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把眾生裝在心裏(上)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當我拿起筆寫這篇心得體會的時候,正好是我剛剛從強烈執著自我的框框中,從難以「化解」的衝突、糾葛、和矛盾中超脫出來。這一刻我才感到了師父的無量慈悲在呼喚著那個還留戀塵世的我:「孩子:回歸步別停。」

六年的風雨滄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才走到了今天,然而我自己卻又更加體會到師父對弟子的「操勞」。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那時我和許多大法弟子一樣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這種集體修煉環境總是能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並在法中不斷精進,然而一九九九年邪惡對我們修煉人最大的破壞就是使我們失去了這個修煉的環境。

面對大法遭到破壞、面對師父被攻擊,我和許多大法弟子一樣,走出來上北京證實法,向人們講清真相。然而那時由於對法認識不足,主動做好了被抓的準備。後來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因當時法理不清,被邪惡的謊言所迷惑,在勞教所曾向邪惡妥協。二零零一年從勞教所回來後很長時間才醒悟。即便是那樣,師父還是時時刻刻在看護著我,總是有一些同修和我在法上交流,並不斷鼓勵我走出來參與到整體證實法中。在整體配合中我從執著自己的項目到更多的想到整體,從害怕擔當責任到敢於承擔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從執著自己到把眾生裝在心裏,其間歷時近三年。這其中我的每一步提高都溶入了師父的巨大付出,及同修的正念加持和寬容理解,同時也有許多經驗教訓。現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如有不妥之處,還望大家慈悲指正。

不再等靠 勇於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二零零二年我地區資料點遭到大面積的破壞,連看《明慧週刊》都比較困難。二零零三年當地參與證實法工作的同修人數有限,在同修的信任與鼓勵下,我開始學電腦。其實在學技術的日子裏,我沒有擺正心態,沒有完全把它當成修煉,而很多時候真的就只把它當成了學技術,所以就更談不上用正念對待出現的所謂技術問題,大法超常的那一面根本沒有體現出來。由於那時每天忙於做事,忽視了靜心學法、發正念,同時對於當時學電腦產生了畏難情緒,總想「伺機逃跑」,不想承擔責任。嘴裏總是以我可能不太適合作為理由,擋住了自己應該提高而沒有提高的心性。加之那時連整體的概念還沒有,甚麼事情都是在摸索著往前做,沒有任何經驗,我想那時的狀態可能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吧。

不久,也就是我學電腦不到三個月,我便被邪惡綁架。但那時可能由於每天都能看到明慧網,在派出所被非法提審的時候,我的第一念是堅決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指使、要求。包括後來在看守所,我堅決否定邪惡對我的迫害並絕食抵制,因為監獄、勞教所決不是我們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即便我們有漏也不用舊勢力來考驗,我們會通過學法、向內找不斷修正自己。由於當時在法上的堅定,邪惡預謀將我勞教一年沒有得逞。

但那次的迫害對我教訓太深刻了,使我真正認識到其實大法沒有別的只有修煉,如果忘記了這個根本,忘記了大法弟子只有同時做好「三件事」才能提高,那麼就容易被舊的勢力鑽空子。其實我們做多少證實法的工作都不能代替修煉,在做證實法的工作中不斷實修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這是對我們大法弟子基本素質的要求。很多搞技術的同修可能都會深有體會,當我們在法上精進的時候,當我們在矛盾面前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去對待的時候,來自於技術方面的干擾就會小。自那次迫害以後,我在心裏默默的告誡自己「不是工作是修煉」;在以後的兩年多裏,當我稍微意識到自己學法不夠靜心時,便會稍做調整,不好的狀態很快就過去了。我們學法的時候總是和我們的機器們一起學習,因為它們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由於平時能夠保持靜心學法,所以兩年來我們的機器運轉一直很穩定。

那次當我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的時候,那一刻我才知道師父給我安排的路自己不想走,總是想自己拿主意、開小差。其實那條路就是我要走的,為甚麼還要把責任推給別人呢?為甚麼被迫害之前沒有意識到呢?其實還不是那麼多放不下的人心、放不下的自我在作怪嗎?遭受迫害回來後不久,我和我的機器見面了。這一次見到它們時,我的心情有些激動。我默默的在心裏對它們說:過去我沒有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從今以後我不會再離開你們了,因為這裏是我救度眾生的「陣地」。就是那一念,使我堅定的走到了今天。

