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營救女兒的歷程


【明慧網2005年10月8日】我們全家人都修煉法輪大法。在邪惡的迫害中,丈夫被迫害致死,女兒、兒子都被非法判重刑,我本人也被迫流離失所。

這裏主要談一談我發正念營救女兒的經過。我女兒被非法關押期間,在邪惡的恐怖魔窟中因怕心而邪悟,並幫助邪惡「轉化」了幾名同修。當時我聞訊後很為女兒的行為痛心。但因我們當地同修間互相聯繫、做好三件事等都比較繁忙,又覺得女兒的事是私事,是小事,暫時顧不上她,加上也有的同修說,幫她發正念,可如果她自己邪悟不明白也不起作用。基於這些原因,我一直沒有去看女兒。看到家裏的悲慘處境,親友也很著急,有的說,咱們湊錢把孩子弄出來吧。可我覺得那樣會助長邪惡壞人的氣燄,所以我不主張用錢賄賂這條路。

通過不斷學法和同修之間的切磋交流,我漸漸明白了,我不能承認邪惡迫害下的「邪悟」,我的女兒也是師父的弟子,今生今世我們是母女,這特殊的緣份表明,營救女兒是我責無旁貸的。

就在女兒被非法關押4年時,我決定到女兒被關押的城市去做三件事的同時,側重發正念營救女兒。我克服了親友因怕心而帶來的阻攔,也克服了自己的怕心。同時也排除了邪惡用「本地整體協調需要,這樣做是執著於親情」等發出的干擾念頭。我動身這天,天下著雨,我在雨中背著師父的《征》,「馳騁萬里破妖陣 斬盡黑手除惡神 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洪吟(二)》)。

到達的第一天,我發正念時,天目第一次看到了清晰的景象,關押女兒的監獄處冒著黑氣,女兒身後有許多不好的東西,又看見旁邊有一摞子紙。我知道,師父讓我天目看到這些景象是鼓勵我。之後在夢中,我用劍把一條大蛇斬碎了,小蛇跑了。我心裏堅信著師父教導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更加堅定了發正念鏟除邪惡的信心。有時睡覺時,我夢中都在發正念。還有一天,我夢中看見師父穿著紅色的唐朝衣服,在南天門關注著眾生。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慈悲呵護著我們。

我每天24小時中有17-18個小時用在發正念上,只睡很少的覺。學法時我發出聲音來讀,我要通過自己的正念,讓兒女們都聽到,讓獄中的同修都聽到。發正念時,我想要把功打入兒子、女兒生命的微觀中,每一個細胞中,幫他們清理控制他們的一切邪惡因素。

我去探視女兒時,同修也幫著發正念。我們發正念時,看到了「滅」字打到了一個個管教的腦門上,他們只是偷偷的看著我們。當我們一正視他們時,他們馬上避開視線,甚至將頭轉到一邊去了。我明確一點,心裏也對著這些管教們說:「我不是來求你來了,我是在救女兒,救同修時也順便救你們來了,你們要清醒。」

在會見孩子時,我近距離發正念,並背師父的經文《別哀》、《怕啥》等。當我在法理上提高後,發現自己煉功、看書也都不睏了。自己還抽時間郵寄真象資料和直接對平時遇見的人講真象,而且自己與老家同修間協調的事也沒耽誤。就連在連雨天時,左鄰右舍屋裏牆都潮濕得出了「地圖」,可我住的房子一點也不潮,也不熱,窗戶雖不大,可房子越住越亮堂。

常言道: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終於我在兩個月後,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對女兒發正念達到了預想的目地。那天天剛亮,女兒就被提前2年釋放了。

在接女兒出來回家的車上,女兒迫不及待的問我:「媽,書(指大法書籍)還在嗎?」我說:「在,都放在好地方了。」女兒神秘的說:「媽,你是不是有一次圍著監獄幫我發正念了?」我說:「是呀,你怎麼知道的呢?」「我就是知道了。」後來女兒說有點暈車噁心,我就告訴她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不一會兒,女兒就正常了。

在整個營救女兒的過程中,我本著師父教導的「做而不求」的原則,只重過程,把握好每一步,正像同修的孩子說的那樣。正因為有了好的過程,才有一個好的結果。

隨後師父又在夢中讓我看到了燒爐子不是用煤,而是用鵝卵石的情景,爐火正旺。又看到一盆花盛開,隨後遍地開花,鮮豔美麗。我悟到師父告訴我要再接再厲,去營救更多的大法弟子。

我的下一步是「進軍」非法關押兒子的監獄,去消滅操控這監獄的一切邪惡,去救兒子,去救更多的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