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新聞還是排戲?


【明慧網2005年11月27日】2000年的一天上午,河北蔚縣蔚州鎮太平莊村委會是既鬧哄哄又詭秘。鬧的是正在「排練」新聞;走廊裏有很多人走來走去的很是匆忙。其中有蔚州鎮鎮長餘力,副鎮長章桂香,還有公安局迫害法輪功的「骨幹」任力剛和退休惡警、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門發旺以及縣「610」的有關人員;還有扛著攝像機的電視新聞工作者。詭秘的是這伙人一個個都心懷鬼胎,做事不敢聲張,並且不讓任何人進入。

那天一大早,村幹部就把本村的幾個沒有文化的老年大法學員叫到村委會準備錄像。開始是叫這幾個大法學員一句一句的念他們事先編好的誣蔑法輪大法的台詞,接下來是讓一句一句的背;然後是教怎麼對著話筒說等等。

一切準備就緒,這時有一個新聞工作者似的人物拿著話筒對著其中一位大法學員說:「開始」,這學員說:「我忘了。」接著又對著另一名學員喊:「開始。」這個學員也說:「我也忘了。」然後是三、第四……結果這幾位學員都說「忘了」。那一夥「拍新聞」的人都氣昏了頭,一個個的互相抱怨、指責,嘴裏嘟嘟嚷嚷罵個不停。最後沒有辦法,只好把這幾位大法學員放回家。一場可恥的鬧劇草草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