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歲男孩的願望


【明慧網2005年1月4日】聰聰今年八歲,上小學二年級,活潑可愛。一天晚上放學回家,聰聰原本稚嫩天真的臉上卻添了一絲憂傷。細心的二姨問他有甚麼事?小聰聰說:老師今天留的作業是讓同學們寫三句心裏話。二姨笑著問聰聰:那你想寫甚麼呀。聰聰思考了片刻,說:一:我想有一個安穩的家,二:我希望爸爸媽媽不被狗子(惡警)帶走,我不再為他們擔心,三:我想像別的小朋友一樣快樂(心裏無負擔,無憂無慮)。聽到這裏,二姨的笑容凝固了,淚水悄然而下。

八歲大的聰聰,本應該像其他小孩子一樣天真爛漫,卻為甚麼過早的承擔了與他年齡不相符的壓力呢?

聰聰的爸爸媽媽都是大法弟子,自修煉法輪大法後,爸爸媽媽不但身體得到了真正的健康,而且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處處與人為善。尤其是聰聰的媽媽,自修大法後,與婆婆的關係更加和睦了。可自江氏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後,為了向世人講清大法無辜被迫害的真象,向人們講述大法帶給人們的美好,聰聰的爸爸媽媽遭到惡警的騷擾,先後幾次被迫離家出走。最近,惡警又欲迫害聰聰的爸爸和媽媽。聰聰一家只好再一次流離失所。惡警幾次抓捕撲了空,氣急敗壞的惡人竟將聰聰家的前門弄壞。聰聰的爸爸媽媽為了避開江氏鷹犬的惡意行為,只好忍痛將上中學的大女兒寄養在親戚家,帶著聰聰過起了流離失所的生活。

懂事的聰聰從不將這些壓力告訴任何人,每當下學看見有警察時,聰聰幼小的心靈便開始發緊,為爸爸媽媽的安全擔心。有一次爸爸去接姐姐下晚自習,(中國社會治安差,學校離家遠)姐姐與爸爸走岔了路,姐姐回來見住所附近有一輛白色小車(惡警多為白色小車),旁邊還站著兩個人,聰聰的姐姐心裏頓時翻了個個。當見到爸爸後,姐姐哭了,對爸爸說:「爸,你以後不用接我了,我敢走。」爸爸望著黑黑的夜,再看看流著眼淚又懂事的女兒,心酸的離開了。

像聰聰這樣的家庭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中普遍得不能再普遍了,這只是江氏邪惡集團在中華大地肆虐下的一個縮影。讓中國老百姓弄不懂的是:法輪功就是倡導三個字:「真善忍」,對修煉者的要求顯而易見,就是重德向善,處處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不計較個人利益上的得失,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是修心性,再加上輔助手段煉功。事實證明,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甚至使很多患各種疑難雜症的老藥簍子們都能徹底的與病痛一刀兩斷。

然而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又掌握國家全部宣傳工具的江氏集團卻對法輪功怕得要死。說江××懼怕無權無勢的老百姓,那是天大的笑話,它怕啥?原來它最怕「真善忍」,怕到竟然不計後果的幹著蠢事,妄想要鏟除法輪功。它這樣做就是在破壞人類的道德基礎,逼迫國人放棄對美好的道德境界的追求。江××要滅掉「真善忍」,那江××代表啥?它就是假惡暴的代表。

江××製造紅色恐怖,小聰聰成了直接的受害人,從小聰聰跟二姨的對話可以看出,這場迫害對稚嫩心靈的傷害是多麼的深重。像小聰聰這樣的孩子,在中國還有多少?對孩子們的這種傷害,是永遠都不能彌補和癒合的。

在此奉勸那些仍藉口奉上邊命令而迫害好人的各級官員和警察,拋開越收越緊的法網不說,從人性方面講,如果你或你的親戚中有小聰聰這樣的家庭正遭受這樣的迫害,你會怎麼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