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報告:新華社構陷法輪功又有新罪證


【明慧網2003年7月3日】2003年7月2日17點37分,新華社屬下的新華網突然出現一篇文章:「毒死16名乞丐、拾荒者的犯罪嫌疑人係一法輪功分子─浙江特大系列投毒殺人案告破」(http://www.zj.xinhuanet.com/2003-07/02/content_666441.htm)把涉嫌系列殺害乞丐的罪名扣在法輪功身上,繼續江澤民集團構陷法輪功的勾當,留下了明顯的誣陷罪證。

案件未破,新華社定案

新華網浙江頻道的這篇文章稱,500警察奮戰5晝夜,終於於前一天(即7月1日)晚上偵破毒殺14名乞討、拾荒者的系列投毒殺人案,抓住兇手陳福兆。但是,在大約5個小時以前,即7月2日上午10點31分,《浙江都市快報》刊登的記者唐澤文的文章「浙江龍港鎮連續14名乞丐非正常死亡 疑有人投毒」中,遠較新華社更詳細地介紹了此案,其中沒有提出任何兇手的情況,僅僅有一條線索:「另據目擊者反映,事發當日中午,有一名騎摩托車的男子遞給一名拾荒老太一瓶礦泉水,老太飲用後不久即倒地身亡。」

顯然,該文發稿之時,該系列毒殺案仍然沒有頭緒,公安僅僅「疑有人投毒」。而新華社文章中稱前一天已經偵破,相互矛盾。

為了揭開案件是否告破之謎,7月3日我們聯繫到案發地蒼南縣宣傳部,一位男士肯定地表示:本案還沒有告破,沒有說兇手是煉法輪功的,當地媒體也沒有報導;500名警察還在調查,他的很多公安朋友都參與了。

為了慎重,我們又聯繫到蒼南縣廣播電視局,一位自稱姓傅的先生稱,當地沒有報導,更沒有報導說兇手是煉法輪功的。他還建議我們跟新聞中心聯繫,但是沒有聯通。

經仔細調查,我們沒有發現任何其它獨立的報導,但是不少地方媒體轉載新華網的這條「消息」。

領導略過同類案件,凸出本案針對法輪功

唐澤文的文章指出,類似案件在溫州以前就發生過。「此前,溫州市鹿城區也發生過殺害乞討、拾荒人員的大案。現已查明,警方5月24日抓獲的犯罪嫌疑人陳勇鋒共殺死10名收廢品者,並將其中9人分屍。」如此罕見的連環殺人分屍案,卻因為受害者是「破爛王」,沒有引起當局重視,更不見媒體追炒。

而同樣是針對乞討、拾荒者的本案,在公安部長和浙江省長的高度重視之下,在偵破之前,新華網就一口咬定兇手是煉法輪功的,並且各地媒體紛紛轉載,表現出了有計劃的、強烈的污衊法輪功的意圖。

新華社修改網頁內容,為謊言做足註腳

新華網浙江頻道7月2日17點37分刊出的文章,待晚上11點多再看時(或許更早),竟然被刪除了大半。除了現在看到的內容外,原先還以「相關報導」的形式刊登了《浙江都市快報》唐澤文的報導。

很明顯,針對同一系列毒殺案,唐澤文的報導與新華網的報導完全不同。如果一直放在一起,很容易讓人看出其中的破綻。這一放一刪,恰恰為新華網自己的謊言做足了註腳,只怕不知就裏的讀者不易分辨。

鎮政府官員回答暴露陳福兆真實身份

為了更多的了解新華網所稱的兇手陳福兆的情況,我們致電蒼南縣龍崗鎮政府。一名不肯透露姓名的官員在回答陳福兆身份時,一開始與新華網保持一致,稱陳福兆是因為煉法輪功而殺人,並且說這是他自己說的;待我們告訴他說法輪功禁止殺生、一旦殺人就因為造業太大而沒法修煉的道理後,並且指出有人認識陳福兆、知道他不煉法輪功,這名官員馬上改口說陳福兆「是個精神病」。

這與著名的「傅怡彬弒父殺妻案」等惡性案件有特別的共同點,那就是兇手精神不正常,但都被官方指為法輪功練習者,作為運動中的宣傳工具。

新華網的文章表明兇手和作者均不了解法輪功

為了說明兇手是法輪功修煉者,新華網的這篇文章寫道:「據他供述:乞丐、拾荒人員在人類中屬最高層次,殺死乞丐、拾荒人員會有利於修煉‘法輪功’。他投毒殺人的目的就是為了提高修煉‘法輪功’的功法。」

假如真象新華文中說的那樣,乞討、拾荒者被陳福兆認為在人類中屬最高層次,那麼他自己要想提高層次,只需要加入乞討人群就行了。說殺人的目的是「為了提高修煉‘法輪功’的功法」,更暴露了無論作者還是被逼供者都不了解法輪功卻在奉命杜撰的底細:法輪功的功法既簡單易學又固定不變,能提高的只能是心性和道德境界,不存在「提高功法」一說。而新華文作者和被逼供者卻聲稱要「提高功法」,在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聽來,無異於痴人說夢。

修煉是超常領域,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因篇幅關係,此處關於法輪功修煉方面的嚴肅要求暫不多說。單從新華網浙江頻道針對這條「消息」的做法,可以肯定,這是倉促計劃而又破綻百出的栽贓構陷。至於在這起栽贓案中,除了兇手陳福兆之外還有誰被知情者指為「精神病」,有待大家進一步查證。

調查印象

蒼南縣龍崗鎮系列毒殺外來乞討、拾荒者一案,與5月24日告破的同樣發生在溫州地區的陳勇鋒一案,具有驚人的相似性:針對外來乞討、拾荒者,手段殘忍,系列做案。陳勇鋒一案鮮受關注;

在陳勇鋒一案之後,又有七名外來乞討、拾荒者非正常死亡,但是仍然沒有得到當局關注;

6月26日的半天之內出現7名外來乞討、拾荒者因「毒鼠強」中毒身亡,500公安連續5晝夜調查,僅僅獲得一條線索,但是案情仍然不得其解;

在公安部部長、省委書記高度關注下,雖然案件還沒有告破、地方宣傳和新聞管理部門不知內情,但是新華網突然公布案件告破,並宣稱一自稱練習法輪功的精神病患者為案件的兇手;

由於「告破」公布得太過突然,新華網浙江頻道的網頁上出現了矛盾,不得不立即刪改;

各地媒體,緊跟新華網,紛紛轉載本案調查結果,附和當局鎮壓法輪功的意圖。

初步調查結論

這是一起高層干預、倉促策劃的栽贓案,旨在在國際上譴責中國人權迫害之聲日益高漲之時繼續污衊法輪功、混淆大眾視聽,與以前的「京城血案」等栽贓案具有相同本質。新華社的老闆江澤民熱衷的是此類兇殺案是否能用來打擊法輪功,而對14名外鄉的乞討、拾荒者的悲慘結局、導致案情發生的個人及社會原因,以及殺害這14條人命的兇手究竟是誰,江氏集團和中共高層則並不真正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