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評價

看國外人士如何看待迫害法輪功


【明慧網2005年11月2日】我在繫裏是個助教。在繫裏的十來名助教中,我是最得學生好評的一個,與教授關係也很融洽。我的幾位教授都是性格和藹的人,他們知道我煉法輪功,所以在一起也時常會談到中共迫害法輪功這個話題。

其中一位教授是國際知名藥業學家,中國有幾個城市曾向他諮詢過藥業決策。在一次學生畢業典禮時,他提到他在英國劍橋參加一場學術會議時,看到法輪功學員在發資料,當時不知是怎麼回事。我跟他解釋了多年來法輪功學員無辜受到的各種迫害。我說,我們(法輪功學員)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依靠一顆心,用我們能夠想到的辦法,力所能及的在人多的地方派發資料,讓人們了解法輪功真象,幫助早日結束迫害。他聽完後,對迫害做法感到非常不解,自言自語說:「他們為甚麼要迫害這些好人呢?」過了一會,他忍不住說,「他們(迫害者)怎麼這麼愚蠢!」然後他趕緊用手遮住了他的嘴巴,他感到在那種場合說這句話不是那麼文雅,但這卻是他所能作出的最直覺反應。

另一位教授看完《九評共產黨》後說,讀到那些(中國)人遭受的苦難,尤其是那些(中共)殺人的歷史,真是太令人傷心了。我說,他們今天還在迫害無辜的中國人──千百萬法輪功學員。她不由脫口說道:「愚蠢!」然後她看著我,似乎對自己說出這樣的用詞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是呀,說一件事情或一個決策者愚蠢,這足以讓任何一位有修養的學者感到難以為情,但這兩個字卻是專家學者、有識之士對這場迫害的最典型評價之一。其實,這場迫害何止是「愚蠢」呢?這也是為甚麼當真正了解到迫害真象後,人們通常會脫口而出的另一個詞是「邪惡」。如今,這場毫無理智、不可理喻的對善良修煉人的迫害已經持續了六年多了,這如何能讓人不心痛?對迫害的沉默和容忍,讓那些自詡愛國的人情何以堪?而那些明知愚蠢和邪惡卻仍然繼續迫害政策的人,又是何等的可悲與可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