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藁城610的通知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系統性(圖)


【明慧網2005年3月2日】日前得到了一份中共河北藁城市委防範辦(即610辦)2005年2月1日發放給各鄉鎮(區)、市直有關單位關於在2005年春節期間迫害法輪功的工作部署通知。在消息被嚴密封鎖的中國大陸,人們常常把踐踏人權的行為歸咎於基層部份辦事人員的素質低下,對於中共和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殘酷性和系統性,反而缺乏認識。從這份以中共地方市委名義發布的具體指示中,我們就可以了解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整體策略。

中共的運作機制是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各鄉鎮(區)的命令來自於藁城市委,藁城市委的通知中明確說明是來源於石家莊市委。下一級的指示來自上一級的命令。很顯然,罪魁禍首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犯罪集團。

下面這幅圖是根據藁城市委的通知繪製的。

藁城各鄉鎮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江澤民集團在全國迫害法輪功的一個縮影。從中共藁城市委610辦公室對2005年的工作部署,就可以看到中共和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系統性和封閉性。

一、系統性

藁城對法輪功的系統迫害是江氏集團系統迫害法輪功的具體體現。

1. 全黨、全民動員

在人民已經厭倦這場曠日持久的對「真善忍」的迫害時,藁城市委向當地社會發出動員令。繼續用「亡黨亡國」的謊言來煽動不明真象的群眾。通知說,「 我們與‘法輪功’×教的鬥爭遠未結束。各級、各部門一定要充份認識這場鬥爭的嚴峻性、複雜性、長期性,站在鞏固黨的執政基礎,維護黨的執政地位,絕不能有絲毫麻痺鬆懈。」

在中國社會面臨政治、經濟、環境、道德等各種危機時,中共居然號召全社會去同一個和平的講「真善忍」的修煉團體作殊死的鬥爭,這就是中共反人民、尚暴力、逆潮流的流氓本性的真實寫照。

2. 洗腦轉化,絕不放過一個

有人說只要在家煉,還能有甚麼事?有事。藁城市委的通知說,要「認真摸底排查,徹底澄清未轉化人員底數。」「對未轉化人員,市(委)防(范辦)按石(家莊)市防辦安排,分期分批送省法教中心轉化。」

一個都不放過,這是江澤民集團實施種族滅絕、一條路走到黑的決心。「轉化」,把修「真善忍」的好人往哪裏轉化?難怪《九評共產黨》中說,中共和江澤民集團就是要把中國人民變成大大小小的流氓,因為只有一個流氓的環境,中共才感到最安全。

3. 動用執法暴力機器,全面打擊圍堵

「講真象」是法輪功學員面對中共的謊言抹黑和暴力殘酷迫害所採取的和平手段。在這幾年的被迫害中,法輪功被剝奪了所有正常的講話渠道。而學員們不得已採取的非正常和平手段,更是遭到中共的暴力鎮壓。藁城市委的通知中的要求24小時值班的「六防」就是明證:一防法輪功學員進京行使上訪合法權利,二防法輪功學員在當地的講真象活動,三防法輪功學員突破封鎖利用有線無線電視插播法輪功真象,四防法輪功學員利用互聯網、IP電話講真象,五防法輪功真象宣傳品和插播設備入境、入市,六防法輪功學員運用法律依法維護自身合法權利和追究實施迫害的犯罪人以及任何可能的集體煉功、交流和講真象。

4. 利用輿論宣傳,散布謊言,製造仇恨

中共江澤民集團在用暴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同時,更在廣大民眾中利用控制一切媒體的專制特權,大搞揭批,散布謊言,製造仇恨。藁城市委的通知說,「教育局組織中、小學在春節前後上一次反×教育課觀光盤」,「科協在廣場、公園、農村集市等開展好宣揭活動」,「節後各鄉鎮組織好對村幹部、中小學負責人的防範和處X培訓」,「每個村要由鄉鎮包村幹部協助黨支部對黨員和村民進行一次以上宣講。」

謊言要散布到每一人,毒害還要實行包幹制,連未成年的孩子都絕不能放過。其程度之烈,範圍之廣,出乎想像。

5. 殺人不見血的殘忍,利用偽善,製造春風化雨的假象

在藁城市委的通知中,既沒有看到「死亡指標」,也沒有看到「打砸搶」的號令,卻反而搞甚麼「幫教、談心、慰問」,這是「春風化雨」嗎?當然不是,這些不過是利用親情、就業、就學、前途、退休金等壓力和各種歪理邪說來要挾和愚弄他人。又打又拉,用偽善在報紙、電視上宣傳來掩蓋自己的無恥是中共的拿手好戲。

