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方時空記者採訪我的經過看造謠媒體欺騙世人


【明慧網2005年2月11日】這是1999年10月份東方時空的記者採訪我的一段經歷,我今天講出來是為了讓更多的民眾看到造謠媒體的欺騙世人、構陷大法的險惡用心,看到大法弟子的真誠與善良。

1999年10月,東方時空的記者在我單位領導的陪同下,拿著攝像機來採訪我。記者問我的病是怎麼好的?並告訴我當前的形勢應該明白,要好好的配合他們。其實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讓我誣蔑大法、說假話,幫他們造謠欺騙全中國的民眾。我曾是一個白血病患者,我的第二次生命是法輪大法給的,是李老師把我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使我成為一個健康的人,並教我做一個好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今天,我決不能迫於壓力背叛自己的良知。我對他們說:「××黨不是講實事求是嗎?你們是讓我說真話,還是說假話?」東方時空的記者和單位領導都說:「那當然叫你說真話了。」我說:「那好,你們叫我說真話,我要告訴你們‘法輪大法好’,你們敢錄嗎?你們敢在全國放嗎?」記者聽我這麼一說,就出去給他們的領導打手機請示,最後灰溜溜地走了,之後沒敢再來打我的主意。看來他們是不敢聽真話的。

我是95年4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沒煉功前,我因患再生障礙性貧血長期住院治療,身體不但沒有任何好轉,反而引發了心臟病、糖尿病等多種疾病,可以說是一個已經被判了「死刑」無藥可救的人。在我住院的4年當中,這個醫院像我這類病人共有14個,死了12人,現在活著的只有2個人,這2個人都是學了法輪大法而從新活過來的,我就是其中一個。是法輪大法淨化了我的身體,給了我健康,現在我的身體素質勝過一般的壯年人。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大法,我早已命歸黃泉了。所以我發自肺腑的告訴大家: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使我重生,是「真、善、忍」的宇宙法理使我做一個好人,不要聽信造謠媒體的欺世謊言,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就足以說明東方時空、焦點謊談、中央新聞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要不為甚麼不敢讓好人說一句真話呢?

以前我在單位是廠長兼黨支部書記,在一次查夜崗時從高處摔了下來,造成重傷,當時的狀況十分慘烈。從那時以後我這個一米八的大個子10多年僵直臥床,不能動彈,只要稍微動一下猶如萬箭穿身,疼痛難忍。醫生最後的結論是:脊椎炎晚期嚴重挫傷,已經長到一起,很難恢復,發展下去周身達到僵直,最後導致敗血病而死。我每天要吃4顆大粒丸,再加一把藥(價值50元)來止痛,真是生不如死。我經過多方治療,花去了16萬元的醫藥費,而單位經濟滑坡,無處報銷。兒子上大學因為沒有錢要靠別人幫助才免於被迫退學,女兒小小年紀四處打工。正當家中因為我的事故幾乎無法再支撐下去之時,我們全家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法輪大法的無上威德使我的生命從此復甦,我身體一天天好起來,能下地了。一個月後,我可以從3樓走到一樓,每天走近一個小時到煉功點去煉功。當時自己的心情真是難以言表,全家人一提到大法總是眼淚汪汪的,法輪大法太神奇超常了!

一次我到醫院複查時,拿原X光片給醫生。醫生說:「把人抬進來吧!」我說:「我就是本人。」醫生懷疑地看著我說:「這不可能。」我說:「我煉了法輪功才站起來的。」醫生聽後十分驚訝,連聲說:「奇蹟!奇蹟!」由於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家人、親朋好友幾十人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得法3個月後的一天,我騎自行車從郊區到市場一路風景盡收眼底,當時的心情真是感慨萬千,淚如泉湧,10年臥床不起只能等死的一個人今天能像正常人一樣走出室外領略風景,我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挽救了我幾乎維持不下去的家庭。可這樣一部好功法卻受到江××的鎮壓,編造了所謂的1400例,對億萬民眾進行殘酷迫害,無數個家庭在江氏暴政下傾家蕩產、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江××對「真、善、忍」的迫害打擊的是人類最美好的東西,是在反人類,希望它早日受到正義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