫害,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結果遭到了進一步的迫害,被判了刑。第四、沒有做到全盤否定。該功友在裏面消極承受,認可了邪惡的迫害,沒有從本質上看清這場迫害絕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沒有從內心深處做到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換句話說,就是沒有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正如正念闖出來的功友所講:我是主佛的弟子,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我的使命是救度眾生,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邪惡是不配考驗的。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法無所不能。只要我們做好走正,師父一定能給我們做主。

通過這件事,也使我想起另一件事,前幾天被非法判刑送走的另一名老年女大法弟子,其狀態和該功友十分相似。她也是在被非法關押後,家人告訴說正在花錢往出「辦」,在裏面好好呆著。該大法弟子倒是配合,幾乎每天家屬都來接見,送吃的。甚至沒到期,伙食費都交上了。以為能放呢。半個月過去了沒放,該功友還是不悟,沒有用正念對待,沒有積極講清真象、揭露邪惡、反對迫害。不法警察來提審,一詐,啥都承認了。結果一個月後轉到看守所,2004年10月份被非法開庭審判,現已送到外地。

以上事情,給了我一個很大的提醒:一是當功友被非法綁架關押後,除上網曝光和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外,當地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及時做好家屬方面的工作,向他們講清真象,啟發他們的正念,不要使其通過常人途徑來解決功友的被迫害,而是應該和當地的大法弟子相互配合,積極的到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局、法院、檢察院、看守所、拘留所等地去要人,去講清真象,揭露迫害。這樣,才能減輕功友的被迫害,真正達到營救功友和救度眾生的目地。另外,如果被非法關押的功友有外求之心或正念不強,家屬通過常人形式的做法,往往會幫了倒忙。或使功友進一步妥協,完全順從了邪惡,甚麼保證都寫了(也許能出來);或使邪惡鑽了空子,加重了迫害,因為被關押的功友一旦有了依賴家人和常人的心,就不能站在正法的基點上正念對待面臨的一切。這也是有實例可證的。二是如果有機會,要想辦法和裏面的功友接觸,如和家屬一同接見等,使其在法理上更清晰,正念更堅定,和當地以至海內外的大法弟子形成一個整體,全盤否定,正念抵制非法關押和迫害。

其實,關於全盤否定的法理,師父已在多次講法中講給了我們,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鼓掌)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得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

綜上所述,希望我們每一名大法弟子,包括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都能在任何環境中放下人心,明晰法理,正念正行,全盤否定,走好我們最後的正法之路!

隨想所寫,不當之處懇請指正和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