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就是這樣造出來的


【明慧網2003年11月26日】我原是大陸某市法輪大法輔導站站長。2000年7月,江集團極盡全力打壓法輪功,由於收效甚微,所以不法人員逼迫各地輔導站站長上電視表態。我市610辦多次通過我單位向我施壓,要我配合他們到電視台說假話,被我拒絕。

一天,五六個國安局特務強行闖入我家,對我家進行非法搜查,把我家的電腦設備、部份大法書籍和資料等帶走,並將我綁架到市國安局。通過一天一夜對我輪番審訊後,一個科長對我說:「市委已對你的情況進行了研究,決定給你兩種選擇,一個是帶頭上電視揭批法輪功,一個是蹲監獄。」我仍舊斷然拒絕他們的要求。

當天晚上,他們把我關到了市看守所,並對我說:「我們已通知看守所,你甚麼時候想通了,就給他們打聲招呼,我們隨時派人來接你。」第二天監室「牢頭」對我說:「上面打了招呼,既不給你剃頭,也不准打傷,隨時準備給你上電視。」從第二天開始,他們每天安排14小時以上工作時間做出口產品,使我的手打出泡、磨出血,以致雙手腫得無法動彈,他們還不放過。我當時想,美國在人權白皮書上曾指責中國出口監獄產品,被中國政府一口否認,現在自己正經歷著這一幕,真是撒謊不眨眼的政府啊!

過了幾天,他們把我單位領導叫到看守所,一起來做我的「思想工作」。那名國安局的科長對我說:「這幾天過得怎麼樣?想通了嗎?」我說:「你們想方設法,就是想要我在電視上說假話、說違心的話,這是決不可能的!」這名科長竟然當著我單位領導的面說:「為了黨和國家,你說幾句假話、說幾句違心的話算甚麼?又不是叫你去送命?」我感到哭笑不得,於是對著單位領導說:「你看,他們就是要逼我說假話,你說我該說不該說?」單位領導回答說:「我們也不好說甚麼,你好自為之吧!」

又過了幾天,看守所一位副所長找我談話。不知道是他的本意,還是想拉近與我的距離便於做工作,他說他不反對法輪大法,但也勸我不要吃眼前虧。他又說:「現在電視上每天都有各地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出來說話,這是中央的部署。你是我們市的站長,你不出來說話,市裏怎麼向上面交待?你不答應,他們恐怕不會放過你的。」我說:「我也不能說假話來騙人民呀?」他說:「共產黨哪天不說假話?上面騙下面,下面騙上面,不騙就活不下去。」我告訴他:「這樣騙下去,人民就會受害遭殃,所以我不能這麼做。」後來看守所一位教導員也對我說:「我看了上面發下來的資料,有很多專家、教授、博士都煉這個功,肯定有他的好處,我不為難你們。我值班的時候,你們家人可以直接和你們見面。」聽了這話,我感到很欣慰:世上確實還有很多可救之人。通過這條線,我們的功友多次把師父經文傳入監獄。

由於我沒有按他們的要求做,後來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出獄後,我把自己被非法勞教的經歷告訴給任何一個有機會告訴的人,使大家知道:誣陷法輪功的新聞就是這樣造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