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特務」


【明慧網2005年11月4日】前幾日,本地區兩位同修被綁架,據說與××有關,她是特務。一時間,弄的很緊張。有的迅速轉移了資料點;有的指責接觸過××的同修;有的欲「反偵察」一下,看看××到底是真特務還是假特務;有的說:「現在風聲很緊,不要再拋頭露面了」;有的人心浮動,互相傳小道消息:「某某很可疑,心性也不好;某某曾經轉化過,不可靠,不能接觸」……從而加重了局面的混亂和複雜,也影響到整體的協調和圓容。

過去舊宇宙的根本屬性是為私為我的,因此舊宇宙的演化機制才是「成、住、壞、滅、空」。而今天我們要修成的就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一個同修出事了,不但是他一個人的漏,也是我們整體有漏才造成的。如果我們整體的場很強、很正的話,自然也能夠起到糾正一切不正的作用,促使有漏的同修及時的彌補自己的不足,整體做好。邪惡也鑽不了這個空子了。可是當這個同修出事之後,同修們表現出的這種不能在法上認識法,難以圓容的狀態,不正是體現了整體的漏嗎?也是為私為我的舊宇宙因素的表現。

我覺得:當一個地方出現漏洞之後,我們應該整體向內找──找自己,加強正念,彌補不足,全盤否定舊勢力,及時的將這個漏補上,而不是抱著自我的觀念向外推,或抱怨別人如何如何。甚至有的地方出事了,其它的地方「騰」的一下全避開了,唯恐牽連到自己。我認為:這不但沒有起到反迫害、證實大法的作用,反而順從、加重了舊勢力存在的因素,歸根到底:這種心就是一種為私的保護自我的物質──遇到事情先把自己保護起來,別受到傷害。表面上說的再好──為整體的安全,掩蓋的卻是一顆為我的怕心。我們的安全來自於師尊、來自於我們的溶於法中。這種抱著人心的自我保護又能安全到哪裏呢?理智的去做,是應該的,只是,不能被一顆怕心帶動著偏離了法,仍不自知呀!

相比之下,有的片區就協調得很好,整體高密度發正念,做受迫害同修家屬的工作,站出來營救親人;有的及時曝光邪惡,揭露迫害等,比學比修,跟這些正念正行的同修相比,我們應該找到自己的差距,但是,對於所謂他是「特務」和「內線」以甚麼樣的心態去面對,我覺得在這一方面,還有待於同修們在法上進一步認識和提高。

在這裏,我想講一段親身經歷的有關「內線」的故事,與大家切磋:

2000年,我被邪惡綁架判刑,送到瀋陽「大北」監獄。當時獄裏為了轉化我,安插了兩名「內線」在我身邊,就是「包夾」。其中一名叫「大張」(化名),是獄裏聞名的牢頭獄霸,已服刑多年,同獄領導關係密切。隊長也懼她三分,頗有一套整人的手段,犯人們背後都叫她「狼」。獄裏做這樣的安排是想在我身上下功夫從而達到他們邪惡的目地。當我體會到這一切後,沒有為其所動。因為我想到了師父、想到了法:無論她們怎樣跳,無論環境怎樣惡劣、無論她們做如何安排,我只要堅定的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正念正行,一個不動能制萬動。在這期間,我也逐漸體會到了監獄裏的黑暗、糜爛、殘酷和人性全無的變異。在外面都說「人吃人」,在這裏都叫「狼吃狼」,這便是她們的「座右銘」,為了一口水,為了一根鹹菜就可以大打出手;為了個人的慾望和減刑,更是極盡能事使出奸詐手段,還有骯髒的同性戀……看到這種情形,我暗暗的對師父說:「師父啊!這不就是個人間地獄嗎!這裏的眾生太苦了,煉獄中的苦苦掙扎和沉淪!這樣一個大魔窟裏面要喚回她們的本性談何容易!看起來好像已沒有了希望,但是弟子仍會盡心盡力,將大法的美好帶給她們,讓這些生命幸遇師尊洪大的慈悲,給予她們生命最後的希望……」

慢慢的,她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寬厚和善良,她們的兇不見了,她們的狂也消減了「這學法輪功的人原來這麼好啊!」她們暗暗的說。

終於有一天,我對「大張」說:你知道嗎?你歇斯底里的整別人的時候,我心裏有多難過!我覺得原來的你一定不是這個樣子的,是這個社會、這個大魔窟改變了你,讓你覺得只有這樣才能生存,但是,你表面上「高高在上」,強大的不可一世,你內心卻會感覺比以前所有的時候都要空虛和絕望;因為你再也找不到能夠令你相信的人──包括你自己,你覺得就連自己都是假的,所以當你獨自面對那真正的自我的時候,人會感覺自己脆弱的不堪一擊。但是你又怕別人看到,知道你的弱處受到攻擊和傷害,所以你天天戴上強大、暴虐的假面具而活著了。但是我體會得到你的心實質很苦很苦……