在藁城市委的通知中,看似沒有騰騰殺氣,卻強調著「三個零指標」──「進京上訪零指標、在當地聚會抗議零指標、有線插播和無線電發射零指標」──意味著甚麼呢?意味著各單位、執法人員和各級領導的飯碗和烏紗帽!意味著中共要把這些人和他們的家庭推到同法輪功勢不兩立的境地,要他們自動起來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中共和江澤民集團流氓兩邊耍,殺人不見血的虛偽比騰騰殺氣還要陰險毒辣百倍。

「三個零指標」降臨到法輪功學員身上,就是被限制自由,被無理騷擾,被非法罰款,被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被強制洗腦,被酷刑折磨,被開除公職,被取消退休金,被株連單位、家人,甚至被迫害致殘致死,弄得家破人亡。

二、封閉性

在控制學理論上,有個概念叫「反饋」,分為「正反饋」和「負反饋」。「反饋信號」可用來修正系統行為。比如,開車是一個「負反饋」的例子,如果你發現車子偏右了,得到一個「負反饋信號」,就要向「左」修正;偏左了,就向「右」修正,這樣,車子就能保持在正確的方向和路徑中行駛。拱火吵架就是一個「正反饋」的例子,雙方從對方的反應中,氣不打一處來,得到了「正反饋」信號,從而加強自己的火氣,從吵到打,甚至最後釀成惡果。通常來說,「負反饋」系統是良性的,有自我適應性而易於保持穩定;而「正反饋」系統則是惡性的。

世界上沒有一個政府敢說自己的每一個政策都是絕對正確的。所以,就要有監督,就要有被修正改過的渠道,也就是,政府必須提供一個「負反饋」機制,來約束自己的行為,才能具有自適應性,不會在錯誤的道路上走到不可救要的地步。

而中共和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中,製造了一個「正反饋」的惡性系統,其越利用各種各樣的謊言和歪理醜化攻擊法輪功,就越在民眾中煽起仇恨,仇恨越大,其對法輪功的迫害就越得以升級;其越要保持迫害,其就越需要製造更大的謊言來煽起更大的仇恨(典型的正反饋)。而化解無端仇恨的唯一途徑就是法輪功學員的講真象,人明白了真象,「正反饋」造成的惡性系統才會被破解,而中共江集團卻不給法輪功學員任何辯解的機會。法輪功學員的講真象,就是這樣一個能夠讓百姓知道事實,讓政府自省,從而糾正錯誤的「負反饋」渠道。可是江氏集團硬把系統中本來應該存在的「負反饋」通道給堵死了。迫害的升級就無所顧忌了。

中共會犯錯嗎?太會了,在歷史上犯了無數的錯,而且是大錯,它自己不也在平反這平反那嗎?沒有錯,平甚麼反?那麼,一個會犯錯的系統,怎麼能夠不提供一個「負反饋」的渠道來及時修正可能錯誤的信息呢?這就是流氓本性的特點,它不希望有任何「負反饋」的存在。

可是,藁城市委的通知中的「六防」,極端徹底明確無誤的就是要百分之百的死死封閉法輪功學員開闢的講真象的所有渠道。最可笑的是「第六防」──防止法輪功學員運用法律依法維護自身合法權利和追究實施迫害的犯罪人以及任何可能的集體煉功、交流和講真象──就連利用法律手段和上訪這些公民最基本的權利,都成為被打擊被封閉的對像,那法輪功還有甚麼說話的餘地呢?

江澤民集團到底怕甚麼呢?它怕,是因為它從開始迫害的第一刻起就錯了!中共和江澤民集團操縱著一個病態的封閉系統來迫害一群善良的百姓,是其反天反地反人民的流氓本性決定的。

小小的藁城市委計劃在2005年打擊法輪功的一紙通知書,讓人們管中窺豹,了解到了中共和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廣度和深度,系統性、殘酷性和流氓性。人們指望狼改變吃人的本性,是不現實的。只有人民都不配合中共對好人的迫害,才能真正擺脫中共邪靈對中華民族從肉體到心靈的桎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