重獲自由使我更加珍惜師父給我救人的機會,所以這一次我是主動坐在電腦旁做著證實法的事情。但我的依賴心理很強,技術上我要依賴甲同修,因為當時我只懂得簡單操作;文字上我要依賴乙同修,因為他文章寫的還可以,同時我覺得自己很不會表達,說話都是倒裝句,所以我每天都在他們後面跟著問一大堆「為甚麼」。甲同修曾善意的提醒過我:有些事情自己想想,其實不用問別人就能得到解決。我心想:那得耽誤多少時間?把你會的教給我就夠我學一陣了。所以,為了自己的方便,我經常把技術難題都推給甲同修,佔用了他很多時間。有一次他做錄像,讓我在旁邊看,以後也學著做。我看得眼花繚亂,心裏想太難了,學這個得耽誤多少學法時間?就跟他說:有你會做就行了,我還是乾點簡單的吧。可誰知道,由於我的私心,怕佔用自己的學法時間,證實法工作項目中的很多事情都落在了甲的身上。

那時我們已經意識到了應該讓更多的同修參與進來,所以就在周邊幫助建立一些家庭資料點。但由於那時懂技術的人員還是很少的,所以甲同修經常會去外地。有時我也跟著去,那麼相對來講我們的學法時間就少了。尤其是甲到後來都不太和我們一起學法,其實那時候我們沒有意識到整體的力量。只是我和乙同修與其談,可能是當時我們的心態也不太純淨,他的狀態一直沒有改變。後來他被邪惡抓捕,現被非法關押在監獄。

同修的被迫害不得不使我在技術這一塊獨立起來,可是我拿甚麼「獨立」?當時我連做真相資料都不太熟悉,我真的後悔當初為甚麼不和甲同修共同去分擔本應我們共同承擔的項目。在他被迫害的日子裏,我天天發正念,心裏想著你一定要正念回來啊,這一次我一定會好好配合,老老實實的學技術,不會讓你像以前那樣忙碌了。可是很長時間沒有他的音信,後來我清醒了,認識到,如果一個人沒有法指導,怎麼能從邪惡的環境中走出來?如果我們不注重平時的學法與修煉,當面對那突如其來的迫害時,那一瞬間不能站在法上,人是很難能承受的了的,因為這場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

因為我以前養成的等靠心理,不為同修著想,很大成度上給甲造成的證實法工作幹不過來、沒有時間學法,最後被邪惡抓到迫害的藉口。這使得我難以原諒自己,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所以我要盡我的所能為我周圍的同修分擔。甲被迫害後,我鄭重的對乙同修說:從今天開始我們將共同承擔起責任,以前都是你和甲擔責任,而今我也能擔起它,我們也將一起面對今後所出現的一切,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那時我才真的感受到了師父講的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明白為甚麼「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宇宙的第一稱號。

以救人為根本 擺正基點 在自己的責任中做好

其實我們無論承擔甚麼樣的工作項目,其實只有一點:就是為了救人。怎麼樣利用各種方式讓受謊言矇蔽的世人明白真相、從甚麼角度選擇真相更能讓世人接受,就是我們那時應該思考的問題。

隨著技術的逐漸成熟和對法理認識上的提高,我們也開始著手編排當地真相資料。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師父對學員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的評語發表後,一次在農曆新年前夕,我們針對當地邪惡的看守所、勞教所的惡人惡行製作了當地真相資料。其中列舉了大量迫害事實,如某某之死、某某某慘案、某某被看守所野蠻灌食致胃出血等,但其中卻缺乏一些體現大法美好方面的內容。當時有一位同修曾善意指出:在過年的喜慶日子裏,我們製作這樣一份真相資料能否達到救人的目地?但因為當時我們對這個問題認識不清,固執己見,就匆匆把做好的當地真相資料發到明慧網。過了幾天,當本地資料在明慧發表以後,發現整版的內容除了一條惡人惡報外,全部進行了更換。通過這件事情我們用法衡量向內找認識到:揭露邪惡不是最終目地,而是以此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那時我們卻沒有考慮到當時正是中國的傳統節日──農曆新年,更沒有考慮到對方的接受能力,為了讓世人能夠明白真相,我們就應站在對方的角度來看待真相資料的選材和內容。