說到這兒的時候,我看到她眼中閃動的淚花。背後那虛假的強大和張狂瞬間消失。她趴在我的肩上哭了說:「你全說對了,你知道嗎?我也曾經是個賢妻良母,我也曾經溫柔善良,好久沒有人跟我說過這樣的話,包括我自己,也沒有人在乎我曾經的善良。弱肉強食,我就得比她們還惡才能立足。這些年來我都不認識自己了,我活得很累很累……」久困的心結慢慢的開解。我說:「你知道嗎?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這個宇宙中是有法存在的,善惡一定有報。一個生命剛剛產生的時候是善良的,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只是慢慢的生命會變得自私不純了──直到今天,人類無惡不做,也就是最危險的時候了,人不治天治,神便會淘汰那些不配再做人的生命。所以誰能在這樣複雜的環境不迷失自己,這顆心才是最寶貴。不要隨波逐流。今天相遇,是你我的緣份,我相信也是師父的安排。所以你一定要把握好自己。」

「你知道獄裏安排我到你這邊是幹甚麼來的嗎?你講這些給我聽?」她問。我笑著說:「我知道,全都知道,但是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也相信你善良的本性。你有自己的頭腦,你會分辨出誰正誰邪,你的良心也會告訴你該怎樣去做。」「哎!幾年來,我說100句話,99句都是假的,但在你面前,我一句假話都說不出來。我覺得,對你們這樣的人,再去欺騙和傷害的話,這個人真是沒有絲毫的人性了,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

就這樣,一個曾經所謂的「內線」在大法所賜予我們的純正和慈悲中消失遁形了。從此以後,她把我當成最可信賴的知心朋友,在幾次邪惡欲加迫害之中都站了出來堅定的維護了大法弟子,令獄領導很是困惑和無策。後來將她調離,換兩個犯人再次重新計劃「包夾」轉化,結果仍是如此。最後,科長對隊長說:別管她了,換來換去不起作用,還讓她給轉化了。反正她要走了,就放她一馬吧!(這是後來臨走時隊長學給我聽的,她最後也是拿我當朋友般無話不說了)我笑了。這哪裏是她們想「放一馬」就「放一馬」的事,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是在大法所指導下正念正行中,邪惡不起作用了,解體了,將那一支支射來的毒箭,化作一朵朵聖潔的蓮花。(只是就事論事,其它方面,筆者做的有諸多不足之處)

誰是特務?甚麼又是內線呢?師父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有特務在干擾,強調有甚麼這個那個原因。其實我早就講過,你們心態很正的時候特務是不敢在這裏呆的,他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被正的場同化了,因為大法弟子發出的純正的這個場啊,會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識中不好的東西,純正的場就解體它,解體人意識中一切不正的東西,這就是救度與慈悲的另一種體現。人意識中不好的一切都給他解體沒了,他就剩下單純的思想意識的時候,人就會認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嗎?那麼,再一個選擇就是趕快跑掉,因為壞人的思想業力與不好的觀念害怕解體……」。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歸正自己的同時,也會歸正周圍一切不正的因素,首先從我們自身做起,讓我們的空間場更加純正。無論誰是「特務」還是××很可疑,我們都不能過於執著,真正操縱一個生命做壞事的是其背後的那些不好的邪惡因素,作為這個生命的本質卻是渴望被救度的,當我們的心態很純正的時候,邪惡又怎能動得了我們真修弟子呢?當我們真的修煉出熔化鋼鐵般的慈悲,又怎能喚不回生命本質的善良呢?

當然,從修口的角度來說,為了資料點同修和整體的安全,我想:無論對方是誰,不該說的就是不能說,不能因為對方與我關係不錯,來往比較多,就去說那些不該說的,這是對人情的執著。也不能感覺對方像「特務」,即避而遠之,互相防範猜忌,(特殊情況除外)而使得同修們在法理上都不能正面切磋,進一步影響了整體的配合,這也是一顆為私的人心的執著。就是堂堂正正的去做我們正法時候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從法理上正悟,理智把握,正念正行,一切的一切也就自在其中了。無論你是哪裏來的,也無論是你是為甚麼來的,只要有緣走進我們這個場,就讓他沐浴大法的美好和純正,就地同化。

個人認識,不當這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