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珠海小弟子呂昕和父母遭遇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9月9日】呂昕(小名:貝貝),女,今年12歲。97年開始和父母一起修煉法輪大法。2004年7月14日父親呂平義被非法綁架到珠海市民富酒店的洗腦班。母親周梅林和貝貝被監視居住在家中。兩天後母女二人正念走出來。母女二人離家後,一直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99年7.20,貝貝和父母一起去北京上訪,在火車上被查出,並非法扣押。放回家中的第二天父母被強行非法關押在洗腦班,還在幼兒園的貝貝被迫與父母分離,由母親單位領導及610辦指派人員監護貝貝,過著寄人籬下、擔驚受怕的生活。父親呂平義原在澳門的中資機構上班,迫害開始後,單位沒收了他的公務護照,不再讓其上班。99年下半年,單位承受不住市委、610辦沒完沒了的「政治任務」和經濟敲詐,將呂平義非法關押在酒店裏達一個多月逼迫他「主動辭職」,貝貝的母親周梅林也因不肯放棄信仰而下崗。

之後父母多次被非法綁架到洗腦班。也被多次非法抄家。2000年6月,母親周梅林因到一同修家,被公安非法關押48小時,期間惡警使用車輪戰不給睡覺。在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時,父親沒有給它們開門,被以「妨礙公務罪」行政拘留10天。在父母均被扣押在派出所時,母親曾要求警察將貝貝帶給同修照看,被以「都是煉法輪功的」為由拒絕,並強行將貝貝交給居委會人員監管。當貝貝被帶入派出所時,簡直不敢相信能見到母親,當時臉上的淚痕已經風乾了,場面真是生離死別、慘不忍睹。

2000年11月,在父母出門都有專人跟蹤的情況下,為了給貝貝一個穩定、安全的生活環境,父母不得不將她交給外婆照顧。2000年12月父母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時被非法綁架。廣州市公安局一處的工作人員非法抄沒了數部電腦、手機、三萬多元現金、家具、電器、衣物,合計價值二十多萬元。當時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和憑證。母親周梅林被非法勞教兩年。父親呂平義被非法勞教三年。在看守所、勞教所關押期間,父母均被施以酷刑。2002年7月貝貝才重新回到日思夜想的父親身邊。2003年1月,一家三口才得以團聚。貝貝見到母親時,母親被酷刑折磨受傷的腳還沒有復原,走路還一瘸一拐的,走路時間稍長,右腳便腫脹疼痛。她難過得痛哭流涕,給她幼小的心靈帶來深深的恐懼和創傷。

2003年初,貝貝的父親原來是學葡萄牙語的,找了兩份工作都是要求出國。在申請辦理護照的時候,遭到珠海市出入境管理局的拒絕。國保局的一位副處長透露說:「因為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又都是人才,擔心會被利用,影響國家的聲譽。」

2004年7月14日,父親呂平義一出家門便被珠海市獅山街道辦主任陳甫及南香裏居委會工作人員和東風派出所警察一行七、八人非法綁架到珠海市民富酒店洗腦班,沒有任何理由,只是因為父親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沒有改變。之後將貝貝和母親監控在家中等待公安局的所謂調查。極度的沒有安全感使得貝貝兩個晚上睡不著覺。7月17日貝貝和母親正念從家中走出來。610辦揚言要將媽媽關進洗腦班。母親全盤否定邪惡的迫害,被迫離家,帶著貝貝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這五年來,在貝貝幼小的童年生活中充滿了恐怖、暴力以及與家人的生離死別的痛苦,至今她都整天提心吊膽的,擔心她和媽媽的人身安全,眼睛裏充滿著憂鬱和恐懼,幾乎沒有笑容。

這種長期以來針對法輪功修煉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等邪惡專政的法西斯暴行給中國大陸的家庭和孩子帶來難以言表的傷害和痛苦,有多少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啊!我們一定要揭露和制止這種邪惡迫害,全面無漏的向全世界每個角落講清真象,救度世人。