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處的清泉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這裏記述的是一個小型家庭資料點五年來助師正法的經歷。這篇文章我提筆寫過多次,總是寫不成文,這回幾乎是一次成稿。正逢中秋佳節,謹此奉獻給我們的師父。我和我家小弟子敬祝師父中秋節快樂。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以來,我沒有經受過像有的同修那樣驚天動地的生死關的考驗,也沒有經受過像有的同修那樣失去工作、被罰款、被迫流離失所,那種經濟上的窘迫。資料點自從建立以來,除了我探親訪友而暫時停頓之外,它像大山深處的清泉,一直從不間斷的靜靜流淌著。

我覺得我非常幸運,在這歷史長河的一剎那,我有了人身,我拜見過師父,我得了大法,而且師父又這般呵護我,我太幸運了。

資料點應勢而生

這是一個順應時勢而形成的資料點。記得剛開始的時候,我並沒有考慮過要建立資料點的事。我年過花甲,已退休在家多年了,對電腦一竅不通。當時,先生買電腦主要是為了在電腦上玩牌,我為此還表示過反對買電腦的意見。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和許多大陸的大法弟子一樣,失去了集體學法和煉功的環境,見不到新經文,偶爾見到手抄的也分辨不了是真是假。形勢的變化迫使我萌發了要看明慧網的念頭。

「甚麼叫上網?」我請教家人,家人笑話我說:「你連這也不知道?」我並不介意他們說甚麼,我一個勁的鑽研電腦,有同修和許多常人朋友也來幫助我。我把他們教我的東西,從開機到結束,每一步點擊的名稱,詳細的寫在本子上。我也買來一些書自學。慢慢的,我看到了明慧網,能打印和複製一些資料,新經文、重要的明慧文章傳遞到了同修手上。一個小型的資料點就這樣在形勢的逼迫下應運而生。

家有小弟子

有同修做了一個夢,夢見許多小羊羔「咩咩」叫,在找媽媽要東西吃。這是在點化我們,要我們盡可能多的製作一些資料,盡可能的向外傳遞。據同修介紹說,有一段時間,我們的資料傳出去很遠很遠。

正當我們得心應手的時候,大陸邪惡大面積的封殺境外網站,上明慧網出現了干擾。是師父慈悲,早就為我們安排好了這一切,無界網、花園網傳遞到了我們的手上,家中小弟子也似乎在「一夜之間」長大,並成了網絡「高手」。由於小弟子的加入,這個資料點和過去相比能做的事情更多了,更有活力,更具生機!

小弟子能利用各種手段突破網絡封殺,還能下載各類文件、打字、發送稿件,電腦的小維修,看懂網上的中英文網絡說明……。寫到這裏,我想到了「觀音送子」。小弟子是屬於大法的,是師父送來的。

邪惡從來沒有得逞過

五年來邪惡似乎也嗅到過甚麼「氣味」,試圖對這個資料點進行干擾,可是他們從來就沒有得逞過。

記得有一次一輛警車突然開到我家門口,下來幾條漢子竄入我家,揚言要送我去洗腦班。那個時候我對「向內找」的內涵還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甚麼叫「發正念」,只知道抵制不去。在師父的呵護下、家人的幫助下,邪惡不但沒有得逞,反而讓我們摸清了邪惡的底。他們並不知道我在做甚麼,用他們的話說「你和別人不一樣」、「有些活躍」。啊!原來邪惡是在捕風捉影瞎咋呼,他們壓根兒就不會想到一個老太太會上得了甚麼網、搞得了甚麼資料。

師父說大法弟子都是超常的,為甚麼超常?我悟到除了師父給的功能之外,大法弟子的智慧是開啟著的,而邪惡的「頭腦」是受限制的、甚至是封閉的。

電腦和打印機的「靈氣」

我的電腦和打印設備能伴隨我走到今天,我幾乎無數次的感覺到它們具有靈氣。例如:那次邪惡干擾之前,我清楚的記得電腦及整個打印系統一直「鬧病」、不能正常工作。多次請專業維修人員維修,結果或者修理不好,或者找不到人,拖了十多天。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是點化我,要我暫時離開家裏。之後,維修人員才找到電腦不工作的原因,僅僅是打印機的一個外線接頭接觸不好,在常人看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守約而行,離家去了外地。在我走後的第三天,邪惡人員闖入我家,問我哪裏去了。(當時家裏只有一位年近九十的老人。)我去的地方有師父法身看著呢,他們只能死心。

自從這件事發生之後,我覺得我自己都「靈氣」了許多,每天打開電腦,只要打印機和電腦正常工作,我就感到祥和自在,真正的沒事。

最近,我的家人建議我買台新的,說這台電腦用了這麼多年也差不多了。我婉言謝絕,因為目前我的電腦和打印設備除了稍慢一點之外,不再「鬧病」,和我配合默契。

學法最重要

師父每次講法,甚至一篇三言兩語的短經文,都諄諄教導弟子要努力學法。這裏我想談談自己對學法的認識。雖然談不上對法怎麼學的好,但就學法而言,我一直不敢怠慢。

目前的中國大陸危機四起,如履薄冰。其實無論是修大法的,還是不修大法的,都時時處處存在著「安全問題」,任何人想要用常人的甚麼方法和手段是很難避免的。只有時時刻刻在法上,才能做到真正的安全。

怎樣才能做到時時刻刻都在法上呢?師父說:「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通讀大法自會得之。學者自變,反覆通讀已在道中。師必有法身悄然而護,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精進要旨》〈拜師〉)有師父法身悄然而護,還怕甚麼呢?當然是最安全了。

很長時間以來,我對自己有個規定,每天無論是否學其他經文、上網、做大法的事或常人的事,再忙我也要通讀一講《轉法輪》。每讀完一遍《轉法輪》就做一個記錄,哪天開始,哪天讀完。從二零零二年開始做記錄至現在為止,已讀完第一百六十遍,正在讀第一百六十一遍。這樣的記錄我從來沒有間斷過,為的是不讓自己有一時的疏忽。

我家的小弟子也要學法,平時主要是睡覺前聽錄音,雙休日和節假日我和他一起通讀《轉法輪》或其他經文,有時也背《洪吟》或其他短篇經文。

我們資料點在這風風雨雨的五年中能風雨無阻的走到今天,我們深深體會到,堅持學法第一重要。「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