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不深禍患多 清除邪惡需正念


【明慧網2003年3月30日】邪惡破壞大法已四年了,在這四年的時間裏,安達學員內部一直有一股不正的因素在作怪,直到今天我才清醒地認識到這也是舊勢力的安排。

記得在四年前,有一個打著修煉旗號的人來安達搞破壞,她就是哈爾濱市的楊X(在哈市她還有另一個名字),50多歲。那時只要她一來,就以切磋為名把各片的輔導員叫去,聽她講些東西,然後再到飯店安排吃飯。有很多學員非常崇拜她,認為她修得好。邪惡迫害大法開始,她每年都要來幾次,有那麼一夥人很聽她的。她們說揭露邪惡的行為是參與政治;貼大法標語、撒真相資料是胡來;又說甚麼:「修煉環境都是叫那些做資料的人給破壞的」等等。現在他們中的多數人開始直接迴避明慧資料,只接受老師的新經文,藉口是「明慧上的內容不是法,是學員的悟法,不一定對。」

記得在2001年9月6日大慶石油學院校慶(在安達召開)時,全國各地來了很多領導人物、中央幹部和外國專家。為了洪法揭露邪惡,有同修勇敢地把十四米長的「法輪大法好」的巨幅條幅趁著當時主席台講話的時候,用香火計時引燃鞭炮,並從側面樓房的四樓展開降下,這一行動使邪惡心驚膽寒,有力地震懾了邪惡。雖然也有其他的形式可以採用,但歸根到底,還是為了正法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可當她(他)們聽到這個事後,又是極力地反對。當同修被壞人揭發被邪惡之徒綁架後,他們更多的不是難過,而是在忿忿不平地說三道四。當有大法弟子沒做好被邪惡鑽空子、受到很大傷害時,他(她)們又說:「這是師父安排的,叫她知道是在警告她應在家好好學法」。有這樣想法的「學員」在安達學員中並非一兩個。

師父早已明確地告訴了我們講清真相和證實法的重要性。但是,如果我們不懂得為甚麼要重視學法、不重視學法、帶著執著心和觀念學法,那我們就很難樹立正念,在邪惡干擾和禍亂當中就很難走過來,錯過了萬古難遇的機緣而不知道自己根本沒在法中修。

師父的很多講法應該對我們安達的情況有直接的指導作用:

「你們在講真相啊、發正念哪,和你們個人的修煉,這麼三件事,也就是當前大法弟子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講真相從表面上人這一層的理看,是在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發正念哪,是清除那些不可救要的、最骯髒的生命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那麼從再高一點的理看哪,那講真相的真正用意是挽救眾生,是免於人類被淘汰。舊勢力利用邪惡的生命對大法弟子的行惡,一來是製造考驗,二來是為了叫我把這些垃圾從宇宙中清理了。而大法弟子的發正念是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清除邪惡的迫害。我告訴大家,你們做的那一切,其實都是給你們自己做的,沒有一樣是給我做的。同時我還告訴你們,從你們修煉那天開始一直走到今天這一步上來,我所告訴你們的、我所叫你們做的,沒有一樣是為了別人。你們的修煉能給人類與人類社會帶來好處,修煉中能使大法弟子互相之間成熟,能使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減輕邪惡迫害的壓力和損失,這都是附帶的。你們做的那一切,真正的目的是為你們的成功。將來你們回過頭來看一看。你們現在誰也不用說我偉大,我這個師父怎麼樣,你們將來回過頭來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們開創的。」(《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作為大法弟子呢,你覺得你做得對你就做,在修煉的過程中都會有不同的認識、不同的狀態,都不是問題。你們在修煉中能認識多高,你們能做到甚麼程度,那都是修煉境界的表現。換句話說,你們做得特別好那當然更好了,但是也不是強求的。我對你們的要求沒有別的,從來都沒有說非得讓你們做多好,都是你們自己在做。在法理上認識多高你們就能做到甚麼程度,你們做的一切都是給你們自己做,絕對不是給我。(笑)這麼說吧,只有師父幫你們,你們沒有幫師父。(鼓掌)將來你們看到那個真相的時候,「哇!原來是這樣!」」(《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我講這件事情就是告訴大家,在正法中,有許多的事情不盡人意,是舊勢力低層和高層結合起來在幹,它們用它們龐大的密度阻擋。我剛才說了,我能衝破它,我要衝破就得調回巨大的能量來徹底清除它們,可是呢,它們也會把宇宙中的巨大的一切物質往這兒堆積,就會造成很難馬上解決的問題。當然,在這次正法中學員們如果做的正就不存在這些問題。我留在宇宙這邊的,留在三界之內的功、能量做事時,學員做的不正,舊勢力就會抵觸,就會出現阻礙的狀態。所以我告訴學員走正,別叫它們抓到甚麼理,它們一旦抓到大的把柄會毀掉你們。」(《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你們知道嗎?高層舊勢力安排這場魔難,根本原因是在所謂鍛煉大法弟子的同時把宇宙中那些不好的生命一塊兒在這個期間清理掉,也是淨化宇宙的,這是舊勢力安排這樣做的。它們以它們要的為第一性的,不是以我正法目的為第一需要的。所以遇到的這些麻煩,多從自己這方面找,做得正一點,別叫舊勢力鑽空子。舊勢力操縱的那些個邪惡生命已經看到了將要覆滅的下場,它們像亂了營了一樣,反正是狗急跳牆吧,甚麼壞事都幹。大家注意這些事,別叫它們鑽空子。」(《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問:如果我們的念很純很正,舊勢力就無法干擾。如有干擾,是否是我們修煉狀態的反映?
師:出現干擾,往往都是這個舊勢力起的作用。那麼是不是我們的事情都做正了就不會有任何干擾呢?只能減少很多損失,因為大家自身還確實存在著意識不到的因素才被鑽空子的,舊勢力就是要把它們要幹的強加進來。同時呢,有一部份學員,特別是第三部份學員還有一定的業力,所以它們會利用這些東西鑽空子。但是不管怎麼樣,師父是不承認它們的。你們也不承認它,堂堂正正地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而且師父周圍也有很多護法,有很多佛、道、神,還有更大的生命,他們都會參與,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舊理也是不允許的,無理的迫害是絕對不行的,那樣舊勢力也不敢幹。就是大家儘量地走正。

說我走正了我也做好了,從現在開始一點魔難都不能有,可能你這個心又促使它們給你製造魔難,因為舊勢力認為這又是一種對它們的承認──他想沒有啊,他想自在,那不行,得去他這顆心。那不又被它鑽空子了?其實大家平時保持很正的心態就基本上能做到。」(《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

為此我真心地希望看到文章的同修,特別是安達同修,都能夠警醒起來,學好法,都好好向內找一找,而不要只看別人、看問題的表面。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讓我們正念清除楊X這伙人背後的所有邪惡勢力,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