為了更好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們根據世人的接受能力製作多種講真相信件。如給市領導的公開信、給人大代表的公開信、給教育工作者的公開信、致警察的公開信、二零零四年「七ܧ二零」給父老鄉親的一封信、給街道主任的勸善信、給迫害大法弟子的社區委員的信、致清潔工人的信等二十多種講真相信件。我們還製作了各種揭露迫害、營救同修、曝光邪惡、酷刑展板、有關《九評》的、大法美好的各種不乾膠。我們看到有的同修製作的不乾膠版面很亂,各種顏色搭配令人眼花繚亂;還有的字數很多,字也很小、很密,不能使人一目了然,更不能吸引更多的世人觀看,也就達不到很好的救度眾生的效果,我們從中吸取了經驗教訓,儘量站在世人能夠接受、理解的角度來製作各種不乾膠。

我們還製作了當地的單頁真相傳單和當地的真相小冊子,並根據季節不同更換版面,根據節假日製作帶有節日特點的真相小冊子,如中秋特刊、新年特刊等。

我們根據目前的正法形勢和需要,以救度眾生為基點,為了破除阻礙世人了解大法真相的障礙,我們製作了各種有關《九評》、「三退」的不乾膠。我們還以正義之士的角度製作了勸家鄉的父老鄉親趕緊「三退」的公開信等,並配以散發各種輔助講真相的光盤。當時在製作真相光盤的時候,就想起了當初沒有珍惜和同修甲在一起的機會,如果學會製作錄像,那麼今天很多好的素材就不會堆積到現在。那時我想盡辦法找同修,希望能夠有人把這一項目分擔出去,而不是在我這裏給耽擱了;可是始終沒有找到,也是因為當時做的人還是不多。我就照著學習盤,一邊學一邊操作,一面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因為我想救人。這樣神奇般的就學會了。其實我們只要有救人的願望,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但是我們得有這種堅定的願望啊。今天在這裏我想對那些有條件學習技術,但又沒有珍惜擺在自己面前機會的同修說:請不要像我以前一樣,把責任和困難留給別人;找到我們的位置不要遲疑,可能這一切就是我們應該做的。

為了方便講真相,我們還建立了自己地區的資料庫,把每一天網頁中的有關本地的內容都按類摘取,把電話歸類,例如勞教所、監獄、公安局、各區,因為這樣便於我們在需要時及時找到,對製作真相和寫各種類型的文章都有好處。

其實一個地區的資料製作是源頭。為甚麼邪惡也總想從這方面控制我們呢?因為他們害怕我們大法弟子通過資料這條線形成整體。因為我們能夠把一個消息及時的傳遞給我們更多同修,並製作相應的真相資料、不乾膠,很多同修就會在這件事情上在自己的環境中去配合。我想那就是整體,不是都做同一件事而是都在想著如何去救人。所以我個人認為有些當地的消息我們不能給耽誤,哪怕是很短的一句話也不能輕視,因為我們順著這條線索去摸索、去追查,一定會有更加詳實的資料在等著我們,但是我得主動去搜集,不能像我以前一樣總是等、靠。如果你沒有拿來有關詳情那我就等著,我想還是沒有把眾生放在心裏,因為我們得有救人的緊迫感。

還有怎麼樣讓大家共同參與?這是我們目前最需要做的。資料點的「遍地開花」使得我們能夠有更多的資源去救度眾生,但是我們也想讓更多的同修掌握如何能夠製作真相資料、不乾膠的技術。我們從不幫助別的地區製作真相資料,而是幫助他們學會自己如何製作。因為那就像給你一碗飯,吃完了下回你還會餓。那麼我教你如何「種地」,將來你想吃甚麼就可以種甚麼,所以在這方面的交流是很重要的。可能一開始同修會不太理解,但慢慢的他就會明白,當他真的把真相資料做出來的時候,那一地區得有多少的眾生被救度啊。同修製作的不乾膠讓我幫助看看,我儘量不給改動只是把它完善,版面上放一些小圖案讓它看起來很美觀。這樣同修下一次會做得更好,慢慢的他不就成熟了嗎?我想這就是圓容配合和默默補充吧。

(待續)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